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国防生,梦想之翼能飞多远?

——对清华大学国防生走基层之路的追踪与思考

清华学子国防生 岱天荣摄

楚科纬在轮式步战车上

乐焰辉(前排右一)在训练场上

张美玉在他工作的护卫舰上

  被记者追踪,不全是因为他们清华的牌子,重要的是他们的军人梦。扎进基层后这梦还那么美丽吗?他们怎样在自己内心的呼唤,与军营这块坚硬的现实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并且能从这里振翅高飞?

  军人梦、国防情的双翼带他们下基层

  再次见到张美玉,是在南国碧蓝大海的军港。他刚刚随新型导弹驱逐舰参加在巴基斯坦举行的多国海上联合军演凯旋,又准备出发,随编队去青岛参加海军成立60周年海上大阅兵。一身蓝色作训服,神情中多了成熟和稳健。读书时那张白皙的脸,已被海风刷上了深铜色。

  “这一年是我经历中最丰富的一年。”张美玉说:“从把我扔到船上,什么都不懂,到完全适应海军,参加了18次出海任务。我很幸运,我到海军正赶上中国海军真正走向深蓝。还有,我结婚了。对于一名军人,一个男人,是质的变化。”张美玉2005年清华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本科毕业,2008年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研究生毕业。现任海军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新型护卫舰副观通长。

  乐焰辉可没师兄张美玉那么幸运,他2007年清华航天航空学院本科毕业,在二炮工程学院进行半年专业培训后下基层,现任二炮常规导弹第一旅“红三连”发射排长。用他的话说“下来一年多,没打过弹,没参加过重大发射任务,没任何突出成绩”。与他在清华时“到战场最前沿去打仗”的目标相去甚远,但乐焰辉脸上的自信和快乐依旧。这回见到他是在阅兵村,阅兵标准的身高,黑、壮,在队列里吼着口令,曾经的书生气荡然无存。

  “阅兵,我一开始不想参加,怕错过打弹,但又一想,重大任务,去!正好磨练一下意志,我知道阅兵训练苦,就是要看看我到底能吃多大苦,看看谁有本事让我忍受不了。”乐焰辉乐呵呵地说。按规定他今年应该回清华读研,他特地向学校提交申请,把读研推迟到明年。

  比起乐焰辉,同届的楚科纬运气就更“背”了,他2007年清华计算机学院本科毕业,在济南军区轻型机械化步兵师——“铁军”叶挺独立团一营当排长。“下来这一年多我错过3个大任务,去年抗震救灾‘铁军’上去了,我在军校学习还没毕业,我打电话给连长请战,连长说你还是好好学习吧;8月部队去苏丹维和,我还在军校;今年我们团参加阅兵,机会来了,可我身高不够。”楚科纬苦笑着说。

  叶挺独立团正在山区野外驻训。见到他当天,全团轮式步战车实弹打靶。烟尘滚滚的训练场上,一身迷彩的车长楚科纬从战车上跳下来,头盔包着的脸依然带着很阳光的孩子气。“干部必须学车长,三大专业,我现在学通信。每周专业考试,不太难。战士们白天训练夜里加班背题,挺辛苦的,电磁原理我还给战士讲课。业余时间我背古诗。”楚科纬笑着说:“我喜欢辛弃疾,军人的勇毅、豪迈。”


  不错,他们都进入了我军装备最现代化的部队,有着光荣传统的英雄部队。有人说,清华生,天之骄子,当然会被关注被重视。其实,走到今天,这一切真正源于他们自己的军人梦。从上大一开始,他们就为圆梦寻找具体目标,并为之执著地做着准备。

  楚科纬一进清华就参加了校武术学会,他告诉同学将来他要去野战部队干指挥,同学们以为他说着玩儿。但他坚持练了4年,毕业时是清华武术学会副会长,65公斤级散打冠军。下部队第二天,他就用一身武功绝活,把士兵们全震了。如今他排里的战士们只要说起“我们排长”,都满脸透着自豪:“清华毕业,文武双全!”

  乐焰辉在大学暑假找二炮的故事,他的士兵们说起来还乐不可支:“都知道!我们排长够传奇的。”前年夏天,记者在清华园见到乐焰辉时,军营在他脑子里还有点虚幻,但要到高技术战场去打仗这个目标很清晰。13岁那年,他从电视上看到在东南沿海的一次大规模军事演习,从此对导弹部队情有独钟。大学4年里他不断上网收集相关资料,大三暑假,自费找到二炮南方某基地,门卫没让进,险些把他当特务抓起来。一转眼,他跻身这支梦想的作战部队已经快两年了。

  张美玉首开清华国防生放弃清华保研的先河,遵循“当海军舰长”的梦想,考上了大连舰院研究生,让同学们感觉这个选择“浪漫中有点残酷”。当年还没迈出清华的他对记者说:“我会把这当作我一生的事业,无怨无悔。”他考舰院本想读舰艇作战指挥,但政策规定地方生考研不能读指挥。那就读航海,先到大海上再说。两年后,他走出舰院,大海敞开怀抱迎接了他。

  清华的理想主义“生态环境”

  清华国防班,一个让梦想长出翅膀的地方。眼下,国防生班2009年的毕业生,正准备打起背包出征。记者在清华园里见到了又一茬志愿到一线作战部队去的国防生。和他们历届学长一样,说到理想、事业,都是一腔激情。而比起历届学长,他们从物质到精神,准备更加充分。

  刘培的目标是上潜艇。看一眼记者的眼神,他就知道记者要问什么,直接回答:“听说过,都知道!中外潜艇出大事故,艇上条件艰苦,但我就是想上潜艇干,潜艇是海军的王牌,死在艇上都不怕!”一脸很酷的青春热血。刘培全身迷彩,他说自打决定去一线部队,就只穿迷彩,几年来再没穿过便衣。

  王擎宇的学分积已过清华直博,但他坚决放弃清华,报考海军大连舰院研究生。“近年国家要大力发展海军,我选择干海军。”他说,“我也可以走另一种路,白领、金领,别墅、跑车,但我感觉一辈子就这样太憋屈了,我希望有一个大舞台,做国家更需要的事。”

  清华大学定向生工作办公室主任熊剑平对记者说:“清华国防生选择到作战部队基层的一年比一年多,今年到军校读研的比去年升了10个百分点。清华生没有就业难问题,不到部队,他们的收入也许会很高。即使国防生,他们选择大城市科研院所也顺理成章。这些选择去部队基层的学子,完全是奔着梦想去的,应该说他们的动机很纯,没有任何功利色彩。”

  在这个到处都想赚钱的时代里,清华国防生何以能拥有如此纯净的价值取向?

  同样放弃清华保研要去潜艇学院读研的邓太光说:“我们不仅受社会大环境影响,清华的传统对我们影响也很深,这4年我们听了很多报告,讲前辈清华人以身许国的故事,非常受震动,清华人应该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结合起来,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两年前,记者就国防生培养采访清华前任校党委书记、现任教育部副部长陈希,特别听他谈到清华的理想主义教育。

  陈希说:“学校的教育要给学生一生的东西。我们要考虑他们明天很好地发展,今天你给他什么?明天最重要的是什么?理想、信念!这个社会很实际,但我们的教育绝不会把高尚的东西放弃,总得有些人要走在时代的前头。社会把一流的学生送到清华来,清华必须造就一批对国家对军队建设真正有责任感的人。清华学生不缺聪明,他们需要强烈的责任感,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这样一些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们的明天会更出色。有的人在基层岗位,位置不一定高,但事情重要,我们也鼓励一辈子去做,不求做大官,但求做大事。”

  每届国防生班毕业生说起自己的人生选择,都会提到4年里校、系、班的老师们对他们的教诲,使他们把孩子的梦想变为报国的信念,会如数家珍地说起前辈学长们为国家做出的斐然成就,也会提到军委、总部首长专程来看望他们时的殷切期盼。

  刘培说:“老一辈清华人让我们骄傲,但他们那一辈的功绩只属于他们的,我们这一辈还没为国家作出贡献,我们要创造自己的荣誉。”

  国防生学长们的基层实践更令他们向往。担任清华《国防之声》报社社长的白玉凤准备去广州军区作战部队,他说:“学校把在基层干的学长们请回来作报告,听了非常激动,我渴望像他们一样坚定地到一线部队去。”

  有一句口号在国防班一届届毕业生中响亮地传下来:我选择我无悔。

  重现实的时代,谁来修复理想的翅膀

  “无悔”二字并不简单,一脚迈出去,才能感受到它的分量。

  张美玉大连舰院读研两年之后,做出去大海的选择就不像在清华园里那么轻松了,甚至相当痛苦。读研期间,他在清华读博的女友发出通牒:你要下舰艇部队,就分手,没有商量。

  初恋情挑战海军梦,两难抉择。导师劝他接着读博,然后留校工作,把在贵州贫困山乡的父母接来享受大城市生活。同学出主意:想办法进海装所属部门,工作稳定,生活安定,下基层有风险,前途不确定性大。老师同学说的没错,可他问自己:从小的梦、清华铸就的理想就这样放弃了?第一步还没真正迈出去,信念就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内心激战之后,他复读了数遍自己在毕业时引用的林则徐那句话“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最终,他坚定地走向大海。

  “张美玉学长遇到的困难我们都体验过了。”应届毕业生刘博笑着说,他和王擎宇不仅踩着张美玉的脚印准备去大连舰院读研,而且女友也是清华生,也都分手了。“现在的女孩对婚姻的要求很实际:必须长相厮守,不能聚少离多,清华女生志向高,也要发展自己的事业,能理解。”学长的前车之鉴,让刘博及时加固了心理承重能力,“暂时不考虑找女朋友了,免得有后患,先当个好军人再说。”

  我军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军事人才之路走过了10年,国防生的队伍在快速壮大。据总政干部部培训局提供,仅2008年进入全军部队的国防生就有1万多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防生将成为军队干部生长的主流,预示着我军军官队伍知识结构的优化,整体素质的上升。

  而与军人职业的牺牲、奉献特征相矛盾的,是如今市场经济条件下,重个人发展、重物质利益、重生活享受的多元价值取向的社会大环境。献身国防能否抗衡来自社会的各种诱惑?理想信念能否经得住挫折磨难的挑战?每年数以万计的国防生走入军营时,他们能否像张美玉那样敢于面对严峻的考验?

  从全军几个大单位对当前大学生干部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一些现象令人忧虑:虽然胜任本职水平逐年提高,但想在部队干不想在基层干的也为数不少。据二炮对部分导弹旅进行实战能力检验评估,基层干部学历层次比5年前上升了14.1个百分点,称职率高达96%。同时,又不断有年轻干部通过改行、转业离开一线。仅某导弹旅,今年初就有58名年轻干部申请转业。

  他们何以难守基层?二炮的调查显示:认为“个人发展受限”的占35%,基层寂寞,信息不畅,婚恋受挫等也是重要原因。海军某驱逐舰支队调查分析:有些大学生选择国防生,不是为献身国防事业,而是看上国防奖学金和毕业后的就业无忧,到部队后体验到生活紧张、训练艰苦,与到地方工作的同学比感到失落。也有一腔激情来部队的,一遇挫折就失去了动力。该支队一名双硕士学位大学生干部,不久前执意转业走了。

  今天的从军之路就这么容易迷失吗?

  国防大学战略学教授金一南认为,培养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理想信念的修复应是题中要义:“今天年轻人的机会多、选择空间大,对建立理想信念确实是很大的考验,我们说今天聚焦越来越困难了。我们的前辈、我们这代人能够把有限的能量聚集起来,就是集中心力于一个目标点之上,像激光束,朝一个方向打过去。今天的人容易成为‘手电筒’,光线四射,兴趣点非常多,目标转移也非常快。光源能量是一样的,手电筒顶多照10米,而激光束能够照几千米甚至上万米,这就是理想信念的力量。”

  “对于今天的年轻人,个人的追求当然是多姿多彩的,我们首先要承认个人的价值。在这个前提下,个人怎样以你的才华和能力完成对集体的融入,做出对集体的贡献?这是今天必须考虑的问题。一个人不能只满足于物质利益的攫取,你有没有对社会奉献的满足感?能不能给后世留下一点东西?我们民族复兴的进程决不单单是物质复兴,它是精神的复兴。”

  积累之后才有能量释放,在积累中让稚嫩的翅膀强健起来

  “到部队一线,吃苦、艰险,专业学习其实都不是问题。比较艰难的,是思想方法的调整。”张美玉说:“带兵管理,开始真的不会,教条,不灵活,按书本上说的去做有时是行不通的。一个老兵该干活不干活,我批评他,他说:‘你刚下来懂什么,少废话!’我忍住了没发火,找他坦诚地交心,姿态放低,彼此了解了,两人聊得都差点流泪,后来我俩就成了好朋友。从追求完美到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这中间自尊肯定会受到打击,但这就是成长的过程,你因此变得强壮了。”

  清华生聪明,好学,较真,这是他们所在部队官兵的普遍感受。张美玉所在襄樊舰观通长吴跃刚说:“张美玉特别喜欢提问题,有的工作别人就看个大概内容,他得一条条地问。我们部门装备大小100多台,他先看说明书,看完了问我,不仅问操作,还问设备之间的连接关系。他研究生读的航海,下来干通信,不到3个月他通信专业就全掌握了。”二级士官马波说:“新装备我们会用但不懂原理,张美玉把装备各种功能一点一点研究,搞明白了再教我们,做PPT课件给我们讲课,课后考试,当场考分贴出来,之前没人这么做。”

  但较真并不一定都被肯定,乐焰辉说:“训练背操作规程,我总想问为什么这样,领导说:‘问什么,叫你背你就背!’清华教我们动脑子,学会质疑,在学校不懂就问‘Google’、‘百度’,问老师,老师就怕你不提问,学校认为现在的学生质疑精神很不够。部队经常不给你解释,一开始觉得不可忍受。”

  “这就是我们到部队要解决的问题,学校教给的思维方式,与军人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天职,怎么统一起来。”乐焰辉说,“我记住了我们基地司令员的一句话:‘命令不是让你解释的,是让你执行的!’军人,指挥之前先学会服从,军队必须成为一个整体才能发挥出能量。”

  “我把我面对的生活、工作分4个层次:享受,接受,忍受,承受。”乐焰辉说,“让我给战士讲课,组织营里大合唱,我觉得很享受。我想训练,机关点名叫我去搞材料,我不愿意,但我接受。我家属把清华实验室很稳定的工作辞了来队想常住,但规定只能住45天,我要求多住几天,连长不准,要去送,也不准,我快不冷静了,但忍住了。忍受不了的,要承受。从大学生到军人,一些不理解的理解了,不习惯的习惯了,接受、忍受就变成了享受,这是我真正适应部队的过程。”

  二级士官朱杨说:“看得出乐排长想当个好军人,他有毅力,敢作敢当,我们都服他。”上等兵周宝琪说:“乐排长最大的特点是精神状态特别好,他的乐观也影响着我们。”

  乐焰辉说战士们对他的影响更深:“刚到部队第一天,早起扫雪,行李还没运到,鞋进水了脚冻得受不了,老兵们拿自己的鞋、袜子给我穿,晚上把厚被子给我盖,我非常感动。扫雪这么简单的活儿,那些老兵干得特别卖力,特别开心,他们拆下床板拉雪,用背包绳拉着跑。他们不是被动地干,是主动地想办法,特别有意思,这就是军营,我一下就被感染了。”

  “不论什么环境,快乐不快乐全在自己。”楚科纬说。两年前,在清华国防生毕业出征仪式上,他热血激情地唱《当兵就要上战场》。但现实没有仗打,部队常态化训练。野外驻训,一拉出去就大半年,艰苦单调。因此不断有干部好心劝他:在基层连队干,高中毕业就够了。快想办法调到机关吧,不然在基层就耽误了。集团军机关也来商调过楚科纬,但他明确表态不去。“当初我们说得那么好听,献身国防,真到要你奉献的时候你就跑了?”楚科纬说,“我要想进机关,大学毕业我就直接进了,没必要到基层来兜圈子。”

  单调的基层被楚科纬干得有声有色,在排里他带起一群武术迷,战士们说:“以后在外面见义勇为收拾歹徒就不难了。”他教战士用电脑、学英语、背古诗、讲国际金融危机。连长钟超说:“我很欣赏小楚,他不像有些国防生那样下基层不久就觉得失落。他融入得很快,进入角色也很快,最重要的是他目标坚定,没有后悔过。”

  金一南教授说:“理想信念需要一个积累。积累从哪来?就是你能不能随时从周围发现那些感动你、提示你、激励你、让你心灵震动的东西?或者说你从生活中汲取什么?我非常喜欢屈原《离骚》里的一句话‘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都是最精华的东西,你汲取了你肯定和别人不一样。一个人的理想信念不是来自于理论,它是在生活中不断吸取、不断抛弃、不断强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完成精神积累。随着这种积累,军队会给你提供非常大的个人发展空间,你将发现你有全新的能量释放出来。”

  一年多的基层之路,清华国防生们在痛并快乐地完成着最初的积累。

  楚科纬说:“清华给了我自信,从那里放飞我的理想。到部队了,就是脚踏实地。我理想还在,激情还在。”

  乐焰辉说:“我的一个同学,清华经管系的,现在外企工作,月薪13000,他们班一个同学去香港了,年薪63万。他打电话告诉我,我心里毫无波澜。我选择了军人这条路,我喜欢,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张美玉说:“从学生走向男子汉的过程是个很艰难的过程,是锻炼,更是磨练,我喜欢这种挑战。我们会突然接到紧急任务出航,有时船在大海上很危险,在你感觉与战争、死亡近距离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军人。”

  他们振翅起飞时,需要背后殷切关注的眼光

  从全军的调查了解到,国防生到部队技术岗位和指挥岗位的反应不同。总装某基地的调查显示,部队普遍对大学生干部认同高,而在有的作战部队,对国防生干部不看好的仍占一定比例,认为地方大学生军事素质不如军校生,用起来不如部队提干的干部顺手。但他们的梦想是否被关注?怎样才不会让他们稚嫩的翅膀折断?

  海军工程大学副政委陈俨博士,积多年基层带兵的感受说:“他们需要背后一双关注的眼睛。他们渴望来部队的第一时间,能感到部队领导对他们是重视的、期待的,这期待的目光会让他们建立信心。部队领导需要把目光放长远,允许年轻干部有一个成长的过程。观察一段时间后,给他们一个合适的定位,一个长期发展的设计。他们中间肯定有被淘汰的,这很正常。”
 
  张美玉就感受到了来自背后殷切的目光。他所在的驱逐舰某支队为他提供了多种历练的机会。去年法国军舰来访,舰长派他去当翻译,有任务就有了学习的机会,张美玉做了充分准备,任务完成得漂亮,才智也因此得到了展示。今年巴基斯坦多国海上联合军演,支队特别把张美玉从他所在的护卫舰抽调到参演的168驱逐舰上,在演习中担任通信保障和翻译,张美玉和全组人员又一次出色完成任务,得到舰上和支队的赞许。

  舰政委余幼平说:“张美玉刚来时挨批也多,担他扛得住,很努力,能吃苦,喜欢同舰长、副长探讨业务,舰领导也有意识地对他传帮带。不怕他有缺点弱点,我们更多看他的优点,这一年他成长非常快。”

  该支队政治部主任梅文说:“大学生刚到部队时热情都一样,慢慢区别就出来了,那些为生计到部队来的人很难走得远。在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活动中,我们有针对性地对他们进行教育,坚定他们从军报国的理想。对有理想的年轻干部,我们努力关注他们的内心需求,让他们能干一番大事业。”

  记者发稿时,得知张美玉刚被调到支队作训科工作。支队领导告诉记者,在机关工作一段时间后,他还将会回到舰上去,这种基层、机关的多种岗位锻炼,视野和能力就会丰厚起来。

  乐焰辉所在团参谋长施湘阳说:“我们也研究怎么保护好乐焰辉他们从大学带来的科学精神,这种精神非常可贵,给我们军队建设带来了新风。也许在现有的评价体系中,他们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他们聪明、认真、执著,重要的是有大的理想和抱负,这样的年轻干部会成长为真正优秀的军队指挥员。”(江宛柳/文 图片除署名外均为江宛柳摄)

  来源: 解放军报 2009-6-22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06-2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