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积极参与学校各项志愿活动的罗锦文,参与组织了5月13日中午开始到5月14日凌晨的清华师生为地震灾区群众的献血活动。她以独特的视角、感人的笔触在5月14日清晨记载下了献血现场感人的故事。

不在其中不流泪——清华献血现场纪实

●罗锦文

  实在是睡不着,趁着头脑还清晰,回顾一下脑海里这个沸腾的一天的记忆。

  当在校内网上看到ZM的求援信时,是上午11点:“红会同学在组织同学们献血,由于红会人手不够,中午需要同学在食堂门口发宣传传单,请有意参加的同学跟我联系。”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有7、8个回复,不到10分钟,这回复的7、8个人已经到了现场,立即开始发放,20分钟后,已有拿着传单前来献血的同学,而此采血车尚在途中,时值午饭时间,我们劝同学先去吃饭再来抽血,热情的同学们有的就在楼下超市买个面包上来,就坐在紫荆综合服务楼(C楼)中央的花坛上,等着献血车来。

  等红会的同学们,紫荆志愿者们,公益协会的成员们将咨询台建起,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地开始报名,将近二十几位同学帮忙协调、引导、发放资料,不到一会儿,由于前来服务的同学人数不断增加,已经不能很好地服务了,等到12点半的时候,整个献血排队的队伍已经从C楼中间的门排到右侧的门,而且是两队。

  这中间,许多同学都是第一次献血,不了解自己是否符合献血标准就来了,对于这些同学,出于对他们本人健康以及保证血液质量的考虑,在他们排队的时候,我们就一一询问清楚,有一位女同学处在生理期,按规定不能献血,劝她离开时,她一步三回头,近乎哀求地说:我都排了一中午了,就让我献血吧。在得到否定的回答时,她问什么时候还可以献?要我记下她的手机号码,说一有新的献血信息,就手机通知她。

  有的同学听说四川灾区人民急缺AB型血,便在自己的班级里,在自己的寝室里找寻AB血型的同学结伴而来。有的同学不光自己献血,还带着自己的女朋友、男朋友、室友等等,还有的学生干部问:我们班同学下午有的没课,有的有课,大家都想献血,能不能我集体领号码牌,然后发给他们,让他们在自己时间允许的时候来献血。

  下午1点半的时候,排队的人越来越多,工作人员达到30人左右,但是秩序却越来越好,同学们除了偶尔问一下前面还有多少人,下午3点多的课赶不赶得及外,没有一个人对漫长的等待表达出不耐烦,偶尔调侃也不过是:我发现了一个漂亮的护士美眉,要是呆会她给我扎针我就捐800CC。许多同学都是中午下了课匆匆吃过饭,背着书包就来了,有的同学从书包里掏出课本,时不时地还用笔做一下记号,有的同学带着笔记本电脑,干脆蹲在墙角,心无旁骛地写论文,处理数据等等。还有的同学去买报纸,小声地讨论着刊载的最新灾区信息。总之,没有一个人白白地在浪费时间,这就是清华,这才是清华。窄窄的过道,长长的队伍,秩序井然。

  近两点时,在我去吃饭之前,才看到11点15就来了的WX出来,自豪地说:“我好像是第一个完成献血的!”

  回办公室开了个会,5点多的时候,与XB联系了下,她说:红会的同学,很少,没有人来替班,需要2、3个人帮忙替替班。正值饭点,联系了一位校内奥运志愿者后,我重新回到了战场。

  饭点的时候,才看到中午午饭后排队的同学陆陆续续地出来,也就是说这一批同学大都等待了4个小时以上。饭点一过,发现两个出口又连成了环形。长期的等待,抽血后,多位同学发生了昏厥现象,我发现了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微闭双眼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我开始以为他在闭目养神,不经意地一瞥后发现他嘴唇惨白,脸色很差,赶紧询问了几句,他有气无力地说:没关系,就让我一个人呆一下就好了……我和另外的志愿者用吸管喂他喝了一些果汁,医生护士帮忙让他卧躺在椅子上,当医生问他:以前有没有这种昏厥时,他说:有,我晕血。以前就是这样。我们看着他,无奈而又心痛。为了让他安全地回去休息,询问了他的院系,希望找到同学送他回寝室,他说:没关系,我5分钟就好了,别影响其它同学,他们还要献血。我们把他搁下,就近找到了他的系友,小伙子马上来到同学的身旁,诙谐地说:你小子,怎么这样了?原来他们认识。给他找了伴后,放心多了。再过十分钟后看这个昏厥的男生,居然面带微笑地与同学唠嗑了,这,就是清华男生!

  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联系了好几次的同学、好友——毕业后回四川的小Q的手机终于通了,他在四川省金融部门工作,此时正在家乡德阳挂职,而德阳是离震中较近的市县之一。嘘寒问暖后,他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在献血现场做志愿服务,晚上新闻联播都播了我们献血的情况。他说,好想念学校。目前,网络不通,不了解学校这边的赈灾活动,他说,学校有什么活动就用短信告诉一下。其时,他的屋外大雨磅礴,他在考虑要不要在外面的简易棚过夜,我说,今晚有较大余震,还是出去为好。他说:断电,断手机信号,断网络已经1天多了,刚刚有通讯和电视信号,他说:他想再等一等,看一下新闻……

  晚上十点多,许多排队的同学几乎站不住了,开始,我们拿来布袋子,让同学们垫着坐,后来,排队的人一点点地向前蠕动,拿着袋子坐,很不方便,大家从四处搬来了凳子,因为人多凳少,许多同学宁愿自己站着,也不去坐。这就是我们的景观,长长的队伍,有的人靠在墙角,有的人蹲着,空闲的凳子就那么宛如一件最完美的见证物摆在那里。

  有一位同学抽血后出血较多,血流在他的衣服上,地板上,斑斑点点,甚是可怖,我们手忙脚乱地用好几张餐巾纸按住出血口,反倒是他安慰我们:没关系的,没关系的。至始至终,他的脸上挂着笑容。

  晚上11点了,卫生部医政司血液管理处处长衣梅等到献血现场来慰问和视察工作。出于对长时间工作无轮班此后还将保持此强度的医护人员健康的关心,也出于对北京血库血源来源多样化的平衡,还出于对保存过多血液较为不便的考虑,她们提出,要求排在队伍末尾的同学先回去休息。此时,正在慰问同学的校党委副书记史宗恺老师直接与衣梅进行了交流,看看如何安抚这些排了很长队伍的同学。再后来,校党委书记陈希老师也来了,与衣梅一行开了简短的现场会。决定还是让同学们先回去休息,留下联系方式,留待下次抽血。史宗恺老师把我们志愿者召集起来说:交给我们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劝排在队尾等了4、5个小时左右甚至更长时间同学们先回去。

  史宗恺老师、陈希老师站在凳子上,用喇叭给同学们问好、致敬!虽然我站在维持秩序的外圈,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史老师发言时,眼里含着泪水,陈希老师一上来就说:一般都是说亲爱的同学们,但是我今天要说:敬爱的同学们!……可爱的清华学子报以热烈的掌声,而预先设想的艰巨任务,几乎不需要动员,同学们没有一句怨言,自觉散开,将队尾清出,也就是为了大局,有近70名同学放弃了自己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却没有献成血,我心里百感交集:我们的同学实在是深明大义,令人震撼!

  半夜12点了,一位叫AD的研究生来了,他是晚上来献血,但是因为发到手里的号码有些乱,他必须从队末尾排起,我们只好跟他说:等快结束的时候,给他打手机让他过来。等到最后,已经不让排了,我很害怕他情绪不稳定,结果,他什么都没说,只有一句话:你们工作人员真辛苦!

  在服务的时候,会给同学们发放食品和饮料,一拨又一拨,许多同学很谦让,很多时候都是志愿者硬塞给他们,以备不时之需。有一次发食品的时候,有位同学说:我真的不需要,自己带了面包来,可你们是不是发完这一大袋,就可以休息了,要是这样,那我就拿一个。有时候发给同学们食品时,他们会问:你们吃饭了么?

  有一位9点半才抽完血的同学问我:桃李园的特别供献血同学的窗口还开么?也就是说,他从5点一直排到现在,除了我们间或发的小蛋糕,他就没吃饭。我很震惊,经询问,桃李已经下班良久了,马上给他拿了好几个品种的零食和饮料,他说:桃李的窗口要是没有的话就算了,我就问问,没有就算了。最后,我不由分说地将小食品和饮料硬塞给了他。

  到了最后一位同学献完血,已经是凌晨1时20左右,等我离开时,已经是1时45左右。

  此时,红会的同学还在做最后的打扫工作,有一位红会的同学长时间工作都没有时间喝水,在结束时,一瓶矿泉水恨不得连瓶子都吞了。而让我感动的紫荆志愿者,其中一个就是我们校内奥运志愿者YW,他从5点被我喊过来帮忙后,在长达八个小时的工作中,他一直站在供同学验血后休息的室内走廊里,相信很多献血的同学对那个沉默文静地站在饮水机旁的男生印象深刻,那个休息室是整个现场椅子最多的地方,但他为了把凳子留给献血的同学,一直站着,一直坚守着岗位直到1点多。除了坚守岗位,给同学们倒糖水外,他还协助我们抱着整箱的饮料来来回回地走动,给同学们分发饮料,我每次看到他时,都要他坐下,他硬是不肯,到了最后,我几乎是拍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他还是不肯,说:确实有点,我怕我坐下去后,不愿站起来了。再说他,他就说:我虽然比较瘦,但还是抗得住,这不算什么。他也不怎么喝水,我都是把饮料硬塞到他手里,到了11点多的时候,我叫他回去,问他明天有没有课,他说没有课,后来又说上午有体育课。1点的时候,我对他说:剩下的同学很少了,现在工作人员比同学多,你就坐下吧,他缓缓地,缓缓地用手扶着膝盖坐下。

  在现场,我还看见一个与志愿中心、红会、公益协会都不认识的同学协助服务,唯一的标识就是他穿着水立方寒假测试赛的制服,他默默地工作,悄无声息地离开,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但我想这无妨,志愿者就是我们共同的名字。

  当我送一位献完血,还需要拎着许多东西的女生回寝室后,再回来,YW和那个不知名的水立方志愿者都不告而别了。我想,在媒体的镜头里没有他们,在领导的合影中没有他们,但是他们的志愿者风采将永久地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我相信,在现场,还有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仅以我目力所及,未免挂一漏万,但是,我却有着强烈地叙事的冲动,对,这只是叙事,无法抒情,在场的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本身就充满着感情,无须过多言语,而对于感动,我只想说:不在其中不流泪……

  (作者曾经是校团委志愿中心的辅导员,现为清华大学体育教研部教师、清华大学奥运训练馆志愿者主管)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5-1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