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晴雪浮云——蕴藏在美丽背后的辛酸与感动

●林泊生

  林泊生,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2002级毕业生,2004年带队赴西藏实践,2005年加入清华大学第8届支教团,现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第二高级中学从事支教工作。


  西藏,曾被外人称为“时间停滞的香格里拉”。无数外界的人向往这里,来到这片圣洁的土地。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什么,留下了什么,是无法衡量的。在西藏纯净的阳光下,单纯而沧桑的笑容里已写满了一切,但终究只有自己才能读懂……

  传统的西藏人五体投地,丈量着人生的轨迹,一心指向圣地、圣山、圣湖,这是他们毕生甚至来世不变的信仰。

  我选择了西藏,不是选择了这样一种信仰,而是一种信念。两年前,我在西藏短短的实践考察,实现了我多年的愿望,却又在离开的途中,在那样一个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将我的心勾去了。或悲或净或纯美,总之是没有记录下来,也无法记录,只能深深地刻在心底,随着心脏的跳动,变化却不改变那美丽的本质。

  仍然记得去年我们简单而快乐地离开。简单,是因为没有太多送行的人,似乎只是一次简单的出行,走上自己的路而已。快乐,是因为没有太多别离的泪水,走的洒脱,即使有太多的不舍,也要毅然走上这条梦一般的路。无论是有没有朋友来送行,对于我们来说,一年的分离,承担的辛苦,不是简单的言语能够表达的。同样,对我们来说,一年的同甘共苦,也早已化作面庞上会意的笑容。

  曾经,我们以为在一年的支教工作中能够做很多事情。现在,我们早已明白自己是那么渺小。曾经,我满怀希望与激情,认真完成教学工作,主动开办免费补习班,辅助图书馆的管理工作,参与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当期末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我失望了,每周27节正课和6节补课换来的竟是没有一个人及格。这也是这一年里一切最灰暗的时候,一切的希望都沉了下去。不过当第二学期看到我教的学生大多去了重点班,心里也是安慰了许多。

  希望过,失望过,才发现更重要的是一点一滴的感动。当班主任说学生们最近大部分时间都在看我教的科目,当一个原来什么都不学的学生告诉我他现在只学我教的科目,当学生早上很早的时候就忍着寒冷在角落中背书的时候,当学生顶着炙烤的太阳在草地里做题的时候,我理解了。经过了家访、深入的相处,了解的越多,感情越深厚,我的担忧反而更重了。究竟怎样才能真正地帮助他们呢?

  现在,正课加补课每周近40节,家访从泽当镇到牧区。我发现,越是做的多,越感觉我的渺小,能改变的太少太少,但越想多做一点,多改变一点。从象牙塔到社会生活,从幻想到现实,我们经历了从未想到的挫折,也从挫折中不断成长。

  一年的服务期很快就要结束了,思想和感情又复杂起来。曾经,我喜欢不定期地离开一个地方,因为存在一些希望中的变化。所以假期会尽快踏上回家的路,所以也会平静地离开家走上新的征程。但是,之所以喜欢离开,还是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都会再回到这些地方。可是,当我发现有些地方,不知何时会再回来,或者回来时已是物易人去,我还会喜欢离开吗?

  一年的时间里,起起落落,早已不是能用得与失来衡量的了。曾经怀抱希望与理想,却一次一次受伤,一次一次怀疑,一次一次茫然。曾经情绪低落,走到了逃避的尽头,沉到了绝望的海底,终究还是坚强面对,用这样的乐观找到新的希望和梦想。

  终于,还是舍不得了。一群学生,更像是我的一群弟弟妹妹。王琨的天真,让我怀念那个年代;雄田的叛逆,让我担心这些父母常常顾不上管的孩子们;朗杰在茶馆里的忙碌,让我明白了这些孩子心中的孤单和寂寞;徐怡的尝试走入社会,让我发现了能够给他们的阳光和希望;李龙和妹妹独立在外生活,让我心生怜爱……

  一年的支教生活,与其说是在服务,不如说是在学习。经历了生活的挫折,感情的低落,一切终究以一种更成熟的方式走上了新的道路。人,真的应该在荆棘堆里滚一滚,然后浑身披挂,那身上的刺就是生活赐予我们的铠甲,在这铠甲下面,有着一颗跳动有力的红心,和更加宽广的胸怀和厚实的臂膀。(编辑 襄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7-06-1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