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金戈铁马书生梦 矢志不渝报国心

——记清华大学公管学院校友、南京军区“管理教育模范连”连长贺霖

■谢晓伟

  贺霖, 1979年8月出生,湖南双峰县人,1999年3月入党,2001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考入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2005年毕业后入伍,2006年获南昌陆军学院军事学学士学位。入伍后担任过步兵排长、坦克排长、装步排长,现为南京军区“济南第二团”“管理教育模范连”副营职连长,荣立三等功一次,今年6月被所在师、集团军推荐南京军区表彰“东线尖兵”。

  “这些年的军旅生涯告诉我,军营是一个干事业的广阔舞台,你有多大本领,部队就会为你搭建多大舞台;如果你是一匹千里马,广阔无边的疆场就会任你纵横驰骋、大显身手。同学们,军队信息化变革在呼唤人才,高新装备在渴求人才,大批的人才正不断涌入军营,茁壮成长。”6月27日,清华大学公管学院2005届研究生、南京军区“管理教育模范连”连长贺霖应邀回母校做事迹报告。

  贺霖始终不渝地坚定自己从军报国的人生抉择,赤诚爱党,勇于奉献,知识强军的先进事迹赢得了热烈的掌声,计算机系的国防生黄巍森激动地说:“学长身上体现和闪烁着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光辉。”贺霖的导师、于安教授说:“贺霖学习很刻苦,是个很优秀的学生,他能够自觉投身军事变革中,他是很突兀的高尚。”校党委副书记史宗恺教授与贺霖见面时称赞他:“你给我们国防生树起了标杆,希望我们多几个贺霖式的学生形成一个群体。”

  6月28日,在花香飘逸的清华园里,笔者走近学无止境、从军报国的贺霖,探访这位清华学子对党、对祖国、对军队那份不变的赤诚和热爱。

  毅然携笔从戎

  贺霖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身上流淌着军人的热血,小时候,刚正不阿、积极向上、雷厉风行的父亲就是他心目中的英雄。贺霖的老家湖南双峰,是一片人杰辈出的热土,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蔡和森、著名的蔡氏三姐妹、历史人物曾国藩都出生在这里。

贺霖埋头苦读书籍

  到清华大学读研以后,虽然学习任务更加繁重,但贺霖抓住一切机会,阅读开国十大元帅传记和有关军事方面内部资料。通过阅读,从中启迪思想,树立起了知识报国、知识强军的人生追求。“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贺霖更加崇拜金戈铁马、令出如山的将军,崇拜纵横驰骋、冲锋陷阵的战士,对“旗角倚风时弄影,马蹄经雨不沾尘”的生活更是心驰神往。

  “兴国必先储才”,军人、战场、使命这些字眼总让贺霖热血沸腾,更给了贺霖奋勇攀登知识高峰的动力。在贺霖求学的道路上,也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足迹:大学四年里,贺霖两次被学校评为优异生,大二时光荣入党。毕业后,虽然已经拥有了一份让人羡慕的好工作,可贺霖还是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2002年9月,再次考取清华公共管理学院管理科学工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2004年7月15日,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复信清华大学即将毕业的首批国防生,勉励他们到部队后,要“在新的岗位上继续刻苦学习,陶冶情操,磨炼意志,坚忍不拔地实现自己确立的报国之志,努力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建功立业!”清华园沸腾了,也让贺霖心潮澎湃。所有这些让贺霖深深地感受到,当今世界并不太平,国家的安宁、民族的尊严必须要有强大的国防做后盾,强大国防需要她的英雄儿女去倾心垒筑。

  2004年11月20日,当从网上得知部队将从地方大学征召大学生入伍的消息后,经过冷静、理性的思考,即将毕业的贺霖与几名同学一道坐上南下的列车,在南京军区军人体育馆,向招收地方大学生干部的负责人递交了入伍志愿书,表明了自己从军报国、献身国防的坚定决心。

  心无旁骛地投身到火热的军营

  贺霖的决定,最初却引来了亲友的不解。毕业前夕,美国某知名公司有意招聘贺霖,开出1万元的起步月薪,当时某电力公司等也有跟贺霖签约的意向,而贺霖毕业时担任排长月工资只有1200多元。贺霖是三代单传,父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他能够过上安宁的生活,为家庭延续香火;在北师大上学的女友也希望两人能一起留在北京发展,可他选择的是远在万里的东南沿海部队。面对亲友们的不理解,贺霖从容地告诉他们,当前军事变革需要许许多多高学历的人才,到部队后肯定会有广阔的舞台。

  2005年7月,同期毕业的同学,有的到了国家机关,有的到名企,而贺霖毅然携笔从戎,主动要求到最危险、最艰苦、打头阵、当尖兵的一线部队。

贺霖带领战友们冲锋陷阵

  到部队最初的时期,贺霖也常感到痛苦和烦恼。他是天生的“O型腿”,在教导大队开展军姿定型训练时,两腿怎么并都并不拢,教练班长时不时都过来“折腾”他一下,还拿来一根背包绳,把他的膝盖紧紧地捆在一起,一天下来,两腿酸痛不已。晚上,一个人坐在操场上,心里的酸楚难以言表,也对自己当初的选择产生了一丝质疑。但每每这个时刻,发生在他身边点点滴滴的平凡事,驱使他不仅抛弃这种歪念,更坚定他初始的选择。贺霖连队有一个四级士官叫张文,当兵14年,曾经有过4次提干的机会,都因种种原因与之擦肩而过,但他在战士的岗位上却演绎了不平凡的军旅人生,先后考取了驾驶、通信两个一级证书,是营连教学组训的行家里手,课余时间还学会了电工技术,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军中徐虎”。他的经历告诉贺霖,伟大就在平凡之中。

  去年9月,连队组织40火箭筒实弹射击,出现了一枚哑弹。火箭弹发射后,引信保险解除,处于待击发状态,强震动和碰撞都可能导致自爆,一枚火箭弹能够穿透110毫米的的钢板,能够将直径15米范围内的人炸成粉碎。排除哑弹是一个技术活,更是一个危险活。在决定谁去排除哑弹的问题上,指导员与贺霖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指导员说:“你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不要轻易冒这个险!”。而贺霖认为作为一连之长,坚持认为在困难和危险面前,不挺身而出,不仅学不到实战条件下的排爆技术,更会让官兵不耻。由于贺霖的竭力坚持,指导员和他一起带着排爆小组赶到落弹区——在直径50米的范围内,密密麻麻布满了上百个弹坑,谁也说不准这枚哑弹究竟躲在那个角落。他们历时1个多小时,总算把哑弹找到了。最后,留下他和指导员及一名班长开始排弹作业。他们趴在地上,用小锹一点一点地清理弹体四周的泥土——经历40分钟,全身上下湿透。哑弹终于顺利排除了!贺霖心里反复问:生命值多少钱,哪里可以找到牺牲自我的情谊?当你看到战友那份甘愿为你慷慨赴死的情谊时,你才会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情操和品格的高尚。4年来,贺霖在一次次感动中,不断坚定自己的理想信念,尽情吸纳军营的智慧和养份,在平凡岗位中努力去创造不平凡的价值。

  2007年,贺霖的女友在毕业前夕再次来到部队,想看看他现在有没有后悔选择当兵,当她看到,贺霖还是那样对军营充满着激情,对军人职业那样执着,她没再多说什么。过了一段时间,她打电话告诉贺霖,已应聘到厦门电视台。当贺霖问她为什么放弃北京优越的工作环境时,她直爽地告诉他,在贺霖身上,她看到了原来没有看到的男人的坚强与刚毅,更感到贺霖是一个可信、可靠、可托付终身的人。

  2009年元旦,一直对部队有点看法的父母第一次来到军营,刚好这时团队赋予贺霖沙盘推演示范任务,他顾不上陪伴二老没日没夜地扑在作业室。团里的领导听说贺霖的父母来了,亲自赶来陪他们吃饭,介绍了贺霖在部队的学习工作情况。二老带着一丝疑惑,悄悄地来到贺霖作业的帐篷,看到他全心沉浸在工作中的那种执着,一声不吭,住了两天就启程回家。当贺霖带着愧疚的心理送别父母时,父母面带微笑流着泪对贺霖说:“看到那么多关心你的战友,看到这里有你挚爱的工作,我们很放心,也理解你的选择。”

  贺霖经历过形形色色的诱惑。一位在微软中国区工作的同学知道贺霖参军的消息后,更是一个劲地替贺霖惋惜:就凭你的能力,来部队两年你可就损失了20多万。面对这些情况,贺霖总是告诫自己:“我的肩上背负的是清华的牌子,是部队各级首长关注的目光,倘若自己不能在有所作为,甚至面临困难就打退堂鼓,那将如何面对自己母校和那些关心帮助自己的人,又如何面对自己的亲友呢?”

  努力提高自己的军事素质短板

  毕业时的贺霖书生一个,步入军营之初,贺霖也有这样那样的困惑和担心,体能是国防生和直招入伍的地方大学生的短板,是贺霖他们成为合格基层军官必须迈过的第一道门槛。

  2005年9月, 100多名来自全国20多所高校的大学生,为了共同的理想,汇集到南昌陆军学院。记得第一次体能测试,贺霖只做了6个引体向上,实在感到羞愧难当。但挫折没有成为贺霖前进的挡板,贺霖把手机开机问候语改成了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毕业4年了,贺霖的手机上始终留着这8个字,就是为了随时提醒自己,要无愧于清华学子这一闪亮的称号。但贺霖又在实际中不断要求自己:忘掉“清华”二字,因为有了重新站在起跑线上的勇气,就不存在失落。

  在队领导和班长们耐心的教导帮助下,贺霖付出双倍的汗水,九月的南昌,骄阳似火,热浪逼人,队列训练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晚上还要加班加点练体能,每天近10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坚持早晚做200个俯卧撑和200个仰卧起坐、中午“吊杠”15分钟。天热的时候,坦克乘员舱内的温度能达到四五十度。而二炮手这个岗位更是苦差事,装弹、退弹、开关弹箱盖等一系列动作十分繁杂,只要稍不注意就会蹭掉皮、划破手。所以,大家都望而怯步。训练时,贺霖就主动申请这个岗位。

  俗话说:“勤能补拙”。综合考评时,五公里武装越野、器械体操、坦克通信和射击等各类课目42个,贺霖有36项优秀、6项良好,总评优秀,以优异的成绩取得军事学学士学位,而且在学员大队唯一一个荣立三等功。
  
  2007年3月,贺霖主动请缨到“济南第二团”“管理教育模范连”当排长。几年的实践让贺霖真切的体会到,要想赢得战士的信任和友情,关键看你怎么做。

贺霖对战友无微不至

  2008年5月,贺霖所在连队参加师组织的三个刀尖子连比武,比武前,因上级交待的任务,贺霖连续加班三个昼夜,身体非常疲惫,由于参考率只要95%,连队领导劝贺霖不要参赛,贺霖也闪过退出考核的念头,但贺霖想,好的体能是要通过不断磨励自己的意志和毅力才能得来,更何况全排战士都在看着自己。贺霖当天连续参加了8个课目比武,到了下午4点进行5公里武装越野考核。闽南的5月,天气非常闷热,跑到3公里的时候,腿已经开始打颤,心开始发闷,贺霖咬紧牙关往前冲,看到有个战士跑不动了,贺霖一把抢过他身上的装具背在自己身上。跑着跑着,只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身体开始发飘。但贺霖咬紧牙关,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到底,一定不能给连队拖后腿!就这样,他用意志和毅力拼完了最后1000米。一冲过终点线,贺霖一下就晕了过去。醒来时看到守候在贺霖身边的营长和专程赶来看他的林师长,营长说:“你小子好样的,没有拖后腿,连队拿了第一!”

  正是贺霖始终把连队的荣誉当作自己的荣誉,把每个战友当作自己的手足兄弟,他们自然就赋予贺霖真情,给予贺霖尊重;正是由于贺霖心中有一盏理想的明灯,咬定青山不放松,体能锻炼成绩和军事技能成绩不断上升,成了一名各方面拔尖的排长。

  军事指挥与管理是每一个地方大学生干部的“拦路虎”,虽然在院校也阅读过一些军事书籍,但到了部队之后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纸上得来终觉浅”。看着其他干部指挥动作协调有力,指挥口令精确到位,军事术语脱口而出,在自叹不如的同时,贺霖订好计划和标准,在全面抓好军事理论自学的基础上,以谦虚的态度请教身边的人。

  2008年9月贺霖担任连长后不久,师组织营综合演练考核,贺霖带领连队六十余人奔赴演习地域,按照指挥流程,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推进,但是因为贺霖从没有过指挥实兵对抗的经验,几个回合就被导演部判为退出演习。

  从演习场回来后,贺霖立即借来厚厚一摞指挥技能资料,每天熄灯后挑灯夜战。到了节假日,贺霖就自己练习战术标图和计算,背记指挥口令,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摸索;认真研究“敌”军装备结构、作战编成和战法特点,探索出一套开展模拟“蓝军”分队训练的方法路子。在后来的几次演习中,连队因战术多变、作风顽强、指挥灵活,受到上级领导充分肯定,成为全师有名的“蓝军连长”。

  4年的实践锤炼让贺霖深深感悟:只要有付出的汗水,就会有收获的喜悦,只要有不耻求学的精神,就会有能力的升华,路,只要敢闯敢拼,就一定会越走越顺、越走越宽。

  在科技强军中发挥才华

  在新军事变革的浪潮中,军队处在机械化向信息化发展的转型期,知识型军人在基层部队拥有广阔的舞台,贺霖将学习内容向更高更前沿拓展延伸,自购《世界新军事变革》、《 面向信息化战争的军事理论创新》等世界新军事变革丛书,每天晚上部队熄灯后,他都要坚持自学两个小时,坚持写军事笔记,摘抄军事理论要点。

贺霖在实践中学习高科技军事理论知识

  随着军队信息化建设加速推进,人才已成为战斗力的决定支撑,贺霖越发感到提高官兵信息化素养刻不容缓。贺霖用了现代管理学的一个理念,提出了建设“学习型连队”的构想,他完善了连队阅览室、电脑学习室,并担任教员开办计算机知识讲座,每周给战士们讲解《信息时代军事变革》、《网络中心战》等信息化知识。奖励连队读书先进个人,培育战士积极思考、勤于思考的良好习惯,营造浓厚的学习氛围。两年来,连队有56名同志顺利拿到计算机等级证书,有23人取得大专以上文凭。

  当前,部队已进入信息化装备列装加速期,但是这些高新装备到部队,最怕的就是没有人才操控。2009年初,某数字化系统列装连队,在没有规范教材的情况下,团里找到贺霖,由他牵头组建课题组,参照说明书,整理数据参数,编写操作流程,规范训练教案,新装备很快形成战斗力。

  部队已全面展开复杂电磁环境下作战研究,大力推开模拟化、网络化训练,一些新训课目和重难点问题都使用信息指挥手段,要求指挥员必须具备很强的信息化素质。一次,贺霖在参加军官编组作业战法研练中发现,定性分析多,定量计算少。贺霖仔细想一想,两军对垒、零和游戏,他想起了学过的运筹学和对策论。他根据蓝军主要防御、次要防御方向和要点,以及机动兵力火器的使用方法,区分为若干策略A1、A2…Am;红方根据兵力火器编组和行动方法,形成策略B1、B2…Bn,建立支付矩阵,红蓝双方不同策略对应的支付值就根据概率统计和经验估计判定。有了这样一个支付矩阵,就能够选择红方的最优策略。运用这样的方法,就能够使决心方案更加科学合理。营长听了很感兴趣,当场模拟练习,发现运用这样的方法能够使决心方案更加科学合理。团在论证研究的基础上,感到很可行,定义为“贺霖优化决心法”,立即在全团进行推广。

  2009年4月份,贺霖受领了在师夜间训练现场会上示范课目的任务、展示夜间训练器材。当时营长和他敲定选择夜间战术课目,器材必须要有所创新,战术课目必须要有对抗。如何把对抗演真演实?贺霖想到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激光对抗系统,但是该系统单套成本价值1万余元,基层分队也没有得到配发。贺霖就想,能不能自己搞一个简单的激光对抗电路?贺霖把在地方搞过电工的2名战士召集在一起,贺霖设计试验电路,他们焊接电路板,各取所长。经过反复摸索,把一些二极管、三极管、继电器、光敏电阻和普通电阻等常见的电子元件连接起来,试制成简易的激光对抗系统,而且一套成本只要60多元。两年来,贺霖和先后探索出营连军官编组作业兵棋推演技术,革新了激光笔模拟弹道检验仪等多种训练器材,有效提升了训练效益。去年他被破格提拔使用,今年上半年,贺霖又被调到英模连队“管理教育模范连”担任连长。(供稿 定向办 编辑 襄桦 )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07-0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