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清华女兵自述两年军营日子

《中国青年报》2009-12-4

  (编者按)贾娜2005年考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7年,正在读大三的她入伍当了一名义务兵。2009年11月23日,她服役结束。告别军旗的贾娜留下了以下这篇文字,标题为编辑所加。

清华园中的贾娜

  两年前,我和大多数清华女生一样,每天奔波于教学楼和图书馆之间。喜欢漂亮的衣服和时尚的装扮,同时丝毫不放松专业知识的学习。我的梦想是做一名杨澜、柴静那样美丽大方又秀外惠中的才女记者。

  但命运的车轮没有按照预定的轨道前进。有一天骑车经过校园主干道,我看到红色横幅上有几个醒目的大字——2007年大学生应征入伍报名通知。只是一刹那,我告诉自己:“贾娜,也许你可以去试试。”

  为什么

  报名、体检、政审,一切都忙完后,我才将当兵的消息通知给亲朋好友。意料之中,很快我的手机就被打爆。无一例外,抛过来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为什么要去当兵?”

  家乡的朋友认为我是为了钱。因为我出生在农村,8年前父亲去世,母亲一人抚养我们兄妹3人,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奶奶,经济非常拮据。入伍后北京市政府每年会有1万元的补助,所以不少人理所当然地推断我是迫于经济压力才不得不选择入伍。

  但有一些情况他们并不了解。因为我是山西省永济市13年内唯一考上清华的大学生,家乡某企业董事长已承诺负担我大学4年的学费,而且我从大一开始就利用周末和假期做各种兼职,月收入在千元以上。除了必要的生活开销,偶尔还能帮家里减轻一些压力。

  也有人怀疑我是因为成绩太差,为了保研才入伍,但当时已读大三的我正好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并兼任3门专业课的课代表。最主要的是,学校没有任何政策写明入伍就可保研。

  当兵的消息一经传出,“清华第一女兵”的称号就扣在了我的头上。校内外多家媒体要求预约时间采访,各类网络消息更是铺天盖地。因此,有人开玩笑问我:“你该不会是为了出名吧?”面对这样的问题,我只能苦笑。没有告诉他的是,我拒绝了所有个人名义的采访,只是简单回答了学校联系的新华社记者的几个问题。

  进入新兵连不久,网上开始盛传一句话——“清华女生当兵原是为减肥”。因为此说法更具娱乐性,所以传播的速度也最快。后来我给家里打电话,哥哥很生气地说:“你用女孩子最美好的两年时光来当兵,为了减肥值吗?”闻此我真是哭笑不得。

  既然以上说法都不成立,大家不禁要问,那你到底为什么来当兵?不可能没有理由。说实话,没有为什么!当时的我仅仅出于年轻人的猎奇心理,想去体验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而已。

  后悔了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个军人梦。同样,不了解军营的我,想象中的军旅生涯也是既艰苦又有趣,既激烈又神圣。夏天,骄阳似火,我们大汗淋漓地进行各项高难度的体能训练。冬天,寒风凛冽,大雪弥漫中仍旧有我们傲然屹立的身姿。三个月新兵连结束后,部队会考虑我的新闻特长,把我分配到某个宣传部门做个小记者。这样就有机会去孤山野岛和远海高空,生活一定是新鲜刺激又充满乐趣的。这是入伍前同学们为我勾画的军旅蓝图。

  但很快,美梦就破灭了。入伍第一天,心爱的披肩长发被班长一刀剪成了齐耳短发。第二天一大早,我因被子叠得不好受到批评。接下来的每天都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叠被子、打扫卫生、训练队列,做任何事情都要向班长打报告。每周写一封信,打5分钟电话,吃一次零食,同年兵之间平时不允许说笑聊天,而且经常听到诸如“大学生了不起吗”之类的话。虽然早已做好了身体上吃苦的准备,可心理上的压抑却是真正的始料未及。

  因为从小成绩优异,我一直是家里的宝贝,老师的宠儿,犯了错误别人也都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哪经历过这些,心里自然难以接受。

  但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我每次打电话还是会调整好心态,说些“一切都很好,不用担心”等安慰的话,一挂上话筒就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军队不同情弱者。班长的口头禅就是“哭有啥用!部队里最不值钱的就是眼泪!”我只好继续忍着,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哭,又不敢发出声音。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早点退伍,早点离开部队这个“鬼”地方。

  初入军营,我想我是有点后悔了。

  许三多

  三个月新兵连生活结束后,我被分配到海军东海舰队航空兵某通信站学习报务专业。这和我想进入宣传部门的初衷相去甚远,于是更加心灰意冷。就在这时,同学给我寄来几本书,其中一本是《士兵突击》。收到书后,刚看完第一章,我就被许三多这个人物形象深深吸引住了。接下来的一天做什么事情都是心猿意马,一心只想着书中情节。终于听到熄灯哨,赶紧钻到被窝里看书,一口气读完全书时已经是凌晨四点。

  安静的宿舍里可以听到战友们均匀的呼吸,偶尔夹杂有打鼾声,但此时的我却异常的清醒和兴奋。许三多,他似乎就站在我面前。他的坚韧,他的隐忍和单纯都深深地震撼了我。联想到我入伍以来的生活,第一次意识到也许问题不在于部队这个环境,自己的态度才是最关键的。三个月,除了抱怨和抵触,我还做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我来部队又是为了什么?

  是的,既然来了,就不能虚度两年时光。与其消极颓废,无奈地品尝失败的苦涩,何不尝试着转变态度,积极适应部队的生活。

  媒体的关注、清华的光环造成的压力,再加上骨子里天生的好胜心,都促使我打起精神,转变心态,重新投入到部队生活之中。

贾娜(左)初学习操作车载通讯设备时很紧张(王朝武 摄)

  首先是学习业务。报务员第一步是定位,经常一坐就六七个小时,每次练习结束,双腿麻木、腰酸背痛是唯一的感觉。因此有些战友支持不住,经常趁班长不注意,将手搭在键盘上休息,但我从没偷过一次懒。后来练习击键,为了培养手感,班长说击键一定要重。很快我的十个手指全被击破,键盘上滴满了血自己却毫无知觉。再后来练习五笔打字,为了熟悉字母键分工,晚上熄灯后我会打着手电筒钻在被窝里摸键盘,好几次不知不觉就抱着键盘睡着了。课后练习五笔拆字,班长规定一天拆一页共80字左右,我一般都要拆两页以上。

  立功了

  不管怎样,业务学习毕竟是单纯的个人行为,我只要把在清华学习的精神搬过来即可。对于我,最难的还是过生活关。

  刚来时,连里新老兵都有意避着我,同年兵也不大愿意和我聊天儿。我知道大家是把我当作“异类”了。但我不能对着所有人大喊:“我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我想和每个人成为好朋友。”要想改变这种处境,我必须“先下手为强”。因此,打扫卫生时,刷厕所的活一般都被我抢先占用。帮厨时,什么活大家都不愿干我就上。

  我们全连只有二楼洗手间有一个热水器,而大家都住在四楼。冬天天气很冷,就只能用热水瓶打了热水提到四楼洗漱用。于是我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把全连的热水打好。五点半以后当战友们陆续起床时,已经可以看到四楼走廊里摆放整齐的50多个热水瓶。而且平时有战友需要帮忙我都是有求必应,不久就被冠以“大妈”的称号,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干活”著称。

  时间长了,大家对我的为人有了了解,不少人主动找我聊天儿,说以前觉得大学生心高气傲,不好接近,没想到生活中的我却“像大姐姐一样善解人意”。与此同时,我在业务上的优势也日益显露。很快就在一次集中考核中脱颖而出,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第一个达到新兵跟班的要求。跟班后又再接再厉,第一批考出工作代号,并可独立担负值班。年终评比,因为各方面表现突出,我荣立三等功,是中队有史以来第一个荣立三等功的义务兵。

  带兵了

  都说部队里只有新兵最辛苦,到了第二年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当老兵”。但对于我,如果说第一年是在储存能量,第二年才算得上真正的释放和起飞。

  今年3月,14名新同志被分配到我们通信站。按照连队惯例,初学业务都要集中训练两个月。因为这两个月是打基础和适应连队生活最重要的时期,所以历来领导都会选择经验丰富、业务突出的第五年兵当集训班班长。考虑到我的文化水平和平时的为人处事能力,领导决定让我作为副班长来带今年的集训班。而我也有幸成为连队历史上第一个带集训班的义务兵。

戴着三等功奖章的贾娜在呼号通联(王朝武 摄)

  为了做好传帮带,结合自己新兵训练时的切身体会,我着重做了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在业务学习上,相比较方法和技巧,我更强调正确的态度和理念。提倡培养她们严谨认真的学习态度和主动奉献的工作理念,唯有如此才能形成持久的热情和动力,方法和技巧却是依靠重复性的训练即可掌握,所以工作中我对她们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有新兵说“贾班长生活中是只温柔的猫,工作中就变成了凶狠的老虎”。

  第二,生活中,我提倡与人相处一定要宽容大度。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个女兵连50多个女孩子,生活中难免有嗑嗑拌拌闹别扭的时候,但只要有一颗宽容大度的心,遇到问题时站在对方角度考虑,想动怒时告诉自己先冷静5分钟,就能起到“化干戈为玉帛”的效果。因为初入军营,各方面有待适应,又要学习新的专业,新兵普遍压力较大。为此,我提出“好事减压法”,建议每人每天帮同年兵做一件好事,便可从中获得巨大的快乐和满足。第二天,就有一名新同志找到我,兴奋地说:“班长,谢谢你!”摸不着头脑的我很奇怪,她继续笑着说:“班长,我刚刚把所有同年兵的迷彩鞋晾到楼底去了,现在我感觉很开心。”慢慢的,更多的新同志向我表达她们做好事后的愉悦心情。

  第三,针对敏感的新老兵观念问题,我不赞成完全的平等更不同意绝对的等级,而是强调平等基础上的尊重。新同志尊重老同志,但这尊重绝不是巴结和讨好,而是尊敬与照顾。

  作为班长,打扫卫生、帮厨、打水等我都和大家一起干,休息时和她们围坐在一起讲笑话、聊天儿。为此有些老班长私底下不无担心:“这样带兵她们怎么会怕你?那还管得住吗?”我说:“带兵不是管兵,更不是让兵怕我,只要她们服我就够了。”

  两个月集训班结束考试,14人成绩全部合格,而且平均速度比去年同期提高了7~8组。班长们也惊讶:“原来这样也能带好兵!”并将此归结为“贾娜快乐训兵法”。

  助人乐

  集训班结束后,我回台位值班,开始每天的上下班生活。我发现身边的班长们为了打发时间,闲暇时间几乎都用来绣十字绣。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我们上班时都是坐着,这倒好,下班后又一坐几个小时。所以不少战友年纪轻轻就得了颈椎病。我想,也许可以鼓励大家干点别的。

  于是,我去阅览室借了几本名著和励志类书籍,然后在聊天儿时给她们讲其中的故事,尽量将内容描述得精彩纷呈、趣味横生。不出意料,听完故事大家都抢着问“你从哪里看到的啊”,我就将书名道出。遇到有借书意向的立马顺水推舟地搬出“阅览室”三个字。此后,无人问津的阅览室变得“门庭若市”了。

  有的战友想学计算机,我就主动找到她说:“我买了一本关于计算机使用的书,但一个人学没意思,我们一起学好不好?”对方自然乐意。于是两人相约去电脑房,从最基本的WORD、EXCEL、PPT到比较高端的电脑配置、改装等,我们都是在叽叽喳喳的讨论中一步步攻克,最终,我自己也有了不少长进,而且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陆续有战友找我借书。后来我又用节余的津贴费买了几本,现在还放在我们电脑房呢。

  想回来

  退伍的日子到了。

  徒弟问我:“师傅,你舍得离开这里吗?”

  班长问我:“回到美丽的大学校园,还会怀念部队吗?”

  领导问我:“贾娜,有没有想过留下来继续为部队做贡献?”

  我的回答是,无论走到哪里,两年军旅生涯都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我舍不得离开部队,只是现在需要回到学校完成未竟的学业。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技能后,我会再回来。

贾娜 于 2009年11月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12-0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