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认准的路就要坚定地走下去

  在清华大学2012年夏季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化学工程系1991届研究生校友、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陈薇

 

尊敬陈吉宁校长,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

  大家好!

  我特别高兴今天有机会和你们分享这个最重要的时刻。因为我觉得,今天是你们人生中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一天,我很有幸,能够成为第一时间祝贺你们毕业的人。刚才同学们的热情感染了我,让我也很激动,感谢学校给了今天这个机会,能够让我对我们的老师再说一声:谢谢!

  触景生情,让我回忆起自己毕业的时候。1991年4月,我清晰地记得,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一辆军车把我从清华园载到军事医学科学院,开始了我携笔从戎的军旅生涯。弹指一挥间,21年过去了,这21年间我经历了很多事情,增长了很多见识,在今天这个结束与开始并存的特殊日子里,我很想和同学们分享这些年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我想用4个词与大家一起分享。

第一个词是:选择

  我硕士就读化学工程系,全系仅有3个女生,我学的是生物化工专业,当时很热门,毕业前夕很多企业的负责人甚至就守在我们研究生公寓门口。那时,同学们都把出国留学或者进大公司作为第一选择,我也不例外,选择了深圳一家著名生物公司,记得那家公司特高兴,请我和导师丛进阳老师在香格里拉饭店签了约,那是我第一次进5星级饭店。签约后不久,1990年12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导师派我去军事医学科学院取回实验需要的抗体,我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特殊单位存在,进一步了解到,军事医学科学院成立于1951年,当时就是因为美军在朝鲜战场使用了细菌武器,周恩来总理亲自签署命令,从全国抽调最优秀的科学家迅速成立的,担负着我们国家防御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的特殊使命。我热血沸腾,心中产生了一种投身其中、贡献才智的强烈愿望。

  没有想到,我参军的想法招来了一片反对声。我出生在浙江,父母一直希望我毕业后能够干实业,我的好友也劝我说:“清华人到部队去等于是埋没了自己,入伍就意味着落伍”。的的确确,我周围的同学,没有一个是选择到部队去的。我要特别感谢丛进阳,曹竹安和沈忠耀老师,他们都非常支持我的选择,作为补偿,导师还动员了我两个师弟丁宝玉、何询与深圳那家公司签了约。如果说我今天做出了一点成绩,这是与当初的选择密不可分的,我始终认为,一个人的职业选择如果能与国家重大需求相结合,结合得越紧密,得到的支持越大,发展的空间越大,个人才华就能充分得以展示,个人价值才能被高倍放大。

第二个词是:坚持

  读研究生时的我是一个很活跃的人,喜欢文字工作,做了两年《清华研究生通讯》的副主编;喜欢跳舞,几乎每周末都光顾学生食堂舞会,而且还举办舞会;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是清华学生服务社咖啡厅的第一批“女服务员”。同学们当时都觉得以我的性格,将来不太可能从事纯粹的科研工作。

  刚到军事医学科学院时,理想与现实存在很大的距离。我所在的单位地处丰台镇,1991年那时很荒凉,部队的生活很单调,也很清苦,与我同期特招入伍的很多同学陆陆续续都离开了部队,唯有我坚持了下来,即使1993年在庐山的一次全国学术会议上与师弟何询不期而遇,得知双方收入差距在百倍以上,也没有动摇军心。这一切都源于我对生物防御研究的兴趣和热爱,源于对这身军装的自豪和责任,也源于我有一个坚强可靠的家庭后方。1995年,我跨学科考取了微生物学的博士研究生,攻读基因工程专业。三年后,我从工学硕士变成了医学博士,而且被选入军事医学A类人才库。那一年我也赶上了很好的机遇,正逢我院军事医学人才断层,青黄不接之际,我被委以重任,开始领衔重大科研任务并崭露头角。2002年,在我36岁时,被破格晋升为研究员,遴选为博士生导师。

  经常有人问起我出成果的诀窍,我回答说,成功的人,往往是目标不变,方法在变;而目标在变,方法不变的人容易受挫折。如果一个人20多年坚持一个研究方向,专注做一件事,只要方向正确,方法得当,换了谁都一样会成功。

第三个词是:淡然

  2003年早春,全国上空弥漫着非典阴霾。我们团队率先推出了预防SARS新药——“重组人ω干扰素”,4月20日,我们清华的校友,胡锦涛总书记亲临我们实验室,高度评价“为党分忧,为民解难,拼搏奉献”。汇报工作后我跟胡主席说,我们是清华校友,他非常高兴,说清华每年校庆都邀请他回学校,他工作太忙没回去,还说,清华人在部队里干得很有出息嘛。不知不觉,我和胡主席并肩走出了实验大楼,留下了我人生中的珍贵镜头。那一年,我与杨利伟等人一起获得了“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殊荣,被评为总政、总参、总装、总后四总部非典防治工作先进个人,全军优秀地方大学生干部,中国十大科技新闻人物等一系列的荣誉,在《新闻联播》、《东方之子》、《焦点访谈》及几乎所有主流媒体出现,仿佛顷刻之间,所有荣誉接踵而至,各大媒体纷至沓来。长年累月默默钻研在实验室的我,一下子走到了台前,突现公众视野,笼罩在各种耀眼的光环之下。

  光环固然美丽,聚光灯的光芒也常会给人带来很多的幻觉。但面对这一切,我的心态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一直认为自己只是替我们团队上台领奖的一个代表而已。多年来,在清华“行胜于言”的校风熏陶下,在军事医学科学院老一辈科学家的潜移默化下,对荣誉的淡泊已经成为了人生的一种习惯。我一直在默默地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可以和同学们讲的几件我觉得自豪的事情,2008年我作为我国抗震救灾防疫小组的组长,赴汶川一线为我们国家大灾之后无大疫做出了我自己的贡献。汶川回来后,直接投入到了奥运安保中,我是包括鸟巢、水立方在内的20个场馆的现场安保队长,为我们平安奥运贡献了我的才智。2009年获“求是”杰出青年奖,2010年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2011年获“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今年5月,我们团队历时10多年聚焦的某A类生物恐怖剂防控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尽管对荣誉坦然处之,但我非常珍惜荣誉给我,给我的科研团队,乃至整个单位带来的崭新机遇和广阔发展空间。我现在是总后勤部唯一的全国青联常委,在青联这个群星灿烂,精英云集的温暖大家庭里,我更加感悟了“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人生境界。

第四个词是:家庭

  在清华读书时,五一节与山东同学相约去泰山,火车上邂逅了我现在的丈夫,一见倾心定终生。我现在是军事医学科学院唯一的正师级女性研究所所长,但我觉得我的另一个身份更令我骄傲,我是一个快乐的母亲,幸福的妻子,孝顺的女儿和儿媳。我在儿子周岁的时候和他说:“你这辈子做好两件事就行了,第一是娶自己爱的人,第二个是干自己喜欢干得事”。我对孩子说“我从来不奢求你是最优秀的,但是我希望你是快乐的、健康的、富有爱心的”。直到现在,每年春节我们都是穿梭于我的老家浙江和我爱人的老家山东之间,都是带着浓浓的亲情开始新的一年。我始终认为,一个女人,事业再出色,如果家庭不幸福,那她的人生是有缺憾的。“在工作中淡化你的性别,在生活中突出你的性别,睿智与亲和并存,执着与从容合一,出色工作,享受生活。”这是我对幸福女人的定义。

  在我和丈夫相识十年时,我写过随笔,其中一段与大家分享:十年前,我与“一见钟情”的丈夫常常情不自禁地牵手相视而笑。十年后,十指相扣的默契依旧,笑嫣依然,只是相牵的手多了一双小手,而儿子灿烂的笑,更是我前进的源。

  祝福在座的师妹师弟们拥有幸福的人生。谢谢大家!

  人物链接:

  陈薇,1991年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硕士毕业,师从丛进阳教授,同年4月入伍,1998年6月军事医学科学院博士毕业。现为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大校军衔。多年来一直从事生物防御研究,领衔承担了多项国家、军队重大研究项目。在SARS肆虐期间,陈薇带领的研究团队,在国内外首先证实IFN-ω能有效抑制SARS病毒的复制,并完成了30余所SARS定点医院近14000名医护人员的临床研究,结果表明使用该药物对防范一线医护人员感染起到了重要作用。

编辑:范 丽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7-03 20:25:4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