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郑用熙:32所希望小学的郑爷爷

●实习记者 吕露英

郑用熙(中)带领校友访问清华希望小学

2008年关英(二排右二)访问希望小学

  在既当客厅又当饭厅的房间里,一大堆药盒躺在饭桌上,桌边配的是简易折叠椅,使用多年后的斑痕清晰可见。一台老式电风扇立在墙角。

  83岁高龄的郑用熙教授坐在自家的旧木椅上,头发花白,因为腰椎弯曲不得不佝偻着。“他腰椎疼得厉害,走不了长路,现在只能拄着拐杖慢慢地在院里走一圈。”郑用熙的老伴关英疼惜地说。关英今年2月份刚做过一次大手术,现在还在接受化疗。

 

  在这个老旧的房间里,郑用熙夫妇开始了长达16年的捐资助教事业。16年来,从花甲到古稀到年入耄耋,他们捐助教育的心始终没有改变。

  雪中送炭16年

  1989年10月,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成立,“希望工程”正式启动。得知这个消息后,郑用熙觉得 “很亏欠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因为他刚刚把40年积攒下来的1万元捐献给了母校浙江台州中学,“对于台州中学来说,这1万元只是锦上添花,但是如果把这笔钱拿去捐助希望工程,那是雪中送炭”。

  于是,16年前的一天,近20位西南联大校友(关英为西南联大校友)聚集在郑用熙、关英夫妇家里,商讨以母校的名义捐建希望小学。按照青基会当时的标准,20万元才能捐建一所希望小学,这对于那时的他们无异于天文数字。最后夫妇俩心一横,决定 “就是拼着老脸到企业里去化缘”,也要把希望小学建起来。

  他们就这样走上了捐助贫困地区教育的长路。第一轮发动校友捐建希望小学时,在不到100天的时间里,他们收到70多万元捐款。“可以捐建3所希望小学了!”郑用熙高兴地说。同时,这位原清华大学化学分析中心主任、1950届清华化学系校友开始发动清华1950~1952三届校友参与进来。

  从 1995年到 2010年,他们共募集到777万余元,捐建了32所希望小学 (包括新疆和汶川地震震区建校,1998年洪灾时捐建9个帐篷希望小学,向云南省妇联捐春蕾女童计划11万元,向各地希望小学捐希望书库40余套等)。郑用熙夫妇还亲自走访了32所希望小学中的25所,了解捐款使用情况和学校的教学情况,还从退休工资里节省出钱来,给学生们送去文具、图书和生活补助。他们还在这些小学设置了奖教、奖学金,每年为各希望小学的优秀师生颁发奖励,激励他们认真教学、努力学习。

  让“麻后生”获得平等入学机会

  在32所希望小学的捐助和后续支持工作中,郑用熙夫妇投入最多、也最感欣慰的是云南凤庆县马海德希望小学及其配套的 “麻后助”(麻风病人后代专项助学基金)。

  云南凤庆有一个叫藤蔑河小组的 “麻风村”,村里小孩上学很成问题。郑用熙了解到,该村200多人口中有70余人是已痊愈、但有后遗症的麻风病患者,其余100多人都是麻风病患者的后代,是健康人群。由于人们长久以来的偏见,虽然村里已经没有麻风病,但周围的人们还是对该村惧而远之。村里有一个教学点,但水平很差,孩子们通常上了3年学,却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到1998年,教学点几乎停办。郑用熙得知这些情况后十分痛心,决心要让“麻后生”们受到更好的教育。

  郑用熙同当地县、乡、村、学校各方面协商,请求把马海德希望小学的地址定在云南临沧凤庆县松林村中心小学,这里距“麻风村”最近。松林小学校长同意接收“麻后生”入学,但“麻后生”的家庭条件无法支撑其读完小学。郑用熙又张罗着对 “麻后生”进行一对一资助,以使他们完成学业。

  回到北京后,夫妇俩发动自己的晚辈、兄弟姐妹一对一地资助 “麻后生”。“我们对晚辈说,你们一帮一,一定帮一个孩子,这就算是你们孝敬我们俩,以后来看我们,什么东西都不要带了。”郑用熙夫妇笑着回忆当时的情形。

  夫妇俩的外孙女小爽幼儿园毕业时,父母为她举行了聚会,小爽把收到的红包全部捐助给一位“麻后生”。“从6岁到现在11岁,几年来,她都把压岁钱攒下来捐给那个学生。”郑用熙夫妇说,“她还觉得不够,又开始收集汽水瓶、奶袋等去废品站卖。”

  郑用熙帮助 “麻后生”的事很快传开,很多校友、海外华侨纷纷表示愿意资助“麻后生”完成学业。

  2000年,马海德希望小学建成,首届6名“麻后生”入读,到2010年已有10届共74个 “麻后生”入读。其中一位学生去年以555分的成绩考入云南大学。郑用熙对这位学生的分数、考取的专业都记得非常清楚,“至少在临沧地区,这是第一个从麻风病人后代中走出来的大学生”。

  郑用熙夫妇不仅把这所希望小学建起来了,还一直关注着孩子们的升学和成长。2003年开始,希望小学的“麻后生”陆续毕业了,夫妇俩非常着急孩子们的升学问题。“我们俩不断地写信,上至教育部,再到媒体,写了几十封信。最后,云南省教育厅让一个中学接收他们,这样我们就打开了‘麻后生’升初中的道路。”

  一位从马海德希望小学毕业后升入中学的学生在给郑用熙的信中这样写道:“郑爷爷,我们大家都不会让您失望的。是您为我们搭起这座能与众人平等、能有机会学习的桥梁,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感激您,感激您对我们所做的一切。”

  “我们受到的教育比付出的要多”

  “其实我们自己并没有做什么”,郑用熙一再强调,“很多校友、热心人才真的让我们感动”。郑用熙回忆说,1995年刚刚发起募捐时,有一位生活坎坷、本身过得非常艰难的校友专门写信来说:“我实在一下拿不出多少钱,能不能每个月捐10块?”清华水利系一位教授除了自己资助外,还发动水利系师生为清华希望小学的老师们教授电脑知识。后来清华希望小学成功开设电脑课程,这在河北省的小学中还是第一个。有一位美籍华人,从小生活艰苦,他深感知识的重要,也时刻惦念着祖国的贫苦儿童。在这十几年中他捐建了12所希望小学。他去世后,他的女儿把遗产捐献出来,又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这些我们遇到的人和事都感动和激励着我们。在这十几年中,我们受到的教育比付出的要多。”郑用熙说。

  是什么力量激励着众多的郑用熙、关英们付出如此多的精力和金钱,甚至全心全意投身于捐资助教?从郑用熙夫妇为希望小学编辑的 《希望小学通讯》中,我们或许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我们这一代人是在苦难中成长的,一种忧国忧民的传统、民族自尊的信念使我们有着光复国土的决心。国土已然光复,但振兴中华还任重道远。我们老矣,这个重任就落在你们身上了。我们捐献,不仅是稍稍改善你们的学习环境,更重要的是献出了我们对你们的期望。”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05-3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