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华尔街日报》报道清华工业工程系主任萨文迪事迹

编者按:2010年10月19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新的生产效率大师》的报道,讲述了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系主任萨文迪教授的不平凡经历以及在中国推动工业工程学术研究与人才培养的情况,并介绍了工业工程系教师为某企业提高生产效率的成功案例。该报道认为,中国通过应用工业工程方法提高生产效率,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该文在对萨文迪教授和清华其他教师的工作表示赞赏的同时,也对工业工程能够极大改善中国企业的生产效率,提高其竞争力,从而可能影响美国经济地位表示了担心。该报道发表后引起了广泛关注,萨文迪教授本人很快就收到了十几封来自各界的电子邮件。报道的作者Sebastian Mallaby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国际经济高级研究员、莫里斯•格林伯格地缘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著有《比上帝有钱:对冲基金与新精英的崛起》一书。

中国新的生产效率大师

——一位匈牙利-以色列血统的美国人奇迹般地推动中国产业繁荣

作者:Sebastian Mallaby
来源:华尔街日报 2010-10-19

  在对硝烟隐现的货币战争进行数周争论之后,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的领袖们将于周四和周五在韩国首尔的G20峰会上齐聚一堂。奥巴马政府将直面迫使人民币升值政策的失败,这个失败使得美国政府更加难以压制不稳定的中美贸易顺差。然而,缺少来自中国的妥协所带来的后果可能比货币卫士们所意识到的更为严重,因为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开始从深层搅动这个国家的制造机器。中国在生产效率(Productivity)方面的增长是如此的迅速,而在汇率方面的妥协将只会减缓中国出口的强劲增长。

  中国的生产率革命始于一位传奇人物——加弗瑞尔·萨文迪,一位高中辍学的匈牙利-以色列血统美国人。萨文迪先生成长于纳粹时期的一个犹太家庭,他曾躲在干草垛里以免遭驱逐。在他的家庭不得不离开欧洲之后,他获得了犹太举重冠军。萨文迪先生现在72岁了,身高超过6英尺,体重265磅的他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形。

  在过去的9年里萨文迪先生管理着清华大学的工业工程系。在有着中国的MIT之称的清华大学,他带领的教授团队们帮助中国工厂提高了生产效率,有些甚至在一年里提高了20%。

  萨文迪先生人生历程中几次不同寻常的转变使他告别举重而开始学术生涯。在早年他曾在伦敦的一个工厂工作,在那里他展现了自己对重组制造系统的天分。一位英国的工程领域教授听说了这位未受过正规教育的天才后,破格录取他加入自己在伯明翰大学的研究生项目。萨文迪先生在那儿获得了硕士学位与博士学位,1968年他在美国获得了自己的首个学术职务。

  到2001年,萨文迪先生已经是工业工程领域的泰斗。为外人所知道的是他的200多篇期刊论文;而为朋友所知道的是他的几分怪异,比如他难以记住字母表,再比如很短的路程也会使他迷路——那年他已经60多岁了,在他智慧的脑袋上,棕黄色头发向后梳着。他似乎可以安逸地享受自己的名望,但是清华的邀请使他无法拒绝。

  清华是中国最好的理工科大学,10年前它决定在已有的20来个工程院系基础上兴建一个新的工业工程系,他致力于提升(包含操作者和机器的)生产和服务系统的生产率。中国的工厂在全力制造产品,却无暇考虑如何降低时间成本、制造更好的产品。

  清华聘请萨文迪教授领导新成立的工业工程系这一举措具有非凡的变革意义——此前从未有外籍人士担任清华的院系主任。为了表明使中国走上高生产率之路的决心,清华给予了萨文迪教授工资等级上的特殊待遇——20倍于中国教授的薪水待遇。

  萨文迪教授接受了邀请,一场生产率革命开始了。萨文迪先生一直坚持开放式的不拘于礼节的管理方式。他希望教授们能在美国顶级的同行评议的期刊上发表文章,于是教授们在研究和教学中开始使用英语。在清华大学和位于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的往返中,萨文迪教授在清华建立起了有着约25位教授的工业工程系,这些教授大多数都有在美国大学求学或工作的经历。

  中国一位曾参与聘请萨文迪教授的教育部副部长,一直饶有兴致的关注着萨文迪教授的在中国的事业。中国的领导阶层希望在遵从式教育模式下承受过重压力的中国学生,能够富有想象力地思考问题,他们期望中国有朝一日能够结束在追赶别人中成长。萨文迪先生培养横向思考的讨论式教学法似乎恰恰是为此设计。如果清华经验被证明可行,中国的教育部希望能将这种方法推广到其他的大学来应用。

  在2008年萨文迪先生开始受到中国的制造巨头们的关注。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导致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大的世界贸易衰退,中国飞速发展的出口行业不得不降低速度,出口商们也不得不努力降低生产成本。中国政府提高社会工资政策的出台对于制造商来说又是一个打击。在众多依靠廉价劳动力的低成本企业所在地广东,成千上万个工厂先后倒闭。然而,华坚鞋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张华荣却看到了一条困境中的出路。他不远千里来到北京向萨文迪教授的工程师团队寻求帮助。

  2009年夏天,清华团队南下前往华坚公司,他们发现那儿是一个工业工程师可以大展才华之地。华坚的生产线设计不合理,这使得可以通过改进使生产率显著提高。它的仓库里存放着几个月用量的原材料,既浪费又阻碍了资金的自由流通;生产工具也有改善的余地。

  几个月后,清华团队将华坚公司示范线的生产效率提高了20%,这个提高幅度在西方工厂几乎不可想象——在美国,一个迅速发展的工厂生产效率每年也只能提高5%。清华的工程师们在去了华坚公司几次后,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反思诞生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工厂的生产线平衡理论。在华坚公司,大部分员工都是从农村来的农民工,他们由于技术水平参差不齐,有些工作站上的工人可能30秒就完成了任务而其他工人需要整整1分钟。生产线速度取决于生产效率最低的工人,这样生产效率高的工人将会有一半的时间处于空闲状态。去年夏天,清华团队设计出了一套方案来平衡生产线上的任务以使浪费降到最低。通过一系列的工业工程设计,华坚公司的示范线生产率提高了20%。

  传统的经济学家指出落后的基础设施、低层次的教育水平和过多的规章制度是妨碍生产率持续提高的主要因素,然而越来越多的相关科技文献指出不良的管理是生产率提高的严重障碍。

  萨文迪先生在清华取得的成就表明中国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了自己在生产效率方面的潜力。清华的工业工程系还通过一系列管理培训项目培训了中国的1500多位管理人员,而且在中国各地的200多个效仿清华的工业工程培训项目将还会使成千上万的管理者从中受益。每年都有很多萨文迪先生的门徒分散到中国的各地,他们传播着精益生产,品管圈和供应链管理方法理念,这些方法理念从亨利•福特时代就开始不断地为产业成功提供强大动力。

  有朝一日,世界的领袖们会不得不注意到这次革命,因为它对商品流和资金流的影响注定是全球性的。萨文迪和他的团队正在用工业工程改变着中国,一个有着一亿多制造业工人——两倍于发达国家组成的G7俱乐部的制造业工人总和——的国家。(翻译:刘文君 供稿 工业工程系 编辑 襄桦)

  链接:华尔街日报网站上的读者评论

  这个故事与质量学家爱德华-戴明在二战后至1951年间的日本故事有许多相似之处。美国制造业用了30年的时间来学习戴明教给日本人的质量概念,并于1981年开始其质量革命。

                            ——Barry Johnson

  你们或许知道,5年前应清华大学校长的邀请,我曾经作为6人美国工程院院士小组访问过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并进行了学科评估。那时我们认为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的本科生教学是世界上最好的之一,研究生教学达到美国前20名的水平。明年春天我将回到那个学校进行新一次的评估。你或许已经读到了华尔街日报的那篇关于萨文迪先生在清华大学以及一些中国制造业公司的影响的报道。这看来好像是一个类似于50年前爱德华-戴明在日本工作的故事。

  显然世界正以我们一些人不愿意承认的速度变得日益扁平化。我的观点是,只有在学术界积极开展能工业工程先进概念的研究、并被企业采用,最终持续地提升美国制造和相关服务业的水平,美国才能保持世界领袖的地位。

                            ——摘自密西根大学一位教授写给同事的信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11-2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