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清华博士生刘锴:朴素为人,执著做事

  清华大学物理系博士生刘锴今年毕业取得学位,留在该校清华富士康纳米科技研究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刘锴在博士研究生期间参与了多项课题的研究,在《纳米快报》、《先进材料》等本领域的一流期刊上发表了多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

  刘锴最具理论创新的成果是:发展了一种生长标记方法,可以用来表征碳纳米管在生长过程中的生长模式和生长速率,并进一步分析碳管的生长动力学机制。这种标记方法和生长机制分析受到同行关注,单篇文章他引次数已达到25次;所涉及到的生长方法和标记方法,已申请多项美国、日本和中国专利。

  谈起自己的经历,刘锴语气淡定:“我的经历很普通,只是专注地在一个领域做了这么久,从本科到博士,大的专业方向都没有变过。”

  从小对理工科感兴趣

  刘锴小时候就对自然界的现象充满好奇并且喜欢观察思考。当时他并不知道有“实验”这个东西,家长也没有给他刻意的引导。他现在回想起来,家里给他的最大帮助是氛围很宽松,并不干涉他的兴趣,也鼓励他自己作选择——连高考志愿都是他自己报的。

  刘锴本科就读于西安交通大学,后以综合排名全系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导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范守善老师和物理系姜开利老师。一路走来,他仍然认为理科是他的兴趣所在,物理专业是他最好的选择。刘锴这样分析自己:“物理主要分理论和实验,理论对智商、聪明程度要求比较高,我比较勤快、比较踏实,可能更适合做实验。”

  从西安交大刚刚被保送到清华时,刘锴压力非常大,感觉周围都是“牛人”,而自己实在太平凡普通。后来,他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觉得踏踏实实做事就好了:“在‘牛人’辈出的地方,做一个普通人也无所谓。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出‘牛人’的地方,你自己觉得在这儿是个普通人,但是在外边可能还是个‘牛人’。”

  踏实是刘锴最感自得的一个主要特点。不管接到什么工作,他都会尽自己所能地去做好。他在清华的第一个课题,是第二导师姜开利布置的,具体说就是:采用一种简单的生长标记的方法来标定碳纳米管阵列的生长速率,从中得到它在生长过程中的化学反应信息,进而研究它的生长机理。

  当时,他作为一个从外校来到清华的直博生,只完成半年的学业,上课的任务正紧,自己对这个课题也不是特别感兴趣,但他一旦接手这项工作就踏踏实实地去做。他与导师商议,周末时间比较集中,适合连续系统地做实验,因此把课程作业都赶在平时尽快完成,周末两天从上午8点到晚上十一二点不间断地工作。这样,他花了几乎一个学期的时间,才完成了所有样品的制备和表征统计。辛勤换来了成果,他这项工作后来被姜开利用理论模型加以丰富,进行了两项延续的研究。这一成果为后来的研究者所关注,成为他最得意的成果之一。

  向导师学习朴素的风格

  “在清华读研,带给我很大的转变。”刘锴认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还是清华的学习和研究的环境。在研究生一年级时主要在自习室学习专业课,二三年级基本上一周七天都在实验室拼命做实验,四五年级时情况稍微好点,周六能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尽管科研压力大、时间紧,但刘锴早就习惯了这种节奏。他说:

  “我有幸在自己刚步入研究阶段的时候,就进入纳米这一非常活跃的领域。这一领域未发掘的金矿很多,激发着人们丰富的想象力。研究过程中,我学会了如何充分利用周围的实验资源,如何积累实验技巧,如何产生新的想法,以及如何把一个工作做得精致深入。”

  刘锴自称,从导师那里学到了一种不求名、不求利、踏实勤奋工作的“很朴素的风格”,同时也培养起了对科研的兴趣,认为“可能以后也就是我的职业了”。他表示,导师要求将工作做精做深入,要求在工作中有独立创新能力,这些要求对他的研究风格产生了很大影响;同时,他的不善言谈,谦虚、低调,或许也是源于导师的影响。

  到目前为止,刘锴一共发表了7篇有影响的学术论文,已获公开或授权专利11项,获得了全国博士生论坛(物理)优秀论文奖、清华大学“航天海鹰杯”学术新秀、清华大学优秀博士毕业生等诸多荣誉。谈及做科研的体会,他表示,只要选题对了,投入够了,就一定能做出成果。当然,他并不鼓励一味蛮干:可能有些项目确实很难深入,做到一定程度时,发现确实出不了什么成果,这时一定要及时转换思路,调整选题。

  一个工作做到一定程度后,要断然放弃确实是很舍不得,这种情况刘锴自己就遇到过两次。其中一次因为偶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断断续续做了两年,却一直没有办法重复出来,后来觉得可能不太好控制就搁置起来了。另一个工作进行了一年,因为在现有实验室条件下很难去除一些干扰因素,最后也只好割爱。

  对于这种情况,刘锴的对策是,如果一项工作难以继续进行,就同时开展另一个工作,以免一项工作一直没有头绪给心情带来太大打击。

  尽可能多地与别人交流

  除了潜心在实验室搞科研,刘锴还利用各种机会参加学术会议,尽可能多地与其他人交流。

  “国外的会议是非常锻炼人的,建议大家都去体验一下。同本领域、相近领域乃至完全不同领域的人多多交流,对提升英语能力、增长学术见识、开拓科研视野来说都非常重要。”刘锴说,科研工作需要面对很多未知的挑战,多么充足的实验设备某些时间都会觉得有所欠缺,这尤其需要主动跟别人交流、合作。

  刘锴表示,清华的实验资源应该说是非常好的,图书资源和数据库资源也都非常充足,但仍然难免有感到不够的时候。因为做科研和做工程不一样,工程实施有一些固定的流程,要用到的监测设备相对明确,而科研的特征就是分析探索新情况。鉴于这一现实,刘锴也经常到清华以外的地方去做实验。比如他做材料性质测量,除要用到一些清华现有的基本物性检测设备外,有时对材料其他的一些奇特的性质也很感兴趣,这时就需要到外面寻找合适的实验资源了。谈到这种“向外发展”, 刘锴觉得“很新奇,很兴奋”。

  科学研究没有止境,刘锴的愿望是能在学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他希望一直专注地做科研,去探索未知的世界,追逐研究的乐趣:“我的理想是未来能够组建自己的实验室,开展感兴趣的研究,并能够做出世界一流的工作,从而在自己的研究领域能有所建树。”

  来源:《科学时报》2008-11-18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11-1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