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廖名春做客清华文新论坛国学季专场 为孔子辩诬

  清华新闻网5月25日电(研通社记者  陈 阳)5月24日,清华大学文新论坛第57期暨文新论坛国学季第二场于旧经管报告厅举行,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廖名春教授做题为《为孔子辩诬——从<论语>的误读入手》主题演讲。廖名春通过解析《论语》部分篇章,还原了一个更真实的孔子,倡导大家在读书时要认真思考,积极考证、严谨治学。

图为廖名春作报告。

  廖名春结合三个例证,从人们对《论语》的误读入手,为孔子进行辩诬。

  首先,廖名春逐字逐句分析了《论语·泰伯》篇“民可使由之”章,引用大量史料对原文进行解释,以驳愚民说。他指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意思应为民众可以让人引导,而不能用暴力去折服他们。此处体现的是典型的民本思想,绝非鼓吹愚民政策,所以用愚民说来攻击孔子是一种误读。

  其次,廖名春解读了《论语·子路》篇“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章,以驳司法腐败说。他列举了当前学术界对“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的各种看法,他指出,很多文章把“隐”解释成“隐匿”,认为孔子表述的是一种腐败的思想。廖名春通过分析大量相关文献,对“隐”字的意义进行考证。他认为“隐”应译为矫正。“父为子隐,子为父隐”即父亲要为儿子检查、矫正错误,儿子要为父亲检查、矫正错误。

  最后,廖名春重读《论语·阳货》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章,驳轻视妇女说。

图为同学与廖名春交流。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这一章时常被认为表达了轻视妇女的思想。廖名春认为这个理解是不准确的。他分析了古今学者们对“女子”、“小人”的解释,认为 “与”字此处不应解释为连词,应解释为动词,即“同于,类,比”,“与小人”是“女子”的后置定语。所以,廖名春认为,此句应解释为:跟小人一样的女子是难以相处的:亲近了,她就会放肆无礼;疏远了,她就会埋怨忌恨。与其说是对妇女的轻视,不如说是对小人的轻视。

  现场互动环节,廖名春认真回答了同学们提出的问题,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探讨。

图为讲座现场。

  本次文新论坛是国学季系列论坛第二场,由清华大学研究生会和中华书局联合主办。

  “文新论坛”是清华大学研究生会自2005年起推出的系列活动,内容涵盖同学感兴趣的文学、历史、哲学、美学等多个领域。活动旨在通过系列精品人文论坛,邀请著名学术大师从多个角度向清华学子传递人文精神、普及民族文化与传统文化。

  廖名春是马王堆帛书《易传》最早的整理者之一,是国内外在郭店楚简和上海博物馆藏楚简研究中最为前沿的学者。先后承担过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帛书易传与先秦秦汉学术史”、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新出简帛与思孟学派”、北京市社科基金项目“战国楚简本老子研究”、全国高校古委会基金项目“帛书易传校释”、教育部省属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孔子诗论与先秦诗学研究”等项目的研究。

编辑:范 丽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5-25 15:26:4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