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胡洁:为北京装上绿肺

  也许你以前没听说过胡洁,但如果心系奥运,在意首都北京的地理发展规划,你就有必要去了解这个人。在过去5年中,这位清华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所的领军人物,全部的心思只在琢磨一件事——如何让北京装上“绿肺”,如何让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真正称为绿色?

  是不是听起来很奇妙?他如何做到?

  天然去雕饰

  在胡洁看来,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与众不同之处,它是一个天然去雕饰的作品。在设计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过程中,胡洁特意规划了一个能容纳4万人的草地露天广场。

  无疑,超过7平方公里的广阔方圆,为胡洁率领的设计师团队留出了各种奇思妙想的空间。

  依照中国传统风景园林的设计传统,胡洁为森林公园设计了“大山大水”,这与颐和园、北海是一脉相承的。

  在奥林匹克公园,有一座人工堆出来的山,主山48米高,取名为“仰山”,与“景山”形成呼应。山上的石头,取自于山东泰山和北京房山区。

  与此同时,一条龙形水系跃在北京城中轴线的最北端,龙尾盘在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龙头昂首于世界上最大的奥林匹克公园。

  胡洁告诉《东方人物周刊》,开始设计时,只是想做一个南北贯穿的水系,用山水结合把奥林匹克公园打造成一个主体,但画图时越来越像一只中国龙,于是在设计方案说明中提出“形似中国龙的水系统”,但评委十分敏锐,把“龙行水系”喊了出来。

  整个森林公园就是一个自然式的中国山水园。中国传统园林文化有两条主线:皇家园林中的蓬莱仙岛和陶渊明的桃花源。两大主题胡洁都用上了。胡洁对记者说,设计遵循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主导思想。

  为彰显“绿色奥运”之理念,全园种植面积达到了450公顷绿地,全园树木53万余株,林木覆盖率达到67%,都是采用与北京同一纬度的木种,以保证日后林木的成活率。

  而在北京城的未来大格局上,超过1公里宽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构成一个通往北部山区的永久性的绿色通廊,是山区洁净空气进入北京市区的重要通道。在新闻媒体大量报道中,形象地把森林公园比喻为首都“绿肺”。

  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是奥运中心区重要的景观背景,其规划设计既要保证奥运赛事活动的需求,又要符合建设一个多功能生态区域的长期目标的需要。

  集绿色、科技、人文概念于一身的奥林匹克公园,不但是胡洁的心血之作,亦融合了上百位园林景观、建筑、规划、设计、植物、生态、环境学等多领域的专家泰斗的智慧。胡洁说,光是专家研讨会就开了24次,有会议纪要的汇报会召开了400多次。“庞大的专家团队是史无前例的。”

  坚持就是胜利

  2007年3月23日,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设计方案获得了在意大利托萨罗伦佐举办的国际风景园林奖一等奖。这是中国风景园林领域的园林作品首次获此殊荣。

  “这是我个人的一个顶峰,对中国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项目。”胡洁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未来10年不可能出现一个比它更重要的。”

  然而,作为奥林匹克公园的主设计师,胡洁在整个设计的过程中经历了一波三折,有时候甚至是走投无路。但在他的顽强坚持下,最终柳暗花明,迎来了巨大成功。

  2002年,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设计的第一轮招标中,美国Sasaki景观设计公司精心选择5位不同背景的专家组成竞标团队,其中有两位是中国人,除了胡洁,另一位是做建筑的赵坚。在几次研究讨论中,如何体现中国文化都是一个焦点。

  当时在台湾出版的《中华5000年文明史》对胡洁产生了很大影响。在投标第一轮,胡洁提出“中华5000年文明大道”的概念。在地图上测量,从熊猫环岛到森林公园选址正好是5000米。于是Sasaki方案提出,做成一个中国千年文明的纪念广场,从原始社会、夏商周、唐宋、元明清,一直到当代。Sasaki在96个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

  然而,正当胡洁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Sasaki公司却打起了退堂鼓。“Sasaki的环境、条件以及经营理念,都决定了它不可能从头到尾继续这个项目。”胡洁对记者说。首先Sasaki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一直不想设立中国分部,往返中美的费用高昂,并不符合以经济操作模式为主导的公司行为。

  此外,按照合约,设计单位在前期只能拿到很低的费用,大约一年半时间里,设计单位需要一直跟着项目走,但几乎没有钱,客户说什么就得改什么,一直改到大家都满意为止。然后,才开始谈下一轮深化设计的费用,讨论具体的合同,一直到施工图设计才能保证设计单位的设计费用。

  这无疑是一段十分痛苦而漫长的煎熬过程,注重经济利益的国外设计单位很难坚持下来。

  但设计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将是一生难求的机遇,他并不想放弃。“如果我不继续跟下去,将是永远的遗憾。”胡洁说,“我当时就想,不管找什么机会,都要把自己的经验和能力最大限度地投入到这个项目中。”

  胡洁得到了清华大学的全力支持。2003年2月,他从Sasaki辞职,8月回到北京。一年后,太太也回来了。

  对胡洁,清华大学给予了十分宽松、友好、信任的环境。“对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项目,要多少钱都可以直接找院里要!”但争议接踵而至,这让胡洁始料不及。

  清华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所成立之初,加上所长胡洁也只有5个人,但面临的竞争形势十分严峻,对手包括易道公司和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组成的联合体、北京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所等。

  考虑到单位的实际情况,胡洁说服Sasaki公司与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组成联合体。专家评审委员会最终评出3个优秀方案,清华方案得分第一。这引起了业界的巨大争议,而Sasaki对于以清华为主导的合作模式也不满意。

  “我受到的压力很大,四面楚歌,激烈的批评快把我埋没了。”胡洁承受着痛苦和孤独,“周围的声音都在说你别干了,或者说你干不了,非常难受。”

  那是一段难捱的日子。胡洁自嘲心态已练得很皮实,“禁拉又禁拽,禁打又禁踹”。

  有梦想就有奇迹

  2005年10月27号,清华方案拿到北京市委、市政府专题会上汇报,得到一致通过。此时,经过3年煎熬突然看到了阳光的感觉,胡洁全身的轻松和愉悦难以用语言描述。

  由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是一个非常综合的项目,胡洁组建了一个庞大的队伍。Sasaki彻底退出后,由清华团队主导,联合了其他4家甲级设计院共同合作,清华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所也由5个人发展到目前的40人。

  然而,来自项目的反复折磨,实在让人受不了,尽管知道森林公园十分重要,一些人还是选择了离开。胡洁说,一件事情让你反复二三十次改的时候,得到的答复仍是“拿回去再改改,多拿两个方案”,你还能不能干下去?

  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如何激励团队继续往前?对胡洁构成一个巨大挑战。“第一我不能倒下,第二我不能说放弃。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能扛得住,我就一定要坚持下去。这就是我的信念。”

  胡洁说:“被别人攻击和否定时,我从来都不跟人急,不能·脸骂人,或者撂挑子不干。这对团队特别重要,他们都在看着掌大旗的老板,我不能在困难面前示弱,也不能跟否定我的专家和领导急眼。”

  他对每一个员工说,这个项目不管折腾多少次,不管听到什么声音,不管说好还是不好,都必须义无反顾地做到底。“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这是我最重要的信念。”胡洁对记者说,“我不是拿它当一个商业项目,也不是一件个人的成败事情。这是一项政治任务。”

  来源:《东方人物周刊》2008-09-17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9-1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