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五年的辅导员生活就像一首歌

●通讯员 厉基巍(建筑学院辅导员)

  2010年12月18日晚,我和建6年级的同学最后一次走上建筑学院学生节的舞台。五年的一路同行,无可挽回地走近告别时刻,我该如何表达?还是来写一首歌吧。曲子用了当时火爆网络的《老男孩》的曲子,为了演出需要,剪掉了前奏和主歌的第一段,换了个名字叫《小孩儿》,以此来纪念我与建6八十七位同学共同度过的时光。

  “也会总是叫你‘小孩儿’,无奈摇头加瞪眼;然而你们可曾知道,那只是一种表演。”

  在建筑学院,我们这些辅导员习惯称自己的学生为“小孩儿”。这里当然包含几分玩笑、几分呵护,又有几分期待,不过刚入学时他们真的配得上这一称呼。军训中,昨天刚强调不要带贵重物品去公共浴室,今天就有不止一人洗澡时丢钱。每次训练后,我都是大丰收,必然有水杯、钥匙之类剩在场地上,死活没人要。而后,又会有假期买不到票回不了家哭鼻子之类的事情,让你哭笑不得。步入正常的学习后,又有人以过去接受新知识的效率来衡量现在的专业学习,吵嚷着郁闷,断言自己选错了专业。面对这些,我有“无耐摇头”也有“瞪眼”,但不变的是一种信念,那就是——相信他们会成长。

  记得某日,我与几位辅导员在人人网上展开了一次小讨论,大意是讲现在的“小孩儿”不好管,有些基本认识层面的东西都得不到他们认可,这是他们在过去近20年的生活中沉积下的定式,我们是否已无力改变?我的观点是:我相信“小孩儿”终会成长,而我们的工作可以对他们的成长产生积极影响。首先,虽然我只比他们大几岁,促进他们成长的能力有限,但作为师兄,好歹也摸着石头过了本科的河,多少能给他们一些建议。其次,他们都怀揣着一个高高的梦想而来,勤奋、上进,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知道学习“好”的东西、知道向“优秀”的人学习,潜力无限。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都背靠清华这个大家庭,清华的文化与传统,身边的老师、学校和学院的各级组织,都是我们开展工作的有力支持。沿着这样的思路,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一方面掏干自己所有,一方面尽力为他们创造机会、介绍资源。在这个过程中,我真的见证了他们的成长,很多同学在专业、科研、社工等方面的能力日益显现,做出的成绩远非我当年所能及。

  “春去春又回来的期待,花谢花会再开的信赖;当初“小孩儿的笑脸,透出坚毅与勇敢。”

  当然,很多时候好像还是我唠叨着我的唠叨,他们郁闷着他们的郁闷。这也是必然,过了河的人向对岸喊:“喂,我开始不会游泳这不也游过来了吗?你们也肯定能行!”可对岸的、依旧不会游泳的人还是得自己跳下水、学会游泳才行。那是一个过程,会喝很多水的。问题在于有人喝了太多的“水”。

  低年级时,我经常会与他们“集体”相遇,或是各个约谈;进入高年级,一些同学在见面打招呼时会笑称“好久不见”,殊不知另一些同学差不多要与我“天天见”,他们就是那些暂时放慢成长脚步的“小孩儿”。这些年,有人深陷电脑游戏,有人迷恋网络小说,有人遭遇心理危机。这些年,我钻进过乌烟瘴气的小网吧找人,敲开过拥挤不堪的“蜗居”之门寻人;带同学做过心理咨询,同家长去过专业的医院;更多时候是隔三岔五、没完没了的长谈。交谈中,我给他们讲自己和一些师兄师姐的经历,告诉他们“其实谁不都曾是小孩儿,也都蹒跚学步走过来”,暂时的挫折是正常的,不要自己把它放大。而后,还会经常和任课老师交流他们的近况,也会时不时跟家长打打“小报告”。这些努力在一些同学身上起到了明显的效果,他们任何一点积极的转变都令我欣喜若狂,但有时也会收效甚微,还是有人挂科、试读乃至转系、退学。2009年的春末,当我送走一位退学的同学和他的家长,留给他们的只能是惋惜和无奈的祝福,留给我的则是无尽的失落。但走回校园,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心中的信念马上再次燃起——不管能与不能,我依然要尽力。一个人的春天悄然远去,一个人的鲜花默默凋零,那我就为其他人的成长能迎来盎然的春天、开出绚丽的花朵做更多的努力,愿他们在毕业时都能拥有一张“坚毅而勇敢”的笑脸。

  “一笑而过之后才明白,我们在一起,这生活就精彩。”

  学生节晚会的毕业联欢DV前,我送给建6同学一句话——“多年之后,当你们来到我工作的城市,会不会想到我,找到我,一起吃吃饭、聊聊天,说说那个属于我们的建筑五年”。话是从我口中说出,但道出的应该是建6每个人心中的留恋。这些年随着大家生活轨迹重合度的减小,集体建设的开展也会遇到客观条件的阻力,但我始终试图将每个“小孩儿”的成长与集体的成长紧紧挂钩。工作中,尝试去理顺党支部、班团组织与宿舍之间的关系,集合年级的智慧规划年级的发展。在那些朝夕相伴的日子里,虽然有“熬夜无度、遭毙无数、裱纸也崩坏”的建筑系独有的苦涩,甚至可能也有拌嘴或红脸的摩擦,但我相信在这种集体的成长中,同学间的感情会变得更加真挚。多年之后回头望望,也留给每个人更多的财富。

  其实,这五年中我自己何尝不是从一个辅导员中的“小孩儿”一步步走来。从早期殚精竭虑、应对各种工作,到后来可以多一些思考、多一些尝试、多一些放手。我要感谢我的“小孩儿”们,他们给予了我如此宝贵的经历,让我在身为学生期间就可以得到更多的锻炼。我不知道在每个“小孩儿”不同的成长经历中有多少是因为有了我而变得不同,但是我敢肯定在我的这五年生活中真真切切地因为有了他们而变得更加精彩。

  如今在学校和建院的一些辅导员岗位上,已有建6同学活跃其中。当听说我的表现在他们想当辅导员的动力里也占有一席之地时,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我们有幸在清华辅导员精神的传承中成为其中一环,再多的付出都非常值得。在《小孩儿》这首歌的间奏部分,我写下一小段朗诵词——“曾经/现在/我和我的辅导员一同走上这舞台/建筑生活是一种轮回/这轮回里有一个故事/讲的是几个老小孩和一群小小孩的生活/这个故事有一个美丽的结局/那就是/请继续往下听~”,听的是歌曲的后半部分,听的也是每一个真心付出的辅导员和他们的“小孩儿”共同成长的故事……

供稿:学生部  编辑:露英

 注:本文小标题选自作者填词的歌曲《小孩儿》。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1-03-29 13:34:0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