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有三件事 最让我感动”——学术助手“话”张光斗

新华网 2007年09月08日 记者李斌、李江涛

  “你想了解张先生,去采访王光纶吧。”在清华大学采访,许多人都向记者这样推荐。

  身材高大、满面红光的王光纶是清华大学教授,自1963年大学毕业起就跟随张光斗先生左右,成为他的主要学术助手。 

          “有三件事,最让我感动。”站在清华大学大礼堂前的草地旁,王光纶掰着手指说。 

          儿子追悼会后两天:写出万言葛洲坝工程设计审查意见书 

          (事件回放)张光斗育有一子一女。1980年夏季,他年仅37岁的儿子张元正突然因脑溢血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

         

      (王光纶述说)当时我正陪张先生在葛洲坝工地审查设计,怕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对他打击太大,不得不谎称学校要他立即回京参加重要会议。到家后,当得知儿子已经去世,他两眼直瞪瞪地看着悲痛欲绝的老伴,一言不发地呆坐在那里,可以想像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一位近70岁的老人来说是何等悲痛。张先生平时对儿子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儿子晚上多休息一会儿,都要受到他“不努力”的批评。可是在儿子去世后,他从儿子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摞医院给儿子开出的全休假条,儿子为了所从事的航天事业,也和他一样在忘我、拼命工作,没有休息呀!追悼会上,张先生执意要再见儿子一面。他被几个人架着来到儿子遗体前,两眼发直欲哭无泪,在场的人无不为之伤心动容。即使在这样悲伤的日子里,为了对工程设计负责,在儿子追悼会结束后,张先生还是花了近两天的时间写出了一份上万言的《葛洲坝工程设计审查意见书》,并让我立即送交水利部和长江委设计单位。这份饱含丧子之痛写成的意见书,字字浸透着先生对祖国无限忠诚、对事业无私奉献的滴滴心血。 

      (张光斗回忆录中有关描述)(得知消息后)我为此震惊,老年失子,无比悲痛,欲哭无泪,惊呆无语。想到孙女只六岁便失去父亲,更为伤心。我白发送黑发,心痛万分。元正追悼会后,我静下来,写了这次葛洲坝工程现场设计审查的意见书,送钱(正英)部长和林一山主任,也算我对元正的悼念。至今,当我想到元正,总感到伤心。每年清明,我们去为元正扫墓,在墓碑前默哀……

          图纸不准签字:“反正我要对老百姓负责”

         

      (事件回放)作为首都“一盆清水”,密云水库是上世纪50年代末张光斗作为总工程师牵头设计的当时我国华北库容最大的水库。1976年,唐山大地震波及密云水库,白河主坝上游沙砾石保护层发生滑坡,为了抢险加固,北京市委急召在外地的张光斗回京。 

      (王光纶述说)当时是“四人帮”猖獗的时代,张先生仍处于受审查的逆境中,虽然先生抱着满腔热情、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到水库工地,但迎接他的军宣队负责人却送上的是冷冰冰的当头一棒,明确向他宣布:“这次加固工程的设计你要负责,但你不准在设计图纸上签字。”这不讲理的逻辑,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其实,不让他签字他就可以不负责,完全可以甩手不干。但即使蒙受如此不公正的待遇,张先生仍然全身心地投入到工程加固的工作当中。他每天奔波在大坝工地,爬上爬下检查施工质量,对设计图纸一张一张地仔细审查,提出意见后交给“负责人”签字。用张先生自己的话说:“我是为人民工作的,让我签字也好,不让我签字也好,反正我要对老百姓负责。” 

      (张光斗回忆录中有关描述)密云水库加固工程的安全要我负责,但图纸不准我签字。我心想哪有这个道理……来此工作,是为党和人民服务,所以我应该全心全意为密云水库的加固进行工作……我整天到施工现场看,在大坝爬上爬下,还看挖廊道混凝土塞,看挖隧洞,还去潮河看第三溢洪道,看放空隧洞及潮河大坝导流隧洞施工,还要审查设计图纸,参加指挥部党委会,比较忙,也很累,但能为党和人民工作,心也安了。

          近90岁老人爬40多米高脚手架:“设计、施工都要质量第一”

         

      (事件回放)作为国务院三峡枢纽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副组长,多年来,张光斗魂系工程质量,每年都要前往三峡工地,深入第一线进行考察,为三峡工程“挑刺”,其中起导流作用的坝身导流底孔更是他关心所在。2000年,他再次来到三峡工地,检查导流底孔施工质量。 

      (王光纶述说)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他坚持从基坑顺着脚手架爬到56米高程的底孔,检查混凝土表面的平整度,他深知高速水流对底孔过水表面平整度的要求极为关键,当他用手摸到表面仍有钢筋露头等凹凸不平的麻面时,当即要求施工单位一定要按照设计标准返工修复。对于一位已近90岁的老人来说,爬40多米高的脚手架,其难度可想而知。张先生个性好强,在脚手架上不让人搀扶,我知道他当时已经精疲力竭了,因为他不时碰到我身上的手已是冰凉,艰难迈出的两腿也已在微微发颤,在由底孔向下返回的时候,为了怕他腿软撑不住,滑下去,我只好成心在他前面慢慢走,挡着他。即使如此,他仍然还是坚持查看了两个底孔。他后来还告诉质量检查专家组组长钱正英:“我实在爬不动了,要是有力气能爬,我一定再去多检查几个底孔”。 

      (张光斗回忆录中有关描述)我查看了导流底孔,发现侧墙不平整,水平缝全长有1厘米以上宽的小石架空层,还有麻面、浅坑、伸出钢筋等,在高速水流34米/秒流速下将发生空蚀,听说其他导流底孔也是如此情况。原因是模板不平整,混凝土浇筑工艺不良。我力不胜任,没有到深孔查看。施工发生这样的事故,值得认真反思。 

      三峡工程规模巨大,世界第一。这样大而复杂的工程,有些质量问题是不可避免的,今后要加强管理,落实质量保证体系,领导(要)深入基层。厂坝混凝土浇铸要改进方法和工艺。要质量和进度并重,在不能兼顾的时候,进度要服从质量。我体会,设计、施工都要质量第一。如质量不合格,可决定临时停工,改正质量。要很好学习敬爱的周总理的教导:“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要在思想上真正转变。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7-09-1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