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五十年前那个国庆节的回忆

■丁文魁 (1964 自控)

  蓝天,白云,天安门广场。一群身着白上衣、蓝裤(裙)子、同共和国一起诞生的十岁少年,欢笑着、奔跑着、放飞着手里的和平鸽。这是纪录片《第十个春天》开始的场景。1959年,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10周年。

  我来北京已经是第二年了,这一年天安门广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广场东西两侧的红墙拆除了,纵横交错的电线全部埋入了地下,广场扩展了,南北长达800米,东西宽500米,显得更加开阔宏大,已成为能容纳100万人的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了。东侧出现了与之对应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博物馆,西侧建起了宏伟的人民大会堂:总结过去,规划未来。这一年北京的面貌焕然一新,还建成了北京站、军事博物馆、民族宫、中国美术馆、北京工人体育场、北京工人体育馆等8大建筑,而这些只用了10个月的时间,真是一个催人奋进的年代啊!

  国庆10周年,我们是作为首都民兵师接受检阅的,和北大同学一起组成一个机枪方队,共4000人。方队由班组成,每班7个人,前面3个人抬一挺马克辛重机枪,后面4个人手持步枪,走起来十分威武雄壮,我和汪光春及何士龙等6位同学一个班,我扛步枪。9月我们几乎操练了一个月,有时在清华西大操场,有时在北大“五四”运动场。9月的北京仍然很热,一天演练下来也是很累很累的,可我们都不叫苦,4个周末的晚上我们都在天安门接受预检。“十一”那天我们起的特别早,到市里在东单北街集结,等候着庄严时刻的到来。10点整,70万人参加的首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大会开始,雄壮的国歌声和轰鸣的礼炮声通过扩音器,响遍东西长安街。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主席、刘少奇主席、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宋庆玲副主席、董必武副主席等,走上天安门城楼,80多个国家的贵宾参加了庆祝大会,其中有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首相金日成、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主席胡志明、蒙古人民共和国主席泽登巴尔、日本共产党主席野坂参三、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主席团主席伊斯特万、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诺沃提尼、波兰国务委员会主席萨瓦茨基、保加利亚国民议会主席团主席加涅夫,…。这么多的外国首脑同时来华庆祝我们的国庆节,大概是我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检阅开始前,彭真市长讲了话。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林彪向陆海空三军发布命令,三军首先受阅。接着是首都民兵师,我们机枪方队在雄壮的解放军进行曲中步伐整齐、威武地通过了天安门,毛主席在城楼上向我们挥手,我想毛主席一定会十分高兴。后来,在军事博物馆展厅的墙上就挂着一张我们受阅的大幅照片,班上的不少同学都英姿飒爽的出现在上面。

  晚上,仍然在天安门广场狂欢,为了个好位置,我们清华师生下午就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院校联欢区中央围了块好位置。放眼望 去,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巨幅画像注视着我们。对面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是孙中山先生的画像,两侧则摆放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临大地,广场上华灯初放,探照灯的光束扫过晴朗的天空。这时天安门广场已是人山人海,显得有些拥挤。联欢会开始了,整个广场上顿时欢腾起来,歌声、舞曲声音乐声响成一片,人们唱着跳着,尽情的欢乐。国庆之夜一般放两次焰火,8点半开始放礼花了,漂亮的礼花腾空而起,五颜六色,千姿百态,好看极了。第2次看花是在景山公园的山上,那里在北京的中轴线上,地势又高,焰火中可看到半个北京城,使人更加感到北京的宏伟、博大。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伟大首都。

  我们由于太高兴了,又都没有表,待到找校车时,车早已开走了。要等到第二天早晨乘车回校,还不如走回去。于是我和几个同学一起,从天安门出发,沿着西长安街、西单大街,出新街口豁口,经北太平庄、学院路、五道口返回清华园。一路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累,到宿舍已经是早晨四点多钟了。

  转瞬间50年过去了。今年是我们共和国建国60周年。我们将隆重庆祝共和国的60华誔。巍峨古老的天安门城楼沐浴着时代的光辉,60年的风云使共和国的旗帜更加鮮艳。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巨幅画像,仍然注视着我们。广场两侧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虽然不再摆放,但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的理论将永远与我们共和国共存,与人类的共产主义事业共存。

  我又记起了1959年建国10周年时,著名诗人贺敬之写的长诗《10年颂歌》中结尾的那一段:

  呵!我的共和国呵—母亲!
  党呵!我们母亲的心!
  在这个伟大节日的人海里,
  我把我的手臂伸向你—伸向天安门。
  我想对你说—我会永远地活着,
  我将会五十次—一百次地庆祝你的诞辰!
  …………
  呵,我将在天安门的华表下,
  带着甜蜜的回忆,
  向子孙们指点:
  我们跟着毛主席走过的脚印,
  述说:四十年前或五十年前—
  我们共和国十周年纪念日
  那个灿烂的早晨!

  1959年,当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欢庆共和国第10个生日的时候,我曾天真的想:40年或50年对于我们是那么遥远,到那时,共产主义早已到来。可时光如流水, 50年真的过去了。现在,世界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共和国的社会主义也还处在初级阶段,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是那么漫长而艰险。但正如毛主席说的:“社会主义制度终究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这是一个不以人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不管反动派怎样企图阻止历史车轮的前进,革命或迟或早总会发生,并且将必然取得胜利。”是的,无论前进的道路如何艰难险阻、曲折坎坷,我和所有的共产党人一样,都坚信:经过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的英勇奋斗,英特那雄耐而一定会实现,人们一定会迎来共产主义的春天!

  丁文魁,196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在校期间任《新清华》学生记者、“四好毕业班”成员、“毕业生优良奖状”获得者。一直在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工作,曾任该院副院长。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09-3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