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范敬宜外孙女范园园:感谢清华对我姥爷的关爱

清华新闻传播学院的前辈们:

  您们好。我是范敬宜的外孙女范园园。相信姥爷的去世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晴天霹雳,包括我在内。
 
  我从小就随姥姥姥爷长大。自我出生后,他们不求回报地养育了我13年;我出国后,他们日盼夜盼地盼了我7年。可是姥爷还没有享到我的福,便走了。此时想想,作为儿孙真的是很不孝。
 
  姥姥电话里说,姥爷走得很平静,没受什么罪。这至少是令人欣慰的。她告诉我,在最后的一周里,姥爷几乎不吃东西,说吃什么都没有味道。连他最爱吃的清炒虾仁,都碰也不碰了。连起来上厕所都成了一天中最痛苦的事情。这真是太受苦了。自从得知姥爷患的是癌症后,家里唯一的目标就是:延长他的生命,减轻他的痛苦。后来才发现,其实延长姥爷的生命,并不能减少他的痛苦。那么其实对姥爷来说,离开,只是走向了安逸和自由吧。
 
  我近来在网上看到很多关于姥爷逝世的消息。很多人说,范敬宜的去世,是中国文坛画坛的一大憾事。可是在我心里姥爷永远都只是那个穿着大背心, 在万寿路院子里骑个自行车去的老头; 是那个电视遥控器都记不住怎么用的“老糊涂蛋”;也是那个每次我出去晚了都给我打十好几个电话絮叨我的“老冤家”。他是我无论何时,都可以充满骄傲地提起的,那个名字。没有人可以替代他。

  姥爷在世的时候,总会旁敲侧击地让我看他写的《敬宜笔记》。我想,对于家里没有人传承他的新闻事业,他还是有一点遗憾的。所以他执教清华时每堂课都那么认真地去准备,一个七旬的老人常常读读写写到深夜。我想告诉和我年龄相仿的姥爷的学生们,他很爱你们,并且寄托了很多希望在你们身上。我理解同龄人会有的苦恼,有时候会觉得生活中有很多压力,学习中有很多困难。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想起姥爷跟我说的:“如果什么都会,那还学什么!”姥爷很喜欢你们喊他“范爷爷”。我希望同学们都能节哀顺变,毕竟进入“2”字开头的人生(编者注:这里指年纪),开始要面对和亲人的生离死别,这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姥爷会走好的,同学们也要好好地,走自己的人生。我也会的,怀揣着对他,一生的思念。

  我人在国外学习,现在还在考试。不能回去探望,也无力做些什么。我只希望以这封邮件,代我们全家感谢清华师生上下长此以往对我姥爷的关爱,他老人家天上有知,也会开心的。也恳请您们可以在我不在故乡的这段时间,帮我多照料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姥姥。

  

范园园 笔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11-1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