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卓越与公平:创新本科教育的伯克利模式(三)

伯克利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主席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

本科生参与研究

  伯克利教学的一大特点是我们确实很注重研究。我们的研究所和研究人员、我们所有的教师都在从事各自领域最前沿的研究,并面向各类学生教授各种课程。所以,教师们会把所在学科的研究方法和研究中得到的灵感传递给学生,并使学生也参与到一些形式的实际研究中。这是我们本科教育的支柱。

  接下来我想给大家举些相关的例子。伯克利有一位生物学教授研究动物特别是昆虫的运动形式,并试图将研究所得应用到人类身上,帮助人类完成原本不可能的动作。这是一个跨学科的尝试。有很多本科生在他的实验室工作。据他反映,他最好的研究助理并不是来自生物学专业的学生,而更多的是来自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领域的学生,因为他们不被专业所束缚,能带来全新而丰富的研究视角。伯克利有很多教师和学生都在进行类似的尝试。

  另外一个例子是,我们开设了一个名为“全球贫困与实践”的辅修项目。贫困是伯克利长期关注的社会问题之一。这个项目在学校非常受欢迎,与其相关的课程通常每学期有七八百人注册。该项目训练学生思考和研究与不平等、贫困等有关的社会问题,并要求学生必须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完成有关贫困主题的田野工作,例如构建廉价饮用水系统等,作为他们大四毕业项目的一部分。

  我们在伯克利提供的另一个项目叫做“伯克利大创意(Big Ideas Berkely)”,这是一个年度创新竞赛,支持跨学科学生队伍(其中至少有一人是伯克利学生,但他们也可以招募来自其他学校的同学)共同就世界上的诸多实际问题提供创意。我们对创意进行审查,然后为好的创意提供资助,帮助他们启动项目。这也相当于一种新形式的创业。学生的许多创意都力图解答社会现实问题,例如我们刚刚提到的贫困问题。

  根据我们的年度学生调研数据,目前伯克利有84%的学术机构为学生提供了研究训练的机会,我们正努力将比例提高到100%。79%的学生参与了研究项目、创新活动或原创课程论文的撰写。37%的学生选修了至少一门研究课程。三分之二的伯克利大四学生协助教师进行研究或创新项目。所以,我们的本科生基本上都参与到研究活动中,而这正是我们本科教育的基础之一。

  我们还有一个“本科生研究办公室”,每年提供50多个本科生研究项目。学生可以去华盛顿特区的政府部门工作,也可以参与到一些工程包括生物工程的项目中。我也想再提一下,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们开始利用新生研讨课为新生提供研究型教育,确保每位新生都拥有在小型研讨课中与教师就某个话题进行深入探讨的机会。伯克利可能是最先开设新生研讨课的高校,而且非常成功。

多样化的学生群体

  接下来,我将从“卓越”的主题转向“公平”和“入学机会(accessibility)”的问题。我们对卓越的追求不仅体现在优秀的课程中,也体现在极具竞争性的招生过程中。我们对伯克利的“全面入学审查(holistic admission review)”制度感到骄傲。它对学生的认定超越了成绩与考试分数,而是聚焦于能帮助申请者在伯克利获得成功的特殊天赋或技能。我们参考申请者各自的教育背景与目标来判断其能力。例如,一个来自美国贫穷地区的学生可能不曾拥有很好的教育机会和资源,那我们考察的就是他利用他所能得到的东西学到了什么。我们经常寻找类似的“隐藏的钻石”,为许多被其他顶尖高校忽视的高中毕业生和转学生提供机会。因此,我们的学生群体在很多方面都非常多样化。

  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几组关于伯克利本科生群体的数据。目前,我们的女生(52%)稍稍多出男生,这在全美都是差不多的。但我们没有“多数种族”的存在,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占据多数,学生群体相当多样化。进入伯克利学习的学生中,有46%的人母语不是或不只是英语。所以我们的学生不都是那种典型的金发碧眼的加州人。另外,我们的本科生中有三分之二在校外打工挣取收入,他们在学习与工作间保持了较好的平衡。

  我们的学生群体在经济上也呈现出多样化的状态。提供大家都负担得起的教育对伯克利来说非常重要。我们有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s),这是由美国联邦政府提供的助学金项目,专门资助经济非常困难、无法从家庭获得经济支持的学生。在伯克利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享有佩尔奖学金,而这几乎相当于全部8所常春藤高校中得到佩尔助学金资助的学生数的总和。所以,相比于优质的小型文理学院,我们所覆盖的这部分学生要多得多。伯克利五分之二的学生可以得到奖助学金的资助,不需要再付任何学费,超过三分之二的新生都得到了各种形式的资助。正因为我们所提供的这些资助,伯克利只有40%的学生需要额外利用助学贷款完成学业,低于美国公立高校56%的平均水平。伯克利把提供“可以负担”的教育视为学生成功的重要条件之一,也投入了巨大的精力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为更多的学生提供优质教育

  除了关注学生的在校经历外,我们当然也关注他们毕业后的情况。我们毕业年级的人数比哈佛的本科生总数还多。伯克利为更多的学生提供了优质教育,这是常常被人遗忘的一点。我们有19%的毕业生直接进入研究生院学习。与其他学校的毕业生相比,我们培养的这些种族多元化的学生、这些作为各自家庭中第一代大学生的毕业生们,最后有更多人攻读博士学位。相比其他学校,我们也有更多的毕业生从事公益事业,比如加入“为美国而教(Teach for America)”这样的支教项目。伯克利的毕业生中已经有2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通常在类似于伯克利这样的美国大型公立高校,学生的毕业率都不是很高。只有小型文理学院的毕业率会达到90%。但在伯克利,我们的学生获得了一样的成绩,90%以上的本科生都能顺利毕业。超过90%的校友对他们的在校经历表示满意。有86%的校友表示伯克利的培养使他们在毕业后能够自主学习所需的知识和技能。如果你们回忆一下,这正是伯克利的培养目标之一。82%的校友表示他们能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融洽相处,而这也正是我们的“美国文化”系列课程希望达到的效果之一。(未完待续。本文根据马斯拉奇2013年9月26日在我校第24次教育工作讨论会上所作的特邀报告速记稿编辑整理。编译整理/马莹

        来源:新清华 2014-01-03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1-06 14:03:2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