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叶嘉莹做客时代论坛讲述“心中的诗词家国”

  清华新闻网11月16日电 (学生通讯员 孙昊德 冀东星 钟雨芯)11月9日晚,时代论坛叶嘉莹专场——“我心中的诗词家国”在伟伦国际报告厅举行,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先生出席论坛。

图为叶嘉莹做客时代论坛。

  现任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的叶嘉莹1924年出生在北京,当时正值军阀混战,直皖战争、直奉战争都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当读到宋祖谋的《小重山》时,叶嘉莹对其中哀鸿遍野的情景深有同感,说着,她按照古人的语调吟诵了起来,全场响起阵阵掌声。“家国的命运是每一个人都无法摆脱的。”叶嘉莹说。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华北沦陷,父亲到后方工作,叶嘉莹姐妹和母亲留在北平。当年开学的第一课让叶嘉莹印象深刻:日本军队要求把课本中对日本不利的内容撕掉、涂黑,当日军占领大城市时,还强迫沦陷区的人们“庆祝”。1940年,叶嘉莹创作了《咏莲》,表达了希望结束苦难的愿望。母亲患病到天津租界区做手术,在回北京的火车上逝世,遥在远方的父亲常年没有音信,后来寄书信回家,“上仍书母名,康乐遥相祝”,让叶嘉莹体会到了离别的痛苦。在抗战最艰苦的时期,没有米,没有面,但她从未放弃过希望。在这段时期,她写了《哭母诗八首》《母亡后接父书》《生涯》《冬日杂诗六首》。

  1949年国民党政府从大陆撤退,叶嘉莹随丈夫到了台湾。1950年,丈夫和自己先后以“思想问题”为由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叶嘉莹和女儿后来被放出,到了丈夫亲戚家寄居。屋子很小,叶嘉莹和女儿没有床,只能等到所有人都睡后再睡在地上,午休时孩子会哭,叶嘉莹抱着女儿到外面的树下睡觉。“转蓬辞故土,离乱断乡根”,叶嘉莹在当时创作的《转蓬》中这样写道。

  由于丈夫希望离开台湾,叶嘉莹接受了去哈佛大学交流的邀请,但由于签证原因未能成行,留在了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为了给学生上课,她不得不重新学习英语,每天查单词到凌晨。当时台湾大学不会再接受她,也回不了大陆,只能硬着头皮用英语讲课。她在《异国》和《鹏飞》中表达了对祖国的思念和无奈。“我当时经常做两个梦”,她说,“一是梦见用汉语给中国学生讲课,二是回到北京和同学们一起看望老师。”1974年,叶嘉莹回到阔别二十多年的北京,为中国的独立自由而感到骄傲,写下了两千多字的长诗《祖国行长歌》。

  生活刚刚安顿下来,1976年,大女儿和女婿双双在车祸中遇难。叶嘉莹十分悲痛,她没有想到,在历尽悲苦之后的余生,竟然还会遭遇如此致命的一击。“平生几度有颜开,风雨一世逼人来。迟暮天公仍罚我,不令欢笑但余哀。”她在《哭女诗》中感叹道。

  1978年,她申请回大陆教书,后来得到批准,到南开大学教授古典诗词。之后,她写了《赠故都师友绝句十二首》《高枝》《七绝一首》《鹧鸪天》《浣溪沙》《绝句两首》等诗词,或表达对国家富强的愿望,或回顾自己的经历,或描写南开景物,或希望中国古典诗词后继有人。“春蚕枉自丝难尽,可有天孙织锦成”,叶嘉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古典诗词传给青年一代,更希望将来有人能把它发扬光大。

  叶嘉莹介绍完自己的诗歌创作历程,现场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杨振宁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他说:叶教授跟我走进了不同的学术领域,我们有非常不同的人生经历,她跟我是同时代的人。我们这个时代的大事,我们有共同经验。她念的1974年回国写的长歌,及最近几年在南开写的诗,这些都跟我有共鸣,我非常高兴叶教授把非常复杂的、普世的情感用美丽的诗句写出来。

  最后,叶嘉莹用古韵吟诵了自己的诗《转蓬》和李白的《长干行》,并就古典诗词的发展和家国情怀的传承等问题回答了观众提问。

  聆听了此次讲座的精15班同学赵辰说:“叶嘉莹八十多岁高龄,仍站着讲了近三个小时,让我非常感动。她强调的‘人要有操守’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叶嘉莹一生历经坎坷仍乐观积极,我们要学习她这种坚韧的品格。”环12班的王文君说:“叶嘉莹吟诵诗词很有韵律,能感觉到她在全身心地投入。诗词寄托着人的心灵、感情和理想。”

  叶嘉莹,号迦陵,现任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名誉研究员、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曾任台湾大学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著有《迦陵文集》《叶嘉莹作品集》《迦陵诗词稿》《中国古典诗歌评论集》等作品。

  此次活动由《文史参考》杂志社和清华大学学生会时代论坛共同主办,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学生会协办。

 供稿:校学生会 编辑:襄 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1-11-16 10:20:5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