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汇聚青春的“生命之水”

——纪念清华师生援建密云水库50周年

●记者 吕露英

1958年师生深入密云水库现场调查

1959年毛主席视察密云水库(右一为张光斗)

1960年同学整装出发到密云工地

1960年水4同学在野外实地测量

加固后的白河主坝

  1960年9月1日建成的密云水库,今年迎来了她的50岁生日。素有“燕山明珠”之称的密云水库是首都北京最重要的地表饮用水源地,多年来,密云水库供水量占据了北京城市居民生活用水的60%,所谓“每喝三杯水,两杯密云来”。而对清华师生来说,这座水库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她是当年在蒋南翔校长的大力倡导下,由水利系等系的教师带领学生“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的成果之一,更是清华师生心目中一座创新教育理念、凝聚学校文化的丰碑。  

  “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

    “当年我跟随张光斗先生选址踏勘时,山上光秃秃的,还有野狼出没。”50年后的今天,曾参与密云水库建设的赵敬亭教授站在甲板上,望着满目青山绿水,不由感慨万千。

  1958年,为了彻底根治潮白河水患,同时解决北京市用水问题,周恩来总理将密云水库的设计工作交给了清华。我校以张光斗教授为设计总负责人组成了设计组,水利系举全系之力调动师生投入密云水库的工作中,电机系、建筑系和土木系的一些师生参与协助。学生以1958年水利系毕业班(“水8班”)为骨干,先以他们的毕业设计作为密云水库潮河部分的初步设计。

  原副校长张思敬回忆道,当时“水8”、“水9”的师生浩浩荡荡开进密云水库,驻扎在工地上,其他低年级学生也轮流参加水库的施工劳动,水利1958~1964届的毕业生几乎全部参加了密云水库的设计建设工作。原校党委书记、时任校团委副书记方惠坚当时分管毕业生工作,他到水利系座谈时,同学们自豪地对他说:“我们是 ‘真刀真枪’地在做毕业设计!”蒋南翔校长得知此事后,决定召开全校毕业生大会,专门讲“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正是从那时起,清华各院系都掀起了将毕业设计同生产实际相结合的热潮。

  蒋南翔校长强调理论联系实际,注重培养学生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的本领。蒋南翔曾说,即使你满腹经纶,但如果不能用来解决实际问题,“只是个两脚图书馆”。而在当年,让学生“真刀真枪”地去做毕业设计,实际上突破了很大的阻力——当时苏联专家认为,像密云水库、历史博物馆这样浩大的工程,学生是不可能完成的。然而,蒋南翔却以自己的远见卓识让这些 “不可能”真真切切地变成了现实。1958年8月24日,周总理专程到清华参观毕业设计展览,“水8”关于密云水库潮河部分的毕业设计被放在了展览的首要位置。周总理看后非常高兴,与“水8”毕业生谈话,赞扬师生的成绩,并把密云水库白河部分的设计任务也一起交给了清华师生。

  1959年9月9日,密云水库成功拦洪后,毛泽东主席坐火车来到密云水库。在听取张光斗等专家的汇报后,他称赞密云水库设计体现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能理论联系实际,又能向工农学习,真正提高了教育质量,提高了教师水平,方向正确,要坚持下去,是高等工程教育的好经验。

  在与原水电部北京勘测设计院的密切合作下,密云水库于1958年9月1日开工,1959年9月1日顺利拦洪,1960年9月1日建成并投入运营,实现了“一年拦洪、两年建成”的水利奇迹。而“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的理念和实践,也开创了中国大学生把毕业设计同实践相结合的先河。正如水利部副部长刘宁在密云水库建成50周年座谈会上所说:“清华大学在密云水库建设中积累提炼的真刀真枪进行毕业设计的教学经验,成为高校实践教学的典范和特色。”

  如火如荼洒建设豪情

    这是1959年密云水库建设工地上的普通一天,也是所有参加过当年建设工作的师生记忆深处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广播里播放着河北梆子 《穆桂英挂帅》,声乐激昂。20万农民挑着泥土担子,推着小推车在工地上来来回回,干劲十足。就算是夜晚,整个工地也灯火通明,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驻扎在工地上的一年甚至几年中,师生们都把休息时间压缩到最短,实在困得不行了才躺一会儿,然后起来接着干活。除了几位年长教授住在工棚里,所有年轻师生全都住在半地下的土窖里,即在地上挖个坑,上面做一道矮围墙,盖上席子,搭上通铺就是宿舍。1959年和1960年,国家进入困难时期,师生每人每月粮食定量不足30斤,几乎没有什么副食供应,大家都得在半饥饿状态下完成许多重体力劳动,甚至开夜车。冬天干活时尤其艰苦,要是穿着棉衣棉裤干活儿,一会儿衣服就湿透了,硬邦邦地贴在身上。所以到后来,大家就干脆边干活儿边脱衣服,脱到后来只剩一件背心。

  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所有清华师生情绪高涨,兢兢业业地做好每一件工作,努力克服工程设计及施工中的一道道难题,在各方面的积极协助和配合下,创造性地完成了这一艰巨任务。当时在坝上还兴起 “三个土坝王”的雅号,指的是王清友、王可钦、王君连三位在土坝设计上都能独当一面的清华水利系教师。

  水利系张楚汉院士把清华师生在密云水库建设中的创新概括为三点:一是大胆采用了薄斜墙土坝,如此薄的斜墙土坝在当时国内尚属首创;二是混凝土防渗墙的建造,在国内也是一个很大的创新;三是坝下廊道导流。其中,混凝土防渗墙的建造颇费周折。当时,我国水利代表团到法国参观,看到法国有这种混凝土防渗墙,但对方不肯提供任何资料。清华师生就在工地现场摸索,成功建造了50米深的混凝土防渗墙,并在此基础上将圆孔开挖发展成槽孔开挖,加快了施工进度。这是中国第一个深基础的防渗设备,保证了密云水库的防渗效果。

  永葆青春的“密云精神”

  作为华北地区最大的水库,密云水库从根本上消除了威胁北京的潮白河水害,同时担负着供应北京及周边地区工农业用水和生活用水的重要任务。直至今日,密云水库仍然是首都北京的“生命之水”。

  从密云水库开工至今,一代代水利系师生全面参与了水库规划、设计、施工及抗震加固工作,主持了水库第一次全面安全检查,为水库多次增建、扩建、改建、加固以及水库的调度运行等工作付出了辛勤劳动,几十年如一日,始终关心着密云水库的每一个角落。密云水库延续着保障北京汛期安全,保持水土涵养,保证北京居民三分之二生活用水的水利奇迹﹑生态奇迹和民生奇迹。

  密云水库在1960年基本建成后,张光斗嘱托几位教师继续留在工地,把所有设计重新核对一遍,凡有不妥之处,一定要采取适当措施不留后患。问题找到并提出补救措施后,张光斗仔细考虑这些情况与措施,确定哪些确有问题,需要补救,然后向工地指挥部及上级报告。由此先后对十来项工作进行了修正,消除了隐患,保证了水库安全正常的运行。

  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密云水库,白河大坝斜墙上游砂砾料保护层发生滑坡。水利系部分师生从全国各地日夜兼程返回密云,研究滑坡原因,消除了这部分隐患。

  1993年,密云水库水位达到154.0米高程,是建成之后从未有过的高水位,水库全面受到考验。包括张光斗在内的许多“老密云”都到水库去查看情况,王树人、王清友、谷兆祺三人上书北京市领导,建议按规程对密云水库进行一次全面的安全检查。北京市拨专款进行这项工作后,水利系组织了30多名当年参加过密云水库设计施工的教师,带领几十名年轻师生,从水文、地质、环境到各个建筑物,从设计原始条件、计算书、图纸到竣工记录、观测成果,一项项仔细查对,写出专题研究报告70余份。经张光斗同意、水利局领导批准,对于在新的运行条件下有可能产生隐患的部位都做了加固设计并付诸施工,使密云水库各建筑物抗震能力得到很大提高。

  2009年,这座凝结着清华人心血和智慧的水库同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等一起,被评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经典暨精品工程”。

  在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的同时,密云水库也为清华留下了丰厚的精神遗产。密云水库是水利建设史上的奇迹,在教育史上也史无前例。50年来,艰苦奋斗、坚忍不拔、崇尚科学、敢于创新的“密云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清华人。密云水库建设过程中培养出的清华水利学子,毕业后充实到祖国各地的水利事业第一线,在新中国的各项水利成就中作出了积极而突出的贡献。而在水利系的教学中,也一直秉持着以“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为重要内容的实践教育理念,让学生在一线实践中更好地学习成长。

  1958年6月周恩来在密云水库勘定坝址时,曾对张光斗说过这么一番话:“我们一定要有敢于赶超国外先进技术水平的思想。他们有的,我们要有;他们没有的,我们也要有;我们今天没有,明天就要有。”清华师生将这份嘱托和期望铭记在心。在密云,他们做到了,在将来,他们也一定还能做到。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09-1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