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来自清华一附院赴地震灾区第二医疗小分队前线报道(二)

●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内科主任 卢方平主任医师

  深入重灾区巡诊、慰问灾民、灾区儿童与解放军

  到达彭州后,我们多次跟随彭州市中医医院的巡回医疗队深入重灾区——龙门山镇、银厂沟、回龙沟、小鱼洞乡、磁峰等地巡回医疗,送医送药,协助他们搭建临时医疗点,慰问灾民及解放军官兵,带去首都人民、首都医务工作者对他们的问候。尽管山路崎岖难行,余震频频,随时都有可能被山体滑坡吞没,大家谁都没有退缩,出色的完成了任务。

  5月23日到达彭州的第二天,我们奉命到山上巡诊。目的地是龙门山镇、银厂沟,重灾区。龙门山镇据彭州市四十公里,从龙门山镇到银厂沟还有近二十公里。这是我们第一次深入真正的灾区,从出城十几公里就开始见到垮塌的房屋、灾民、帐篷、军队……越往里走灾情越重。幸存下来的灾民都被安置在简易帐篷里,吃饭有保证,但生活上非常艰苦,生活用水由消防车定时运送,通信中断,没有固定电话,没有电视。车子经过龙门山镇没有停留,直接开往银厂沟。

  刚出镇约一公里,就是通往银厂沟的唯一通路。这里已经被军事管制,只有医疗、部队、通讯、媒体、红十字会的车辆才能进去。路口被地震中形成的巨大山体滑坡完全阻断,是最先到达的成都空军某部在巨大的碎石坡上开出一条车道,只能单车通过。大坡约有200米长,几十米高,大家步行,救护车吃力的爬行上去。古人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通往银厂沟的道路建在半山腰,顺着山势蜿蜒前行,我们的左手就是陡峭的山壁,右侧是深深的山涧,有一百多米深。四川的山大多是砂石、泥土组成,最容易发生山体滑坡、泥石流。在行进的路上,随处可见地震造成的山体滑坡,巨大的碎石堆挡住道路,寸步难行,汽车大的石头静静地立在砸坏的汽车旁,直径二十几公分粗的松树被连根拔起或拦腰折断,横七竖八的躺在路边的碎石石土里。余震不断,随时有发生山崩的危险,我们只能下车疾步前行。很多处的道路在强大的扭力下断裂、变形,紧邻山涧的一侧,有些地方随着山体滑坡塌陷,或是路基滑落,只留下十公分厚的柏油悬在那里,非常危险。虽然大家心中都有些紧张,但一想到山里的灾民正需要我们,所有的恐惧都变得不再重要。

  山里本来是当地著名的旅游胜地,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在青山翠谷中错落有致的建满了农家小院,别墅,称作农家乐。每年六至九月,城里人周末都会到这里度假,老人常常带着孙儿在山里住上两个月避暑。而现在,风光依旧,所有的房屋都垮塌,变成了片片废墟,让人心酸。车子行至银厂沟时已是中午(三个多小时,平时一个小时就能到),在废墟中清捡剩余财物的村民看到我们喜出望外,纷纷走上来询问。这里是大山深处,缺医少药。他们大多得的是感冒、肠炎和皮肤病,我们进行了仔细的处理,发放药品,告诉他们,我们还会再来,他们感激万分。这里已经没有多少人口,曾经繁华富饶的银厂沟度假村变成了一片瓦砾,由于山路不通,大型机械无法上山,废墟中仍然有很多死者没被挖出来。我们一直走到大龙潭,再往前就是无人区,能够清楚的看到银厂沟已经完全消失,两座山向中间挤压合拢,把银厂沟变成巨大的碎石坡。大家草草吃些饼干,顾不上休息,马上返回继续慰问灾民和解放军。

  在灾区的片片废墟旁,随处可见搭建整齐的帐篷军营。我们巡回的区域主要是济南军区和成都空军负责。通过了解得知,他们在灾难发生的第一时间徒步几百公里到达灾区,重建桥梁,打通救助生命的绿色通道。到达龙门山镇时没有任何物资,战士们徒手从废墟中抢救百姓,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吃饭,累极了,就背靠背坐在地上休息一会儿,就像真正的战时状态一样。接着,要抬着受伤的百姓,步行几十公里翻山越岭,把他们送到有救护站的地方,然后还得步行回到山里再救下一批伤员。之后他们又一刻不停地开始震后清理和重建工作。虽然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疲惫,但是他们的双眼炯炯有神,一直不知疲倦的战斗在救灾第一线。很多战士的脸上稚气未脱,年龄也就是十八九岁,要是在北京,他们还是家里的宝贝,在享受着现代都市的幸福生活——上学、打电游、交女朋友、享受美食……但是在这里,他们却是铮铮男子汉,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是真正的英雄!由于条件艰苦,他们很多人都经受着病痛的折磨,皮肤湿疹、虫咬斑疹、胃病、便秘、口腔溃疡、牙龈炎等等。我们多次深入军营给战士们看病、发放药品。虽然我们带的药品有限,总能解决一些问题,朴实的战士衷心的表示感谢,感谢北京的医生千里迢迢来支援灾区,帮助他们。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5-2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