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王步高做客新人文讲座 细解中国诗词中的爱国传统

  清华新闻网4月23日电(学生通讯员 张 娜)4月20日下午在大礼堂,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东南大学王步高教授做客新人文讲座,作题为《中国诗词中的爱国传统》演讲。

  王步高精心准备的图文并茂的264页幻灯片伴随着他激情洋溢的演讲,引领在场师生在中华诗词的海洋中畅游无限。

  王步高指出,中华民族是有着高度凝聚力和爱国主义光辉传统的民族,爱国诗词是爱国主义传统在文学上的反映。这是一份珍贵的文学遗产,也是一份宝贵的思想财富。爱国诗词美不胜收,其中有对壮丽山川的热情讴歌,有对艰危时事的忡忡忧心,有对破碎山河的伤怀喟叹,有对杀敌报国、效命疆场的热忱向往,有亡国巨痛的哀哀哭泣,也有悼古伤今的深沉感怀等。

  王步高认为,“爱国主义是一个历史的范畴”并阐释了“爱国”中的“国”字的历史内涵。通过对《周礼》、《礼记》、《尚书》、《春秋》等相关语句的引用得出结论:古代的“邦国”和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在根本上并非同样的概念。国家概念在历史上的演变,从诗词中得以体现。

  王步高从两个方面对爱国主义和爱国诗词的历史特质加以诠释。首先,它是一种民族凝聚力。中国人特别崇敬民族英雄,如屈原、张巡、许远,甚至在帝王、达官之上。第二,爱国诗词集中表现了忧患意识。和平时期,诗人们居安思危;国难当头,诗人们扶危纾难;亡国后,诗人们表达对故国的缠绵依恋。

  王步高分时期介绍了诗词中爱国观念的历史演变过程。先秦时期,爱国主义始于“大一统”观,是君国合一的思想雏形,从《孟子》、《左传》和屈原的《哀郢》都有所体现。王步高评价孟子对“民生”的强调直到今日仍极具价值。汉以后,“中国”概念得到了强化,当国土沦亡之时,思想文化的反抗比武力反抗更强烈,以至于出现了“爱国诗派”。从屈原、陆游、岳飞、文天祥、辛弃疾,到元好问、张炎、蒋捷、刘辰翁、刘克庄、林景熙,无不充分展示了爱国思想。近代,爱国观念发生了转变,反帝、反封建与忠君爱国彻底分家。这一时期爱国诗词的作者,有的本身就是反侵略战争中的民族英雄,如林则徐、邓廷桢;有的是救亡图存的改革家,如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还有的是民族革命的先驱,如孙中山、黄兴、秋瑾等等。这些诗人的忧患意识为救亡意识所取代。

  王步高深入浅出地分析了爱国诗人的情感心态。纵现古往今来约五千年的爱国诗词佳作,文人情感心态大致有以下几种类型:其一,黍离麦秀型,诗人的怀旧心态是忧国忧民感情表现,曹植的《送应氏》,李清照《永遇乐》,姜夔《扬州慢》,杜牧《阿房宫赋》、《泊秦淮》均属此类。第二种为亡国血泪型,指一些坚持民族气节、不愿臣服的诗人,如王粲《登楼赋》、虞集《至正改元辛巳寒食》、周密《一萼红》、文天祥《过零丁洋》。第三种是忧心如醒型,是爱国诗人共有的,可见白居易《百炼镜》、李白《远别离》、杜甫《吾宗》、苏轼《管仲论》等。第四种是报国无门型,也是忧患意识表露最为激烈的一种,“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为一例。第五种和第六种是击楫中流型和变法维新型,即报国有门的文臣武将和忠君爱国统一的一类。还有反帝御侮型和民主革命型。 

  王步高用信手拈来丰富的诗句,解读其中那感天地泣鬼神的艺术魅力。

  王步高富有激情的演讲一直持续近三小时。 在互动环节,他与在场师生就当代诗歌、在政史中缺席的诗人、爱国主义教育等问题进行交流。

  本次讲座是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系列之(十一)“文化传承与创新”的第十讲,清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杨民主持讲座并点评,四百余名清华师生参加讲座。

  王步高,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东南大学教授,清华大学高级访问学者。长期从事古典诗词研究与教学,是“大学语文”、“唐宋诗词鉴赏”(含唐诗鉴赏、唐宋词鉴赏、诗词格律与创作)两门国家精品课程的主持人。主编的《大学语文》和《唐宋诗词鉴赏》立体化系列教材(共16种)在全国有较大影响。主攻诗学、词学和大学语文教学,著有《梅溪词校注》、《司空图评传》等四十余种作品,发表论文近百篇。获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江苏省高等学校教学名师,两次评为东南大学“最受学生欢迎的十佳教师”。是《东南大学校歌》词作者。

供稿: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基地  编辑:范 丽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4-23 11:54:4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