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肩负使命,奋发图强,只争朝夕,

---在清华大学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2008年12月25日

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楚汉

  30年前的12月26日,遵照邓小平同志扩大派遣留学生的指示,我们52位中国赴美留学学者(清华9名)乘飞机由北京出发,途经巴黎飞往美国首都华盛顿,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批由国家派往美国学习和研究的学者和学生,是11届三中全会确立我国改革开放伟大战略方针以后,在教育文化领域落实这一方针的重大举措。邓小平同志指示说“要成千成万地派,这是五年内快见成效,提高我国科教水平的重要方法之一。”中国首批赴美留学生标志着中国开始敞开大门,走向世界。

  当时,这批学者不仅带着赴美国学习先进科学技术的任务,同时也在中美建交邓小平同志访美前夕肩负中美教育文化融冰交流的使命。站在这一角度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我们52人从踏上美国一刻就引起了美国民众、美国新闻媒体、华人团体的极大关注和兴趣。记得在纽约机场大厅,灯火辉煌,几十名西方记者打着镁光灯报导这批52位穿着统一的黑色大衣,来自大洋彼岸新中国的年轻学者。美国几大电视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第二天都有相关报道。美国总统卡特夫人亲自设招待会招待我们,表明中美两国最高层都十分重视这一历史事件。从78年首批赴美开始,到07年我国已派出各类留学人员120万人。其中,己归国32万人,我国留学事业有了长足的发展。

  我们52人主要来自中国科学院、清华、北大、协和、南开等高校。回忆在我们出国前夕,方毅副总理亲自接见,周培源先生负责中方与美方商谈派遣事宜,临行前也给我们作报告,叮嘱抵美后工作上生活上要注意的事情。抵美后,我们在华盛顿进行了4-5个月强化英语训练,然后就奔赴全美国一流大学师从一流导师,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学习和研究历程。清华派出的9名中青年教师两年学成后全部返回学校,完成了祖国交给我们的任务。

  回忆在美国两年半的学习研究历程,第一个感受就是:由于我们在经历了文化大革命10年的灾难性的破坏,在教育、科技水平上与美国的差距之大,不是10年20年,而是30-40年甚至半个世纪,我们深感压力之大,任务之艰巨,也更加体会小平同志“派留学生要千方百计加快步伐,路子要越走越宽’的深刻含义,都想“奋发图强,只争朝夕”。以加州大学伯克利为例,当时有很多位中国学者在这里,大家都很勤奋用功,既学习课程,跟着博士生们听课,做习题,做实验,参加工程调研实践,我同时还要完成一篇富有挑战性的课题:“一个非线性问题——水库动力流固耦合研究’。这个目标并没有人对我们作出规定,而是学生们自觉确定的高标准。因此,我们从早上离开住地,坐班车到学校上课,课后进计算机实验室搞计算研究。每天晚上坐最后一班校车(0点班车)回住地。当时编程序用打卡机一张张地打,几千张卡片由读卡机输入,计算模型、编程、程序调试都如此繁重,常常工作通宵达旦。这批40岁上下的人,离开祖国、家人,一个月来回一封信,两年半从未打过一次电话,当时也没有Email,有时有代表团返国顺便带回一盒磁带,才使家人听见自己的声音。当时就是一心扑到学习研究上,想到祖国和人民派我们出来,回去一定要拿出一份合格的成绩单来汇报。但话说回来,假日还是很丰富多彩。著名华籍教授陈省身先生、田长霖、李远哲等教授都轮着在假日请我们到家里做客、吃饭。我们清华4月下旬校庆。包括北京清华、新竹清华校友都要欢聚一堂,很是热闹。国学大师赵元任和夫人,预应力钢筋混凝土之父林同炎先生都逢会必到,最有意思的是赵老先生高歌一曲——他自己在半个世纪前自己作曲、刘半农作词的名为“叫我如何不想她”。两年多就是在这种既紧张又丰富多彩的环境中度过。

  回忆在美学习的最主要的体会是“创新”的思维。我们出国前,以清华为例,并没有创新意义上的研究工作,水利水电工程学科方面只有一些重复性的模型试验,而且每个工程试验都是同一方法、同一模型,测量数据,编写报告,因此创新是在美国第一次学到的一个新概念。记得我的导师、美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Clough教授第一次见面时,问我想做什么研究,我提了一个书面的计划,他头一句就是:“Anything new?”,我回答不出来,接着他就研究工作意义指出要有新的问题、新的模型方法等,这才是科学研究工作。记得当时张维先生访美,我问他,我在这里应该怎么学、学什么?张先生说:“首要的是学美国教授的治学方法”,——其中,治学方法的核心就是创新思维。

  这一点“体验”对我返国后的这30年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影响巨大。回国后正遇到我国大规模水利水电建设的高潮。三峡、二滩、小湾等世界最大规模水电站、世界最高的三大坝型的建造在规模与关键技术难度是古今中外史无前例的。在工程建设实践中提出了许多关键的科学技术问题。在美国学习了一点一流大学一流大师的科学技术理念和方法,使我自己在这30年的科研与教学实践中受益匪浅,我尽力把“水利水电建设主战场的研究任务与理论创新结合起来”,尽力把“创新的科学研究实践与研究生培养结合起来”。归国30年,我们组己完成国家水利水电高坝关键科学技术研究50多项,培养了30多名博士,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在国际国内发表了数百篇论文,在国际高坝地震工程与抗震方面有一定的地位,为我国水利水电建设和科技提高,为培养水利水电建设及发展人才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抚今追昔,饮水思源,我们今天所取得的成绩,都要归功于30年前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归功于他派遣出国留学生的战略举措。我们留美学习归来已30年了,清华今天有了巨大的变化和发展,高水平的综合大学已初具规模,在人才培养上,现在的中青年教师都经过硕士、博士的训练。从78年起我校己派出留学生4200余人,各类出国访问人员近5万人次,国门校门已大大敞开,清华出现一波波“留学热”,也迎来一浪浪的“回国潮”。我校中青年教师大多数人具有国外学习研究的经历,目前国家又大力支持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我们殷切希望清华能够在几十年后出一批世界级的科技大师与人文大师。期待清华早日建成为世界一流的综合型、研究型大学。

  谢谢大家!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12-2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