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清华师生深情缅怀范敬宜教授

  【新闻中心讯】11月13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敬宜教授因病逝世。清华师生闻此噩耗,深感悲痛。广大师生纷纷通过电子邮件、博客等方式寄托他们的哀思。清华新闻网摘录部分师生的缅怀文字,以为悼念。

  惊闻范院长离世,五雷轰顶、心痛难平。

  沉痛沉痛地悼念范院长。范院长的离开,是我们学院难以估量的损失。范院长的离开,也是我们内心沉重的创伤。

  星期四,在我出差之前,下午4点钟左右,我给正在住院的范院长电话,因为他的儿子向我们要院长的相片,我感觉到范老病情可能恶化。但是,电话那头,院长的声音虽然比较弱但却很清楚,他说自己身体没有明显好转,东西吃的很少,院里的事他做不了什么,让我们放心工作……听完老人清晰的话语之后,我心里欣慰许多,告诉他我出差后再去看望他。一周前兼斌、李彬老师和我去医院看院长,还相约等清华百年共同见证这个历史时刻……。没有想到,老人家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他病前病后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我不敢相信,学院刚刚送走一位黑发人,又失去一位白发人,他不仅是我们学院的舵手,而且也是我们可亲可敬的忠厚长者。

  范院长的病情今年5月份已经查出来了,为了不加重范院长的心理负担,院长的家属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们,院长还带病来参加了我们的毕业典礼。8月份范院长再次住院,我们才知道院长病情严重。按照院长家属的要求,我们也没有向大家说明范院长的病情。期间反反复复,我们都希望这个最终的日子无限期无限期的推迟。但是这一天还是来了,而且来的还是那么突然……

  最近是学院一段艰难的日子。噩耗接踵而至,我们唯有在追思中挺住,用各种方式寄托我们的哀思,完成逝者的遗愿。

  院长说过,如果有来生,我还做记者。范院长倒下去了,许多新传培养的记者们会站起来,在我们的扶持下,成为范院长新闻事业的后继者,成为中国进步事业的推动者。我们当努力工作,以告慰引导了我们8年多的范院长,以光大范院长为我们开启的航程……

  范院长,走好!

  我们,会努力!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 尹鸿

  最早听到“范敬宜”这三个字是22年前从新华社对外部主任芮婉茹口中听说的。当时,芮婉茹生病在家,我去看望她。芮跟我闲聊,谈起了范敬宜。她说,范敬宜是她在圣约翰大学的同学,范是《经济日报》总编和高级记者,但他写东西讲文采,像文人。没曾想,这次谈话一周后,芮婉茹心脏病发作去世。上周末,范敬宜突然去世。我的这两个领导都是在岗位上去世,令人惋惜。此刻,让我们一块缅怀我们崇敬的、那些在我们心目中留下了美好记忆的英雄:不随波逐流,总是身先士卒,走在时代的前面,对同事有一种战友的、真诚的、不惨假的关怀。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原常务副院长 李希光

  孔子的仁爱

  墨子的坚忍

  老子的深邃

  庄子的豁达

  集中国传统文化之大成者,范老是也。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熊澄宇

  今天陆续有学生听说了范老师离去的消息,都不愿相信,有的来电话询问、有的迅速从很远的工作单位赶回了母校,似乎想寻到一点什么。可他们却再也听不到范爷爷亲切的教诲了......

  作为新闻人,范老师做到了极致。他从长期的基层工作中养成了高尚品德、练就了敏锐的专业眼光和高水准,在80年代任《经济日报》总编时造就过新闻改革的辉煌篇章,《关广梅现象》等大批新闻报道推动了中国的经济改革;在《人民日报》多年任总编时他甚至还专程坐出租车去“两会”现场、从司机那里获取贴近百姓的话题和灵感,他交往了好几个“的哥”朋友,他对社情民意也有许多亲自深入的了解、实践着他的“离基层越近,离真理越近”的理念,因此他的《总编手记》成为脍炙人口的专栏。他的《敬宜笔记》专栏在《新民晚报》备受欢迎。而他却一如既往地平易近人,完全没有老总的架子,至今新闻界的后生都还是一口一个“老范”地称呼他。

  作为新闻教育家,范老师令所有学子爱戴、让同行敬佩。他不仅亲自授课、看作业,还成了许多学生的朋友。他关心学生的学习、生活、就业,在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后还记得一一去他们的单位了解情况、倾听反馈,带领学院培养出更符合社会需要的人才。他提出的“面向主流,培养高手”的宗旨,使学院的发展既有高远理想、又能契合现实。

  范老师为人豁达、坚强、坦诚,他给学生的演讲中、毕业典礼上都讲过一些人生感悟:坚定的信念、摔倒了要自己爬起来、辩证看待生活中的祸福、从容应对命运中的困难,他豁达地说“有恩于己者不可忘,有怨于己者不可不忘”。他在下乡劳动时能作《浣溪沙》词,他26岁就成了“右派”、被发配到贫穷山村的山头上孤零零的土屋里,他“盲流”一般在车站外露宿、被驱赶,饱受磨难,但他从未放弃,在惊涛骇浪中也不能倒下,他把每一次坎坷都当成了历练,每一分钟都不放弃,不断充实、提高、修炼自己。

  愿范老师安息!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 陈昌凤

  欲哭无泪,写了几句话表达哀思:

  范老师——我知道这是您最喜欢的称呼:

  一直无缘进入您的内心世界,

  远观着,却仿佛能读懂您的文人情怀。

  现在您终于可以休息了——

  远离了一切的俗务和纠结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郭镇之

  范老走得太早了,可惜。直到近年,他还给学生授课;咱们国家这么多大学的六七百个新闻院系里,有几个院长能像他那样?!作为范仲淹的后人,他更具范仲淹遗风。这样的好人走了一个就少一个,所剩无几,令人感慨。范老走好,走稳了。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高级访问学者 曹景行

  尹院长及学院同仁们,惊闻噩耗,悲痛衷来,范院长是为慈祥的长者,对我们的项目一向非常支持,还曾经亲笔作画赠与国际记者中心,我已讲讣闻转告给现任及历年来的外教,先代诸位外籍同事致哀,并届时参加念悼念活动。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高级访问学者 周乃菱

       

范院长安息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工会敬挽


      

康乃馨和玫瑰,一路送范院长上天堂       

                                                                    ——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工会主席 刘惠芬

  忽闻范敬宜院长病逝的噩耗,深感震惊!就在当天上午,我还在一个会议上与一位老师说起,会后就去看望老人家。没想到就在中午,他竟与我们永别了!

  范敬宜院长于我,不仅是学院的领导,而且也是原单位人民日报社的领导,更是我人生的导师。忆起他生前对我的种种教诲,幕幕清晰如昨。

  难忘在清华从教的第一天,就是在他开设的《评论与专栏写作》课上。两堂课下来,他从头站到尾,娓娓而谈,妙语连珠,儒雅长者之风令人折服。

  难忘在他家附近的茶馆,多少次清茶一杯,对坐而谈,聆听他的教诲。从他对党报新闻报道改进的真知灼见中,令人窥见一位老新闻人永不停歇的改革之心。

  难忘在他的车上,偶尔谈到有人“汇报”我对他早期一篇新闻作品的不同看法,他大笑道:“那有什么呢?批评我的作品没有什么不妥,没有什么是不可批评的”。

  难忘在2010年春节过后,他与昔日课题组的研究助理、如今的主流媒体记者们谈笑风生。大家亲切地喊着“范爷爷”,他则兴高采烈地呼唤着每个人的名字,其乐融融,亲如一家。

  ……

  范敬宜院长之于新闻事业,不仅是一位著名的新闻工作者,更是一位富有改革意识的新闻思想家;范敬宜院长之于教育,不仅是一位著名的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院长,更是一位兼具国际视野与本土情怀的新闻教育家。他对新闻学的重要贡献,在于最早提出作为“三贴近”雏形的新闻报道改进方法,并将“新闻”扩展到“新闻文化”的广阔天地;在教学及实践中,他反复强调典型报道的“求实观”;在新闻评论写作与教学方法上,提出“学说新鲜话”的创新思维;在新闻教育实践中,提出“面向主流、培养高手”的教育理念,以及强调国际视野,但不盲从西方新闻传播理论的辩证观点。

  我认为,将范敬宜院长的精神发扬光大,以他的思想观点丰富新闻教育与新闻文化的内涵,就是我们对他老人家的最好纪念。

——清华大学新闻中心副主任、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王君超

  昨夜灵堂值守,凝望院长遗像,回想着范院长在学院的一幕幕场景,难掩心中激动之情。范院长是那样的和蔼可亲,以至于每次与范院长的交谈都没有把他老人家当做我们的领导,总是无拘无束的像与家人闲谈。

  范院长驾鹤西行,吾辈唯有努力工作,继承老人家的遗愿。

  当有一日,清华新闻学院更上一层楼,院长在天之灵也会欣慰。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实验室执行主任 王庆柱

  仰慕德高望重的范院长,工作上接触的机会却是不多。只能在每次全体教师员工会议上远远的看着范老,仔细聆听和体会他睿智的话语。印象很深的是每年7月毕业留影,北京那骄阳似火燃烧的下午,范老却是从容和安静的坐在师生中间,而在一边心浮气躁的我突然间就会多了些许对人生宠辱不惊的领悟和感动。 敬爱的范院长,我们怀念您!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学办公室   刘 华

  10月11日,敬爱的范院长来清华校内银行办理更换存折手续,我和王健华老师陪着,当时还调侃这么多人跟着范院长像一群保镖,却不想这一面竟成永别......

  如此平静、淡泊、可亲可敬的老人就这样离我们去了,他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还时时浮现在眼前,心中的悲痛之情难以言表!

  愿范老一路走好.....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办公室 唐燕

     在回京的火车上,从手机报上得知老院长与世长辞的噩耗,顿时悲痛不已。来院工作三个月以来,虽无缘与老院长谋面,但时常能从学院门口的照片上看到老院长和蔼可亲的笑容;时常能从同事交谈中听到老院长豁达、仁爱、宽容、坦诚的为人以及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时常能从学生的口中听到老院长爱生如爱子的故事;时常能从学院的会议上听到老院长的教育理念。您是学院开路人;学生的良师;后人的楷模。我将铭记您的遗愿,继承您的遗志,共同努力建设好学院。永远怀念可亲可敬的老院长!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办公室 谢雪

  您还多次提到要创作一本书

  类似《爱的教育》

  我说我会准备好录音笔

  等您构思好了

  我就每次录一段

  整理出来给您修改

 

  这个策划如此生动有趣

  无愧您“点子总编”的美誉

  您自己的人生故事

  也是如此与众不同

  波折几许却心无芥蒂

  喜乐人生终是大团圆

——清华大学出版社编辑 纪海虹

  痛悼范老!

  去秋来清华后,因为刚从历史学转入新闻学而颇显孤陋寡闻的我,才知道我们敬爱的院长,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范老,但也是只闻其名而已。

  今年四月间,李彬老师主持的一门课程请范老给同学们讲一讲新闻文化(顺便说一句,后来发现范老亲自准备了非常详细、长达数十页的提纲!完全是手写的!)。不巧因为李老师要在外面开会,届时无法亲自出面陪同,遂让助教同学通知我,方便的话,可否代为出面陪同。于是才有了我和范老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并得识其人。

  当天的课程也很精彩!同乡们都亲切地喊他范爷爷!甚至就在他要进入教室门口的一刹那,还有一位路过的外系女同学,一下子认出了范老,并快步走上前来,亲切地喊他范爷爷,还就学业等聊了几句!!

  后来在写给李彬老师的一封信中,我谈到一点感慨:范老本身就是一本非常丰富的当代中国新闻史。可惜,现在随着范老的远去,那段历史中的许多东西也被永远地带走了。而范老这本书也已经合上了!但我相信,总还得有人继续写下去!这,也正是我们这些后来者的责任吧!

  范老走好!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后 刘宪阁

  哀哉吾师   清华园中长风千古 当记谁曾作范

  悲兮同侪   宏盟楼里遗训永续 自知何敬为宜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后 来向武

  非常难过,沉痛哀悼!

  之前已收到同学的短信,只是不肯相信。曾经做过一任范院长的助教,范老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会永远记得范老的教诲。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后 曹书乐

  突然接到了范敬宜院长的噩耗。再三表示哀悼。谨向家属表示慰问。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韩国留学生 朴由敬

  述人之事,继人之志。逝者已去,生者永怀。

  范爷爷,三个月前我们还在给您做80大寿纪念光盘。

——新博08 梁君健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老人会走的这么早,走得这么突然。对这个老人,你无法不爱他。

  新闻学院的人,习惯也喜欢称呼他一声爷爷。他也喜欢我们称呼他为范爷爷。

  今年春天的某一天。跟他吃完饭,送爷爷回学院。经过大礼堂前的草坪,经过学院前的小路,他略微蹒跚,给我讲他眼中的清华人、新闻人。那种记忆再也不会有了。

  走上楼,他在自己办公室里转了一圈。肖老师和我要留下陪他等司机,他说:你们不用陪我,等下他们就来接我了,不用麻烦了,都去忙吧。那是我最后一次见范爷爷。他跟我说的话是都去忙吧,不用麻烦。

  范爷爷一路走好。

——新硕08 袁丽萍

  今年7月的一个上午,我收到了导师李彬教授发来的短信:给范院长回电。电话打过去之后,才知道是关于我的论文——《农村的奋斗》(以新闻作品代替论文)。

  范院长在电话那头说,“我从头到尾、一字一句地看完了你的开题报告,很激动,也很感动。你写的话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问题,意义很重大。”他转而问我,“你写完了吗,我能不能看看你写的东西?”我说还没有,现在只是开题,接下来就是采写工作,完成全稿要等到明年4月。他又鼓励我说,你好好写,并给我讲了李强师兄当年写作《乡村八记》的经过和温总理给他的回信。他问到我有什么困难。我说,在写法上有困难,不知道怎么去写这些农民的故事。他说,“朴实点就好”,并简单讲了自己当年在农村生活和采访的经历。最后他给我留了他家里的电话,让我有困难时随时打给他。

  这件事一直存在我的脑海里。我有两点感受:范院长是一位大家,却对我这样一份报告如此重视,如此鼓励,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温暖和可亲,真的就像我们称呼他的那样——“范爷爷”。第二点,也是我最难受的,我总感觉自己进度太慢,没有兑现自己与范爷爷之间的“约定”。                            

——新硕08 曾维康

  做一个像范爷爷一样的新闻人,不当逃兵。

——沈茜蓉

  今天范爷爷走了,差不多一个月前在报社看到社内生活,云山和吴总9月中去北京人民医院看望他老人家,才知道年近八旬的老人已卧病很久。来到清新一年有余,只是去年开学典礼和今年春天见过范爷爷两次,后一次在院馆保安扶着他上楼,老人慈祥得笑着和周围的人说话,很温暖。

  前天在资料室很偶然的翻开了《总编辑手记》,我能感觉到一位报人的严谨和责任,在报社实习了3个半月,对这张范爷爷曾经倾注心血力推改革力求变化的报纸有了最直接的了解,如同的中国的新闻业一样,如今已经24版的人民日报也在探索和前行。

  从网上找到了南周之前对范爷爷的报道,我想这更多是一家媒体和一位老报人一起的思考,历史的中国,现实的中国,未来的中国,不管风雨如晦,不论改革之艰,我们一如既往,前行在路上,带着范爷爷的教诲,做勇敢的新闻人!!! 

——新硕09 商旸

  傍晚接到消息:范爷爷于今天去世。真的不太敢相信,只因为这几天的悲剧实在太多,这其中的悲痛每一个清华的新闻人体会得尤其深刻。

  范爷爷,我们都是这么叫他的。他是一位在开学典礼上说“你们是茁壮成长的树苗”的老人,是一位身体刚刚好点就来参加我们的毕业典礼,还在典礼上和胡显章老师一起为我们唱歌的老人,是几十年前用一篇新闻报道影响中国经济改革方向的老人,是敢于说出“如果有来世,我还做记者”的老人。《人民日报》前总编,清华新闻学院院长……这些头衔似乎太耀眼,而在我们心中,他就是一位老爷爷,一位即使身体不好仍然抓住每一次机会跟我们见面,给我们上课,给我们指导的老师、前辈。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硕士研究生 税晓霖

  范院长对我影响最大的一句话是:年轻人,眼光不要局限在44万平方米的天安门广场上,而要把眼光放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

——新闻7 陈宇轩

  人们缅怀第一任院长,他亲身诠释了一个新闻工作者的价值。

——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生 杨默

  今晚回来,惊闻范爷爷去世。当下惊悲不已。对范爷爷,也谈不上太深的感情,除了新生入学后的一场讲座一堂课,就再没见过他老人家了。前些日子收拾书,还把他送我们的《范敬宜文集》扔到箱子里,冷落它。可是在听到消息的一刹那,我还是有人天共悲之感。他善良温和的笑容,缓慢的讲话,像电影里的特效一样浮现出来。他的那些大风大浪的经历,各种头衔,对于我毫无意义。我只是疼惜,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让我感怀不已的老人,就突然去了。我未和他有太深接触,但就是觉得他是个好的人。

——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 孔令钰

  三堂课,两本文集,给我留下的不只是记忆和书本,更有值得一生品味的哲理。“如有来生,还做记者!”

——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 曹泽熙

  没有机会上您讲的课,连见面也就是寥寥几次,但您确是学院永远的精神。

——新闻与传播学院本科生 陈之琰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11-1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