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辅导员制度是培养能力的好渠道

   ——记清华大学1960级校友、原冶金系辅导员顾鼎三

顾鼎三

  顾鼎三,1960年至1966年在清华大学学习。1967年底分配到五机部5007厂,1975年任5007厂党委副书记,1981年任厂长,1983年调兵器部上海办事处任副主任,兼北方工业上海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2000年驻外。2001年退休。

  我当辅导员应当为1965年2月至1967年2月这两年,为什么说“应当”呢?因为“文化大革命”中蒋南翔校长被打成“黑帮”,我是辅导员,属于“蒋家王朝”的“黑爪牙”,带着“高帽子”在批斗会上挨批了两次后,我就自觉地回到原先班里,随自己的金六班(由于年代原因,当时“几字班”的含义与今天代指入学年份不同,均指毕业年份,如“金六班”就是指1966年毕业)一起毕业(正常而言,按当时学校的规定,担任思想政治辅导员的学生,学制自动延长一年,因此要比同班同学晚一年毕业)。当辅导员,虽只16个月,但深深影响着我此生。

辅导员二三事

  我先在零字班(1970年毕业)与曹禺老师一起,组织管理指导铸、压、焊、金5个班的除正常教学活动以外的各项活动。我与他们一起军训、参加劳动、开班会、进行党团组织生活,平日也与铸零班5个男生住一个寝室。

  1965年夏,我与零字班的同学一起在十三陵水库附近的军营参加军训。我当连指导员,与同学们一起睡草垫地铺,一起排队买饭菜,一起夜行军、打狙击战、泅渡十三陵水库。泅渡十三陵水库时,同学们高喊着“一定要解放台湾”,多数同学都游了一千米以上,有的同学一口气游了两个多小时,从水里爬出来时,脸都煞白。在十三陵水库边的滩涂上,我们分红蓝两队打遭遇战,虽只有轧花子弹、少药手榴弹,一样打得乒乒乓乓、烟雾迷漫,战斗气氛强烈。打靶回来,我们排着长队,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个个精神抖擞。

  零零班入学后(1965年,清华学制从六年制改为五年制,当年入学的新生与1964年入学的学生一起于1970年毕业,所以称零零班),我与张兰臣老师一起担任零零班的辅导员。当零零班辅导员的时候,我与他们一起参加了京密运河的开掘。我们一起挖土、挑泥、推小车,从河底把土运到高堤上。河越挖越深,堤越堆越高,我们亲眼见证了京密运河的通水。

  这些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是辅导员生涯带给我的美好回忆。

政策水平,源自母校培养

  当辅导员的时候,我经常参加系分团委的学习。当时冶金系分团委书记是潘祖成老师,他组织各年级辅导员学习政策,分析情况,讨论工作。当时还有一些工作“脚本”,比如民兵工作手册、思想政治工作条例等,这些内容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日后的工作中,于我都大有裨益。

  我给零零班民兵连上课,就讲民兵工作“三落实”,思想落实、组织落实、军事落实。“三落实”带有普遍性,参加工作后多处多次用上。比如1983年兵器部任命我担任驻沪办事处副主任兼北方工业上海公司经理,办事处实际上当时还是“三无”状态,无人员、无机构、无办公地点。去,就是筹建,逐步开展业务,完善落实党、政、工、团各组织,和“三落实”有诸多相似之处。

  思想政治工作条例具体有多少条,我已经记不清了。至今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工作条例中对于各种问题的政策界限有明确规定,比如思想落后与思想反动的界限,偶犯与屡犯的界限,政治表现与出身好坏的界限等等。工作以后,无论是否在单位担任党政主要职务,参加党和行政各种会议时,我都能秉持这些观念和态度。

  零字班有个同学出身于国民党军官(师长)家庭,他思想包袱沉重,沉默寡言。经过谈话,我指出家庭出身非自己能选择,道路是自己走的,“你能进清华,本身就说明了我们党不是唯成分论者”。之后,他与同学交往多了,班会上发言也踊跃了。后来到了单位,我遇到一个类似经历的职工——他是地主家庭出身,经个别交流,他与我成了朋友,工作成绩突出。

  担任辅导员期间习得的一些观念和开展思想政治工作的经历使得后来我在遇到职工中各种问题时,能分析、鉴别,不盲目从事。

行事有方,沿袭清华作风

  新生入学的第一课,就是学习目的的教育。我不强迫命令,而是希望以理服人。当零零班辅导员时,我参加了多个班级的讨论,使同学们敞开思想,各抒己见,既开动脑筋,又寻找根据,双方摆事实、讲道理,通过畅所欲言的辩论,思想交锋,最终大家都能够心悦诚服地接受必须走又红又专道路的思想认识。这种启发式的工作方法,成为我的一贯作风,对子女教育也不例外。

  当辅导员,离不了做个别同学的工作,谈心、引导、解疙瘩是常有的事,这些经历大大提升了我组织协调的能力,对我日后的工作和生活很有益处。一次,单位一批司机与七零年进厂的年轻学徒工,为吃饭时一方脚踢了另一方钻在桌子底下的狗而互相对峙。数十辆卡车摆在厂门口,双方都聚集人马,拉开了打群架的阵势。为了尽快平息事态,我建议,党委召开党支部书记会议,团委召开团支部书记会议,工会做会员工作,武装部做转业军人工作,宣传部进行安定团结的广播宣传。经过多方共同努力,气氛得到了缓和,停工的车辆纷纷接受任务出车,青工也回车间工作,事态得以平息。

  当辅导员,每周都要事先订计划,以便有步骤地开展各项学生活动。到工厂、企业也一样,每天、每周、每年都要制订各项计划,包括生产、销售、新品试制、技改、设备维修、材料、工具、运输、从事劳资、财务以至抗震加固等等,这些计划有平行有交叉,错综复杂。在大三线当厂长,就像管理一个小社会,从生产生活到生老病残,无不涉及,因为在清华当过辅导员,处理起来我不敢说游刃有余,可说力所尚能及,各项计划总能有序有节、按时完成。我通过计划评审技术,建立网络,统筹各项工作,即使千头万绪,也还能得心应手。

  总之,在清华学习期间,特别是在担任政治辅导员工作中,我学习和领悟了很多一生受用的清华精神、清华传统、清华作风。感谢清华给了我一个多彩人生!

清华新闻网11月19日电

供稿:学生部 编辑:范 丽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11-19 10:13:5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