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在学校第24次教育工作讨论会开幕式上,伯克利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作为首位应邀作特邀报告的国外教育专家,从本科生课程设置、教学体系、课程和教学评议、教学的激励与辅助、国际合作、学生资助等方面分享了伯克利加州大学在教育改革中的一些做法和经验。我们编辑整理了马斯拉奇的报告内容,以飨读者。

卓越与公平:创新本科教育的伯克利模式(一)

伯克利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主席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

  我们所追求的教育上的卓越并不仅限于学生在校期间的优秀表现,也包括他们离校后在一个日益多样化的社会中担任的领导角色或所作出的贡献。我们自豪不仅因为课程本身的创新性,更因为它们对学生造成的影响。

——克里斯蒂娜·马斯拉奇

  非常感谢清华的邀请,能到清华大学来作演讲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我想讨论一些我们在教育方面共同面临的问题,同时也与大家分享我们在伯克利的一些做法。希望我的发言能对清华大学正在召开的第24次教育工作讨论会有所启发。

  我的发言主要包含三个主题:

  第一,追求卓越——如何发展卓有成效的、优异的本科教育,尤其是如何基于我们在研究方面的专长,为学生开发一些有益的课程。

  第二,如何实现这种卓越——如何让更多的学生甚至所有学生取得成就。提供卓越的教育本身,并不等同于能让所有人收获卓越。在追求卓越的过程中,伯克利也很注重促进公平。相较于小型文理学院,我们有更多来自不同地方的学生,因此我们有不一样的培养模式。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试验不同的教学方式,力图使规模较大的课堂也能取得一流的教学效果,产生卓越的创新。我们真诚希望,所有的学生不管来自哪里,都能收获对他们一生有益的大学经历,而不仅仅是把伯克利的文凭当成一件纪念品。所以,我们对卓越的追求与在促进公平上的努力是联系在一起的。稍后我会介绍我们为此实施的一些项目,它们使我们能更准确地发现学生的优秀之处。我们希望来自加州、美国其他地方以及全世界的学生都可以在伯克利得到发展,实现卓越。

  第三,我们如何在努力争取私人支持的同时坚守伯克利投身公共事务的理念。伯克利不会成为只服务于少数的那种私立机构。特权不等同于卓越。我们希望确保知识是公共的财产,并为公共服务。这是我们坚持的一个核心理念。很多年来,我们都从加州政府获得资金支持,同时仍保有宪法保障的自主决定教学内容与方式的权利。但来自州政府的资金支持正在急剧下降,于是我们不得不找寻其他私人的资金来源。我们必须保证来自富有个人或公司的资金支持不会对我们的教学带来任何负面影响。即使在获得私人支持的情况下,我们也不能放弃加州大学系统的社会契约,即服务于加州人民。这对我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坚持公立与卓越

  我想先简要介绍一下伯克利的位置。它在美国的西海岸,从校园可以看到旧金山市和金门大桥。我们面朝西方,正对着太平洋以及太平洋这头的亚洲。所以,我总觉得伯克利和亚洲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我们与亚洲的大学也有着很多合作。在上海交通大学最近发布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伯克利位列第三。我们觉得有趣的是,其他列在上面的顶尖学校——我们的合作者和竞争者都是私立的大学,通常也是小型的大学,而我们很特别的是公立学校。公立是指我们有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宗旨,以及我们接受公共的支持。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探索如何才能既坚持我们公立的特征和本质,又继续保持世界领先的办学质量。我们的本科教学力争在课程、研究、艺术与文化熏陶等各方面为学生创造更多的机会,促使我们的学生充分发挥聪明才智,激励他们在学习过程中与毕业后都能锻炼自己的领导才能,提高他们在专业领域的学术水平,推动他们在人类各项事业中取得优秀的成绩。因此,我们所追求的教育上的卓越并不仅限于学生在校期间的优秀表现,也包括他们离校后在一个日益多样化的社会中担任的领导角色或所作出的贡献。

我们的本科生是谁?

  接下来我想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本科生群体,以便你们更好地理解伯克利是一个怎样的大学。美国没有国立的大学,只有州立的。成立于1868年的伯克利是加州第一所州立大学,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唯一的一所。后来,加州大学的其他9个分校才逐渐成立,洛杉矶分校是第二所。它们都在加州,且接受加州政府的资助。所以,我们大多数的大一新生(79%)都来自于加州,当然也有来自于其他州或其他国家的学生。本科新生通常都在伯克利学习4年。

  我们的本科生还有40%是转学过来的。他们最初在其他地方接受大学教育,通常是加州各地的社区学院,但也可能来自其他教育机构。我们出去寻找这些学业上表现很好的学生。我们认为虽然他们一开始没能得到接受良好高等教育的机会,但来伯克利后能发展得很好。他们的到来也使我们学生的构成更加多元化。去年的学生调研中有一些有趣的数字:45%新转来的学生家长和20%的新生家长没有受过四年本科教育。这就是说,伯克利现在招收到的许多本科生来自不享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家庭。他们是家庭中第一代能够有机会在名校上学的学生。这就与我所说的公平这个主题有关。

  我们2/3的本科生都享有经济资助。“公平”的一层意思就是,不让经济上的困难成为学生接受良好教育的障碍。我们要提供高质量的教育,我们也要争取足够的资金支持我们的学生。

  伯克利有五所学院,文理学院是最大的一所学院,大部分的本科生都在此学习。其他的学生则分布于工程学院、化学学院、自然资源学院以及环境设计与建筑学院。伯克利还有四个专业学院:商学院、法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和社会福利学院。它们也有本科生项目。

  全校共有26000名本科生。无论是四年制还是两年制的学生,我们都希望在他们中间构建一种尊重、热爱探索本学科内外领域的学术文化。我们希望确保所有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都充分浸入一个学者群体中。所以,探索发现是关键的。学生需要在他们感兴趣的领域探索新的观点,找寻新的方向。本科生教育经历的核心一方面是通过专业项目使学生在某些领域收获深度和专业素养,另一方面是使他们在宽泛的通识课程中得到丰富积淀,培养他们立足广阔视野思考问题的能力。我们的许多本科生,尤其是大一新生,都对非常广泛的领域有所涉猎,在此基础上再决定他们自己的专业并在该领域深入学习。

“美国文化”系列课程

  我想和大家分享的伯克利本科生教育特殊的一点,是我们称之为“美国文化(American Cultures)”的系列课程。它是所有伯克利学生唯一的共同必修环节,每个学生都必须至少修习其中的一门课程。这一系列课程有很多很多,学生可以自主选择。我们——我指的是伯克利的所有教师——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逐渐深刻意识到,在美国、在加州、在我们自己的学生和教师群体中,正越来越明显地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因此,我们认为我们的教育也必须回应这样的多元文化,带领所有人更多更深入地思考所有移民而来的文化对美国、对加州作出的贡献。“美国文化”包含了各院系的课程。我们用两年时间为教师们提供资源,帮助他们开发出这些课程。我们要求其中的每一门课程,无论其主题为何——音乐、文学、政治科学、工程或者我所从事的心理学,在其内容中都必须包含对至少三种美国主要文化的对比研究,并且对三种文化的教学需要达到某种平衡(不可偏废),贯穿课程始终。我们通过更多更深入的分析,让学生了解这些文化如何渗透到美国社会中,不同文化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各种文化如何创造、塑造或影响了我们的国家,以及这些影响对未来的意义。这种对文化的对比分析,这种对文化的重视,催生了伯克利最优秀的一批课程。最初参与这个项目的许多同事都认为,开发这一系列课程是他们所有智力工作中最有趣、最有意义的一项。随着新教师的到来,课程不断得到优化,也不断有新的课程推出。这是伯克利非常引以为豪的一点。我们自豪不仅因为课程本身的创新性,更因为它们对学生造成的影响。(未完待续。编译整理/马莹

    来源:《新清华》2013-12-13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12-16 09:36:1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