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坚持,只为心中的信念

——记96岁的新党员白颖仁

●新闻中心记者 陈卓琬

  白颖仁 1914年2月生于通县一个普通教师家庭。1928年8月至1937年7月就读于通县女子师范学校。1934年8月至1946年7月先后任教于通县县立完小、通县女师附小、北京私立孔德学校和通县县立第一小学。1946年12月至1953年9月在清华大学成志小学任教,1953年10月至1972年2月在清华大学艺术教育中心任职员,1972年退休,1985年被批准为离休。2008年12月21日正式递交入党申请书。2010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虽然年纪大了,走得慢了,却从未停止过追随党的脚步……”说起党,说起入党,96岁的白颖仁言谈间流露出无限的向往、笃信和崇敬。

  1914年2月,白颖仁出生在通县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96岁零8个月高龄的她经历过社会的变迁、体味过生活的酸甜苦辣,如今,当生活渐入平静,她又迈出了人生跨越性的一大步——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就是这一步,她足足走了半个多世纪……上世纪30年代,白颖仁从通县女子师范学校毕业。是时的通县属日本沦陷区,初入社会的她因为“不买日本人的帐”,丢了来之不易的工作,无奈之下,几经辗转,先后到多所小学任教。1946年抗战胜利后,她到清华大学成志小学任教。解放后,她于1953年10月调入清华大学音乐室(现艺术教育中心),任职员。

  上世纪50年代,步入不惑之年的白颖仁保持着对国内国际局势的密切关注,看得越多,她心里就越清楚: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和中国人民走向最后的胜利。于是,她萌发了一个念头:如果能成为一名中共党员,就可以更好地为国家工作、为祖国作贡献。

  白颖仁至今仍记得自己1958年申请入党时忐忑不安的心情:“那时我只想着入了党就可以为国家做更多事情,没考虑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当时,白颖仁的入党申请并未得到批复。出于对自身不足的清醒认识,她没有催促、没有质疑、没有埋怨,只是埋头努力,对于组织的安排欣然服从。

  1968年,白颖仁前往江西劳动。那时的她跟随丈夫,带着妈妈,大冬天在猪肚子下取过暖。因为路滑,常被同伴们用绳子拴在腰上走路。为了给妈妈倒尿壶,连盆带屎泼过一身……无论是冷到失去知觉,还是苦到无法言语,白颖仁从来都有一套自己的“精神胜利法”。现在回想起来,她淡淡地说道,人只要有信念,就能撑得住,而她口中的“信念”,就是那未被批复的入党申请,她相信当时所做的一切都在表明自己对党的忠诚。

  1971年,白颖仁回到北京,继续任职于清华大学音乐室。她每天的主要工作是在钢板上刻五线谱,好几个社团的乐谱,数量之多,往往让她忙得“抬不起头来”。而工作还远不止这些,印制乐谱、管理书籍和唱片、会计、文书……“轮岗”般的工作任务常常让白颖仁自顾不暇,她却至今感念那份难得的工作。

  1972年,白颖仁正式退休,顿时少了心灵的寄托。心里空落落的白颖仁决 定 重 拾 自 小 的 爱好———书法。她学书法、练书法、教书法,为自己打开了新的天地。在她看来,研习书法技艺是“提升自我”;将技艺传授给校内外师生,对友人们“请字”从不拒绝,是“与人交流”;在清华和美国休斯敦举办个人作品展,是“将中华文化奇葩传播出去”。

  正是这样,退休后的白颖仁从未“与世隔绝”,她卧室的小桌上每天都摆着一份《参考消息》、一个印有中国共产党党徽的笔记本和一副厚厚的老花镜,她总是边读边记,边记边思考……有一次,她想起了行医数十载的丈夫,于是不顾年迈力衰,花费数日将丈夫沈刚如中医生前的医案和药方整理成册,悉数捐赠给我校档案馆。医者行善,夫妇相随。

  白颖仁就这样忙里忙外,能做就绝不闲着,“做的”比“能做的”更多,而对于学校给予的一切则“能不要就不要”,对他人“能不麻烦就不麻烦”。多年前,学校曾给白颖仁发放了一张困难补助表,以白颖仁当时的工资水平,只需申请,理应能获得一定数额的生活补助。岂料老人却在申请表上写下了:“困难自己解决,我不申请!”相关负责人员看后有感慨也有无奈:“这个执拗的老太太!”

  说到坚持和执拗,自递交第一份入党申请书以来,白颖仁从未放弃过入党的念头。她尽己所能,几十年如一日,将苦难当作磨炼,将清贫当作常乐,将奉献当成习惯……2008年,94岁的白颖仁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再次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就在这一年,四川汶川突发地震,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也同样牵动着白颖仁的心。她从自己本就不多的退休金中拿出200元,亲手放进了赈灾捐款箱,并表示:“杯水车薪捐给灾区,以尽微薄之力。”

  今年中秋前后,学校艺术教育中心相关负责人来到白颖仁家中,郑重地告诉老人:“您入党的事请组织上近期就要开会讨论了。”为了这句话,白颖仁足足等了50多年。终于等到了,她却一如往昔般淡定,只因积淀多年的渴望与期盼远非言语所能表达。

  为了写好个人汇报材料,当时正在医院休养的白颖仁主动提出要提前出院回家。于是,就在那间不算宽敞的卧室里,她坐着软椅,伏在半人高的小桌上,一笔一画、一字一句,书写着自己从解放前至今的个人经历和对党的认识。三个多小时过去了,一份2000余字的个人材料终于完成,只是,老人的手麻了,脚也“肿成了小包子”。

  2010年9月,白颖仁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多年的夙愿终于达成,这位96岁的新党员郑重地说:“我现在只有两个愿望:一是尽可能地延长寿命;二是好好利用每一天,为党多做些事情。”

  为了“延长寿命”,白颖仁关注饮食、勤于锻炼;为了“好好利用每一天,多为党做些事情”,她虚心向晚辈们学习,学习新思想、学习新技术、学习新形势,从科学发展观、G20峰会,到电脑手机的使用,都是这位九旬老人的“必修课”。为了学会拼音输入法,她特地找来标注有拼音的《唐诗宋词》,逐字逐句练习输入。如今的她,已学会用电脑收发邮件、用手机收发短信,只要稍有空闲,便会给远在国外的孩子们发电邮,孩子们每天定时发来的问候短信则是老人最大的欣慰。

  每每面对他人的惊讶和不解,白颖仁总是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摆脱了贫困苦难的旧生活,步入了高速发展的信息时代。我虽然年纪大了,却也不甘心落后于形势,我要力争用蹒跚的步伐追随时代的脚步,为党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11-0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