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学习善于哲学思维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家蒋南翔

胡显章

      蒋南翔是一位善于进行哲学思维的马克思主义教育家,他的许多教育主张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灵活运用和生动检验,对于当今的教育实践仍然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教育本质论:教学、科研与服务社会的辩证统一

  教育本质论是教育哲学的基本问题,对高等教育而言则涉及对大学功能的界定。教育理论和实践的许多问题均与对教育本质的理解和界定有关。

  蒋南翔任清华校长时,国家百废待兴,对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都提出前所未有的迫切要求。蒋南翔对大学的功能定位有着清晰的理念。他指出:“学校中的具体工作很多,但是最核心的问题,是要完成教学任务。因此,在思想认识上,我们是明确把教学工作作为全校工作中最中心的任务,而学校中其他的工作———无论是政治工作,行政工作,财务工作,人事工作等等,都直接或间接地围绕和配合教学工作来进行。”他同时指出:“教学工作最后必须依靠科学研究来提高水平,科学研究也必须依靠教学工作来不断训练和提高后备队伍,这样才能不断夺取新的科学堡垒,保证科学事业永不停滞地向前发展;二者决不是对立而是相辅相成的。”1958年他特别肯定了“真刀真枪”的毕业设计,认为这使毕业设计“成为学校中教学、生产、科学研究和思想工作的一个重要结合点”。

  在蒋南翔的办学理念中,育人为本、教学为主一直是坚定明确的。他在“总结十七年办社会主义大学的基本经验”中指出:“学校的学生,应当而且必须完成学习任务,这是最平常的道理。但是过去学校工作中常常发生这样那样的偏差,追究根源,恰恰就在于忽视了这个平凡的道理。”目前我国高校中,科研、社会服务和课余活动冲击教学的现象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蒋南翔的上述教育思想对于我们切实坚持 “育人为本”、“教学中心”的办学理念有着现实指导意义。

二、教育目的论:社会功能与本体功能的辩证统一

  “教育目的论”是教育哲学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它涉及教育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要回答“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根本问题。对此,蒋南翔有许多创造性的论述。

  蒋南翔认为,“新型的教育是改造社会的有力手段”,这是 “马克思主义教育思想的一个重要论点”。他在1956年指出:“如果我们长时期内不能依靠本国培养的专家来独立解决工业建设中的重要关键问题,如果我国的科学技术水平长时期内远远落后在世界各个工业先进国家之后,那就将给我国的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带来严重的后果。”这正是他推动清华发展新兴专业的出发点。他还指出: “我们的高等教育如果不能在本世纪内为国家培养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各方面的专门人才,不能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我国 ‘四化’所遇到的最新科学技术问题,那就意味着我国的教育不独立,科学不独立,经济和国防也没有真正独立。”培养适应国家的需求的人才,实现国家科学、经济、国防和教育的独立一直是蒋南翔办学的基本出发点。为此,他提出了“两个拥护,一个服从”即“拥护党,拥护社会主义,服从国家需要”的基本要求,要求学生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能够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同时,蒋南翔创造性地贯彻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教育观和党关于培养全面发展人才的教育方针,注重发展教育的本体功能。他指出:为了执行培养学生全面发展的方针,“我们不但重视学生业务上和政治上的训练,而且注意开展学生的体育锻炼、科学研究小组活动以及其他社会文化活动,借以发展学生更多方面的兴趣和才能,锻炼学生更广泛的独立工作能力。”“对于体育锻炼、义务劳动、文娱活动等各项社会活动的开展,学校行政领导上都给以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此外,还设立了班主任和政治辅导员制度,给同学的学习和政治思想以经常的具体的帮助。我们全体教师,也日益认识到自己不仅是一个知识的传授者,而且是青年一代的培养者,因此更自觉地担负起对学生进行全面教育和培养的责任。”蒋南翔十分重视学生自我教育的主动性,指出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才,还要靠“学生本身的工作。他们在学习和工作中,自觉执行毛主席‘三好’的指示,努力培养自己成为全面发展的人才。青年团和学生会的组织,在领导学生进行经常的活动中,起了组织和动员的作用。”同时,他指出 “必须充分注意到学生的个人特点,只有根据学生的不同情况进行教育,才能培养出真正全面发展的人才。因此,因材施教的方法,有助于全面发展方针的实现,二者不是矛盾的。”他强调“不能把学生培养成都像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样”,还创造性地提出:“培养学生要抓好三支代表队(政治,业务,文艺、体育),通过多种渠道殊途同归,向着又红又专、全面发展目标前进。”这种教育理念使得学校呈现生动活泼的局面,优秀人才脱颖而出。

  蒋南翔既注重教育的社会功能,使清华大学坚持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政治方向,使清华和清华人的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使得大批毕业生与祖国同进步、共发展,并为学校的科研与社会服务工作注入了强大的推动力;同时又注重教育的本体功能,使同学们在坚持正确政治方向的同时其个性得以良性发展———这两者的结合实现了教育社会功能与本体功能的辩证统一。蒋南翔的教育思想和实践为当今素质教育提供了有益的经验。

  教育所依据的哲学基础,除了以往人们关注的认识论与政治论的哲学基础,还离不开以人为本的生命论哲学基础。教育是人生命发展的过程,大学教育应当把发展学生精神生命的主动权置于突出地位。人的主体的创新、人的精神生命的创新是教育与文化创新的核心和基础,在国家向创新型转型和提高全民族素质中具有根本性意义。

三、领导科学: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指导

  “蒋南翔同志一生唯实求是,献身党的事业”,这是陈云同志为蒋南翔题写的悼词。的确,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观和忠诚党的教育事业,正是蒋南翔留给我们最为珍贵的财富。蒋南翔是实事求是的典范,他在担任清华大学校长时,实事求是地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从我国国情和学校实际出发,创造性地探索中国特色教育体系和办学道路,体现了哲学思想家的风范,他的办学理念和工作作风给予清华大学乃至整个中国教育界以深远的影响。

  1952年11月蒋南翔被任命为清华大学校长,他没有立即到任,而是先到东北考察,了解国家建设对人才培养的要求,从而形成了培养人才的方向与轮廓。到校后,为了熟悉教学,他亲自旁听基础课,了解各个专业的基本知识,参加多个工序的劳动,亲自讲哲学课,到物理系蹲点等。对于学苏,他强调“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必须严格执行从实际出发,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原则。 ”“同时,也要向英美等资本主义国家学习有用的东西。”他密切联系群众,深入实际,取得第一手材料,保证了决策的科学性。他尊重群众的创造,强调“基层出政策”。对于上级的指示,他不主张盲目执行,强调不能当“收发室”。文革期间他被“监护”审查时,逐条批判了由迟群炮制的所谓教育改革文件。有人劝他不要“顶”了,他说:“教育事业是关系党和国家命运、前途的大事,正确的我就要坚持,谈自己的看法不是顶,是实事求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蒋南翔强调从实际出发,不是因循守旧,他强调在继承中创新,要辩证地看事物,比如要用“两点论”来对待学校的历史经验,“要在过去经验的基础上,摸索创造新经验”“要敢于超越,开创我们自己新的道路。”这些观点都充满了辩证法和创新思维。

  在新时期,清华把实事求是的作风表述为:不唯书、不唯上、不唯他、不唯洋,只唯实,一切从实际出发,按照客观规律办事。同时,坚持在办学实践中解放思想、锐意改革、不断创新。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相信有更多的清华人会成为新一代有哲学思维的社会主义事业实干家、开拓者。

四、结语:教育需要更多的理论思维

   回顾蒋南翔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特别感到学习他的带有哲学思维的教育家品质的重要性。恩格斯曾针对19世纪前半叶德国民族“热衷于实际”而摈弃哲学理论的现象发出警示:“一个民族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因为理论思维可以帮助人们防止沉溺于形而上学和浅薄思想。联系到当今中国教育的改革实践,同样感到提升理论思维的重要性。究其本质,最重要的仍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维。

  同时,创新型的国家需要创新性的教育,要求我们的教育工作者以创新性的教育思想来指导教育实践。当前学校正在召开的第24次教育工作讨论会也应该重视哲学思维和教育思想的先导作用,应该引导师生学习、总结和实践先进的教育理论,引导学生将被动求知的过程转变为在教师指导下主动探索、主动发现和对所学知识意义、能力结构和价值体系进行主动建构的过程。

  身处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我们肩负着推动中华民族站在世界科学和人文最高峰的历史使命,我们应当为发展有中国特色的教育思想体系和民族的价值体系作出更多贡献。在这样的背景下,认真学习研究蒋南翔的教育思想和哲学思维,并在其基础上不断有所发展和创新,无疑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来源:新清华 2013-10-18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10-29 08:49:4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