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纵论钓鱼岛问题与中日关系(三)

刘江永

 中国海监船舶编队抵达钓鱼岛海域开展维权巡航执法。

法斗文争,坚持巡航

        中国的 “法斗文争”确实“打疼”了日本。我们还要继续在国际上就钓鱼岛主权为什么属于中国发声,而且海峡两岸要共同发声,维护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和共同利益。同时应该注意,对于钓鱼岛问题,我们过去曾不断地采取外交交涉和抗议,但是我们没有到钓鱼岛和相关海域去进行编队巡航,尤其是没有常态化的巡航。这主要是由于中日双方曾就搁置钓鱼岛争议达成共识,而且钓鱼岛是属于台湾省宜兰县管辖的附属岛屿,台湾守土有责,而海峡两岸没有统一,所以我们没有进行常态化巡航。

  但是,日本政府现在做出了“购岛”行为,企图通过所谓“平稳而稳定的管理”,根据“时效取得”原则永久占有钓鱼岛。在国际法上,有效中断日方通过“时效取得”原则获取钓鱼岛的方式,既可以通过断绝外交关系、贸易制裁等非军事手段,也可以通过实际管控钓鱼岛海域或送交国际法院仲裁等。因此,野田内阁“购岛”是件坏事,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讲等于给了中国一个机会,使中国海监船、渔政船都得以驶入钓鱼岛领海进行编队巡航,并实现了执法巡航的常态化。

  我们的“法斗文争”和坚持巡航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打破了日方所谓“单方面实际控制”的局面,而且目前日本对此可谓是毫无办法。据报道,日本全国有大大小小 300多艘巡逻艇,其中100多艘是小艇,不能出远海,全国加起来真正能出远海的巡逻舰也不过 220多艘。除去日本其他地方,在钓鱼岛海域最多能出动 60艘~70艘巡逻舰。前一段时间,中国大陆向钓鱼岛方向出动了900多条渔船,台湾也出动了多艘渔船,日本的这60多艘巡逻艇估计无法“控制局面”。

  针对这一形势,日本地方政府的海巡署派船把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保钓船、渔船夹在中间。 渔船小,日本的海保船吨位大,并配有水炮和武器。我们的海监船没有炮,只有自卫的轻武器。之前日本与台湾在海上互开水炮,这种状态在法律上界定属于警察驱离的行动,而若使用枪炮就是战争行为。所以目前日方的反应还是有限度的。但是,对于中国大陆和台湾两面出击,日方确实感到很挠头。

中日是否可能开战?

  前不久,野田首相在日本国会两次发表了非常错误的言论,实际上涉嫌违反日本宪法。例如,2012年7月野田首相声称:对于钓鱼岛等问题,如果日本海上保安厅难以应对,将“出动自卫队”。对于这个说法,最近我到日本去询问了一些日本学者,他们都认为野田首相的这个说法是错误的。日本首相声称必要时将会出动自卫队,这已经构成了口头上对邻国的“武力威胁”,但实际上动武是受到日本现行宪法限制的。

  如果日本现在出动自卫队,只能作为海上保安厅警察行动的后援,不能对中国的船只使用武器,除非自卫队的人员和装备遭受攻击。这是因为日本的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没有国家权力发动战争,国家没有交战权,日本不得以武力威胁解决国际争端,不得为此而拥有海陆空三军。《日本国宪法》第九十八条规定,宪法是日本的根本大法。任何法律、法令,包括行政命令,如果违反宪法,都是无效的。

  而且《日本国宪法》第九十八条第二项规定,日本必须严格遵守所签订的国际条约。《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和《中日联合声明》明确规定:“缔约双方确认,在相互关系中,用和平手段解决一切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对此,我们中国要遵守,同时提醒日本也要遵守。所以日本出动自卫队并使用武力,不仅直接违反《中日联合声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而且也是违宪的。从“可持续安全战略”的角度看,用战争方式解决领土问题是不可取的,但要避免战争必须有强大的国防力量。

  我们以什么方式解决钓鱼岛问题,要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衡量:即是不是有理、有利、有效、有共识。第一,是不是有理。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也不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第二,是否有利。要考虑成本和代价,避免付出完全没有必要的成本。同时要考虑大局,也就是战略全局问题,而不是只盯着局部是否有利。第三,是否有效。目前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法斗文争”和坚持巡航的措施是有效的。通过 “法斗文争”,中国民众对钓鱼岛问题会有更正确清晰的认识,美国和欧盟也保持了中立立场,并且表示希望和平解决争端。所以日本“碰了一鼻子灰”。第四,是要看国内是否有共识,只要有共识就坚决地做。从这个意义上讲,以我之有理、有利、有效、有共识,对他之无理、无利、无效、无共识,不斗则已,斗则必胜。 

盲目抵制日货不可取

        围绕钓鱼岛问题,关于对日经济制裁和所谓 “抵制日货”问题,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针对钓鱼岛问题,迄今中国政府并没有出台对日经济制裁措施,而是“引而未发”。钓鱼岛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中日局部领土争议问题。中日双方在主观上都认为是自己的固有领土,结果在客观上就形成了中日两国之间悬而未决的岛屿主权争议。对于这种领土争议,即使采取经济制裁措施,也难以改变对方所认定的领土观念,所以未必能解决问题。这样做不仅会打击日本经济,也可能使中国经济的某些方面受到严重影响。

  关于民间“抵制日货”问题,应该多从市场经济消费者的立场上思考。消费者当然有选择商品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消费者、旅游者由于对野田政府“购岛”不满而不买日货和不去日本旅游,这完全是其个人的自由。中国采取市场经济,多国商家在中国市场激烈竞争。日本企业和商家要想在中国获得更多利益,首先要使中国的消费者对日本产生好感。否则,“政冷”必然导致“经凉”。

  日本想对中国采取 “政经分离”的政策,但此路不通。这是由市场规律决定的,日企曾花费巨资拍广告以讨中国消费者的“欢心”,但野田的几句话却瞬间给他们制造了意想不到的大麻烦。不仅日货在中国的销量骤减,而且从9月份到现在,去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已经减少了 10万人。可以说,日本首相把日本的品牌效应砸在了自己手上。

  但另一方面应该注意,盲目抵制日货是不理智的。所谓盲目抵制日货,就是“逢日必反”,并不真正了解某些产品究竟是哪国生产的,而只要一沾“日本”二字就抵制,结果使中国的一些厂家、商店也蒙受了损失。一些人打着“爱国”和“抵制日货”的旗号搞打砸抢,纯属违法犯罪行为。结果,反而使钓鱼岛问题本身关注度下降,转移了斗争的焦点,甚至被日方反客为主地加以利用,在国际上指责中国,在日本进一步煽动反华的民族情绪。因此,中国民众的爱国行动应在社会公共秩序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防止被日本右翼势力所利用。

促使局面向良性循环转化

        最后归纳一下,未来一个时期,钓鱼岛问题仍难摆脱恶性循环:其逻辑起点就是日方否认存在钓鱼岛领土主权争议问题,并采取单方面政府 “购岛”行径,强化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中方还会严正交涉、抗议,并可能行使海上的开发权利,中国民间的保钓声音高涨。最后,中日之间难免发生冲突。至于是否会谋求国际仲裁?现在可以肯定,日本政府自知理亏,将拒绝走这条路。在日本同韩国的领土问题上,日本已经要求起诉韩国,但是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方则表示与同韩国的岛屿之争不同。这完全是实用主义、双重标准。

  比较理想的方式是,中日双方都承认客观上彼此之间存在领土争议,并愿意通过对话谈判,谋求协商解决。中日双方可以通过民间学术组织共同搜集资料、形成共同委员会,讨论钓鱼岛问题专案,在钓鱼岛及其相关海域建立相应的危机管理措施。如果可能,可以首先在中国海峡两岸和冲绳之间实现钓鱼岛海上观光旅游共同开发,然后进行资源的共同勘探和共同开发。这就是良性循环。

  但是,中日两国现在还是在恶性循环里面“转圈”,根本原因在于日方不承认有领土争议。我们所能做的,是尽量创造条件,促使矛盾转化,形成良性循环。在这方面是大有可为的。

   (全文完。本文根据2012年10月17日刘江永教授在清华中层干部形势政策学习报告会上所作报告录音整理,配图为编者所加。整理/赵姝婧 张硕 张田 周格格)

     来源:新清华 第1899期 2012-11-09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11-16 11:23:2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