•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卓越与公平:创新本科教育的伯克利模式(四)

●伯克利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主席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

努力保持公立大学的本质

     综上,我认为伯克利在卓越与公平两个方面都做得不错。接下来,我想要进入第三个主题,即伯克利在财政状况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如何继续坚持致力于实现卓越与公平。近年来,加州政府给予我们的资助急剧减少。为了弥补财政收入上的差距,我们不得不提高学费,争取其他资金来源,因为我们始终坚持保证为实现核心目标所进行的投入。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新的经济形势下保持学校的传统价值取向,实现学校的办学宗旨。

  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来自加州政府的拨款基本上削减了50%。政府拨款曾经是我们主要的经济来源 (超过50%),但现在它只占学校总收入的12%。我们已经成功地增加了州政府拨款以外的经济来源,例如积极争取除拨款外的其他政府资金项目,教师积极争取更多的研究经费等,当然我们还是不得不提高学费。但与此同时,我们依然致力于保持公立大学的本质,努力为加州、为社会提供服务。我们衡量公共服务方面成就的标准不是我们的资金来自哪里,而是我们究竟如何使用它们。为此,我们坚持 “把钱用在刀刃上”,利用有限的资金确保我们的核心目标得以实现。

  下面介绍我们筹集资金的一些方式。我们有一个为学校争取30亿美元资金的“伯 克 利 集 资 计 划 (TheCampaignforBerkely)”,目前已经基本完成,还有一个为学校争取几百万美元以增设100个教席的 “休利特挑战”(HewlettChallenge)项目,也已经提前两年完成了。我们确实很希望能为教师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所以这个项目对我们很重要。在全美公立大学中,伯克利是去年首屈一指的“集资者”,共募集到4亿零500万美元。

关注创新,更关注影响力

     对伯克利而言,创新本身还不够,我们更关注创新所能产生的影响力。我们如何让教育与实际行动相结合,真正带来改变?我们如何培养学生,鼓励他们在毕业后真正从事有影响力的事业?近年来,我们发现采用跨学科的方法、组建跨学科的团队非常重要,而且也吸引了相当多的奖学金资助。我们认为有一些经验对我们未来的工作是有益的,比如如何增加创意的显示度,如何选取并支持最具潜力的想法,如何确定创新的规模和范围,如何使学生更多地参与到创新活动中等。

  所以,让我们总结一下。所谓的“伯克利模式”不仅仅关注“大创意”,也关注“大影响”,为更广阔的社会作出更多有益的贡献。伯克利自诞生之日起,就把服务社会、服务加州人民作为自己的使命。当我们进一步走向全球化,我们的公共服务范围也越出了加州的边界。但我们始终坚持伯克利是一所服务于公共利益的大学,我们所致力的教育,是为了帮助学生成长为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

  在伯克利,“卓越”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公式或静止的目标。它的内涵一直在发展变化。我们总是在思考 “卓越”现在意味着什么,未来又意味着什么。追求卓越是一个需要不断付诸实践的过程。在追求卓越的路上,我们坚持不断地审视自己,始终提醒自己从公共利益着眼,要让公众满意我们的工作。我们在伯克利召开相关的讨论会,我想清华在这次教育工作讨论会上也会涉及这些课题。我想说,进入21世纪以后,伯克利一直渴望找到国际合作伙伴,为学校各部门和我们的学生提供新的交流机会。在此,我代表伯克利加州大学衷心期待与清华大学的合作。预祝你们这一年的教育工作讨论会顺利、成功!

 现场问答

  问:您认为教师和行政部门应该如何通过合作来完善课程设计、提高教学质量?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伯克利的做法。伯克利建校时,就已经明确规定教师群体与行政部门在管理学校、制定决策方面共同享有权利,分担义务。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双方做同样的事情,教师与行政人员有不同的职责,但他们必须相互联系。在伯克利,我们已经有很好的教师与行政人员进行合作的传统,它是学校运作的基本方式。

  根据伯克利一贯以来的实践,我认为教师是我们在改进教学、管理学校等方面作出决策的重要资源。我们必须让教师感受到,是“我们”一起共同努力使学校发展得更好。

  在伯克利,教学本身和教学评估工作都由教师全权负责。为了把这些工作做好,他们必须投入,因此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是被看重的,有价值的。只有这样,教师在参与讨论改进教学工作、提高学校教育质量的时候才会充满积极性。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的许多行政人员都曾经是教师,在伯克利也是一样。这与其他一些学校有所区别。相当一部分行政人员与教师有共同的教学经历,这是他们之间开展合作和讨论的基础。

  问:伯克利对MOOC的看法是什么?做了哪些相关工作?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在美国大学,人们对MOOC有几种不同的观点。一些人非常热情地拥抱它,认为它就是解决未来发展问题的答案,但实际上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希望解决的问题到底是哪些。在伯克利,我们更多地关注MOOC对改进教学的作用。我们通过一些研究和实验,探索能达到最好效果的教学方式,并试图了解MOOC和相关技术在其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我们与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等有相关合作,他们也很乐意与伯克利许多开发MOOC技术的人员合作。我们希望探索MOOC在不同领域可能起到的积极作用。你们知道,很多MOOC课程吸引了全球成千上万的学生注册,但其中大多数人无法完成课程,或从一开始就放弃了。但我们的研究人员发现,MOOC教学模式在某些学科领域或采用某些学习方式时会特别有效。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开发与MOOC相关的配套技术和应用方式。例如,有效的MOOC技术能为教材学习提供很好的辅助,帮助学生根据自己的步调学习,并随时检测自己的掌握程度等。在学生完整的学习过程中,MOOC技术很可能会在某些具体的环节或学习活动中发挥更好的作用。但我们还需要做更多、更深入的研究。

  因此,我们现在仍处在试验阶段。伯克利不急于开发MOOC课程或全盘拥抱MOOC,我们更希望探索MOOC技术所能提供的各种可能性以及它们所能达到的效果。

  伯克利的一些教师已经开始尝试利用MOOC技术改进自己的教学方式。例如,有许多正在工作的人希望能取得商学院的学位,但显然时间不够宽裕。我们希望利用MOOC技术提供的灵活性为这些人提供适合他们的优质学习体验。另外,伯克利在信息技术、公共健康等我们认为很有必要的领域提供在线硕士学位教育。这些项目的学习体验包括校内与线上两部分,大大提高了相关教育的可获得性。

  问:如何增强大学教师在改良课程、创新教学方法等方面的动力?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我们尝试将研究经费的申请制度拓展到教学领域,对教学创新进行资助。我们也尝试挑选出在教学上表现优秀的教师,鼓励他们率先探索并带动其他教师在课程和教学方法上作出改变。同时,我们把教学表现作为评价教师的重要项目。教师每一次申请更高职称的时候,都必须说明自己为提升教学质量所作的种种尝试,以及能证明其积极效果的证据,包括学生、同行的评价等。

  我个人觉得,未来伯克利还可以采取更多有益的措施,保障教师对教学创新的投入。许多教师都表示,第一次尝试新的教学方式时总不太顺利,会出现各种各样始料未及的问题,也不一定能被学生接受。因此,改进教学总是费时费力的。我们在对教师的教学评价中应当考虑到这一点,要看到他们正在努力做但可能目前还没能做到最好的那些尝试。

  从我自己的经验看,大学教师在教学中往往 “孤军奋战”,似乎很少与同事讨论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因此我认为大学很有必要创造良好的环境,使教师们像积极交流科研工作那样,热情地讨论与教学相关的问题,并且互相给予支持和建议。(全文完。本文根据马斯拉奇2013年9月26日在我校第24次教育工作讨论会上所作的特邀报告速记稿编辑整理。编译整理/马莹)

  来源:新清华 2014-03-07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3-10 14:57:1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