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将大半生奉献给育人事业

   ——访清华大学1955届校友、烟台大学第一任党委书记杜建寰

通讯员 肖 丹

     从学生政治辅导员到热能工程系党委副书记,从清华大学党委委员到烟台大学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校长,杜建寰投身育人事业、从事思想政治工作将近四十载,他是新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见证者和亲历者。从他的经历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代人如何与时代同命运、共呼吸。

      杜建寰,1950年考入北京大学机械系,1952年院系调整中转入清华大学动力机械系(现为热能工程系),1953年任学生政治辅导员,1955年毕业留校任教,任动力机械系党委副书记和清华大学党委委员。1984-1990年援建烟台大学,任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校长。1990年8月后回清华大学工作。

  1950年在北大入学,1952年因院系调整转入清华,1955年毕业,他是新中国第一批大学生;1953年,清华大学学生政治辅导员制度初创,党员身份的他成为了第一批“双肩挑”辅导员;毕业后留校工作,“文革”结束后,他促成了热能工程系的复建;八十年代他不辱使命,作为第一任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从无到有筹建起山东烟台大学——81岁的杜建寰是和新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代,他把大半生都奉献给了育人事业,和那个时代的其他清华人一样,身体力行,“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虽已是耄耋之年,回忆起往事种种,杜建寰仍保持着清晰的逻辑思辨能力。

第一批“双肩挑”辅导员

  1950年,杜建寰来到北京大学机械系报到,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的首批大学生。1952年院系调整,清华大学的文、理、法三学院及燕京大学的文、理、法方面各系并入北京大学,而北京大学工学院、燕京大学工科方面各系并入清华大学,原学籍隶属于北京大学工学院的杜建寰因而来到清华大学动力机械系(现为热能系)。1953年,为了加强学生思想政治工作,蒋南翔校长提出建立政治辅导员制度,这在全国高校中是一大创举。作为党员,杜建寰责无旁贷地被抽调为首批辅导员,成为动力机械系最早的3名辅导员之一。就这样,原本应该于1953年毕业、随后投身“一五计划”大展身手的他,在院系调整的大潮中、在政治辅导员制度的创建过程中,与清华结缘,与“双肩挑”辅导员制度结缘,并在随后的岁月中与教育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图为杜建寰及家人。

  当时,学校设立政治辅导处、各院系设立辅导组对辅导员们进行管理,政治辅导处处长由时任党委第二书记何东昌担任,辅导组组长由各院系党总支书记担任。回忆起担任辅导员的点滴,杜建寰笑称:“我们管他们(辅导组组长)叫‘大辅导员’,管理我们这群‘小辅导员’”。“小辅导员”们的主要工作是参加学生的政治学习和团组织活动,发展党员。令杜建寰印象尤为深刻的是争取先进班集体,当时,先进班集体是一项很高的荣誉。“那时候大家热情很高,每个学生都想着为班级创荣誉,参与集体活动积极性很高,像每天下午四点钟的集体锻炼,没有缺席或者拉班级后腿的。”杜建寰在回忆起辅导员经历时,常用“热情”、“单纯”来形容当时的学生,尽管如此,在处理学生工作时他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小插曲。曾有一个班级的学生因团支部书记善于和辅导员搞好关系而对他有些意见,杜建寰从正反两方面说理,他说,为了相互通气、促进工作而和上级交流沟通是必要的,但是出于私人利益而和上级搞好关系则是庸俗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学生的理解和接受,芥蒂也随之消除了。

  最初,学生担任辅导员相当于半脱产,按照学校规定需要延迟一年毕业。因为“一五计划”的需要,杜建寰的同学们在1953年就毕业了。因为1954年学校没有本科生毕业班,只有专科生毕业班,杜建寰就随同1955级一同毕业。他与三字班(1953年毕业)和五字班(1955年毕业)的同学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杜建寰的夫人、清华物理系教授钱启予笑着说,“校友聚会,三字班的也叫他,五字班的也叫他。”那时,学校为了不让学生因担任辅导员延迟毕业而吃亏,涉及到工龄(当时经济待遇如工资、分房等都视工龄而定)的时候将他们的毕业年限视为1953年。学校还为每个担任辅导员的学生都制定了单独的教学计划。杜建寰至今仍记得教学计划的一些安排,包括“哪些课不听了,哪些课跟着五字班听,毕业设计怎么做”。毕业前半年,杜建寰不再担任辅导员,而是全心全意地做自己的毕业设计,并于1955年正式毕业。

从院系复建到烟台大学援建

  第一批“双肩挑”辅导员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毕业后就留校了,杜建寰也是其中之一。他的就业志愿原本是电力基建,毕业设计就是洛阳热电厂的选址,但在当时计划经济的大环境下,由国家下达就业指标,学校和院系协调分配,学校和院系给学生分配工作的时候并不征求个人意见。“1955年我出了趟差,回来的时候毕业典礼都举行完了,后来系里通知分配我留校”,面对这一结果,杜建寰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图为1985年烟台大学第一届校领导合影(右二为杜建寰)。

  杜建寰先后担任过动力机械系职工党支部书记、教师党支部书记(当时院系党支部分为职工党支部、教师党支部和学生党支部,职工党支部包括实验室的教师、实验员和工人,教师党支部包括直接从事教学工作和教研室的人员)和总支部委员,1960年以后担任总支部副书记直至“文革”。“文革”中,热能系和电机系合并为电力系,汽车系被合并到了机械系,动力机械系不复存在。“四人帮”倒台以后,杜建寰受命组织工作,成立电力系临时党领导小组,头一项就是恢复教学,但却遇到了难处:热能系和电力系是两个不一样的学术体系,虽然都和电厂发电相关,但热能涉及的是锅炉、汽轮机,而电力涉及的则是电机、输配电,这样就需要分头开会。杜建寰建议恢复动力机械系,学校也采纳了他的意见。复建的动力机械系更名为热能工程系,包括汽车、空调(指供暖通风等,现属建筑学院)、燃气轮和锅炉四个专业。

  1984年烟台成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教育部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抽调管理、教学、科研骨干,以支持烟台大学的创建,由北大原副校长沈克琦担任校长,由杜建寰担任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校长。杜建寰当时刚心脏病发作,身体不太好,但调令一出,他二话不说,走马上任。“我们那时候只有一条,就是服从分配,没有任何考虑。那时候大家思想非常简单,觉得组织说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完全是为人民服务。直到现在还是,领导说什么我们就服从。”他的夫人钱启予补充道,言辞中透露出老一辈人的热情和质朴。

  杜建寰1984年6月份接到借调通知,7月1日就动身参加烟台大学的奠基典礼和筹备会。“我去的时候楼还没盖、人还没有,7月1日奠基,1985年就开学招生。”因为沈克琦年龄比较大了,烟台大学的日常工作就由常驻烟台的杜建寰一人负责,他戏称自己为“行政党委一人班”。借调6年后,杜建寰于1990年回到清华,那时烟台大学已初具规模,有土木、建筑、数学、物理等近十个院系,教职工五六百人,学生总数将近四千。杜建寰为烟台大学的创建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但他却谦虚道:“一个大学要建成,没有几十年根本不行,我在那,除了建校还要和外国大学建立联系,美国大学去了说我们这是baby university。”

  从北大到清华再到烟台大学,从辅导员到系党委书记再到常务副校长,杜建寰的人生轨迹可算是新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缩影,作为新中国首批大学生,作为清华大学首批学生政治辅导员,时代在杜建寰身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而他也在时代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个人如何与时代休戚与共。

【校友寄语】

  青年学生需要思想引导,因此辅导员制度很重要。辅导员第一必须由学生来做,第二必须双肩挑。在学校里对学生做工作,让专职的政工人员用传统的灌输方法,工作不可能有效果。辅导员必须双肩挑,这可能会引发一些时间上的矛盾。学校要改进工作方法,给辅导员卸担子。过去辅导员工作一个是参加班上的活动,另一个是个别人的工作,现在能不能改进工作方法,把活动结合一下,既符合青年特点,也避免过于死板,同时还能为辅导员减轻负担。在制度上,要保证辅导员的学习时间。

【访谈感悟】

  在访谈中,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杜老师身上的那股质朴。一方面,“服从分配”,“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是他们那代人的主旋律;另一方面,在工作岗位上他们又能积极进取,在真抓实干中展现清华人的精神风貌。在历史的考验中,杜老师无疑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这也激励着当代清华人努力践行母校“行胜于言”的校风。

  ——肖丹

清华新闻网11月15日电

供稿:学生部 编辑:范 丽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11-15 16:31:0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