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回忆我的大学生活儿片断

陈达(1963届)

(一)

  1957年8月初,接到学校录取通知书,真是喜形于色,我终于可以园上大学梦了。当年由于反右斗争,对应届高中毕业生进行政审,推迟了半个月发榜,到学校报到还有20多天时间。通知书上告之:学杂费,书本费,绘图工具购置费,伙食费等要120元钱。但我这个寒门学子,家庭经济困难窘迫,父亲使出全身解数,仅凑了40多元,父亲一生脾气比较倔犟,从不肯轻易向亲朋好友开口借钱,他知道亲戚们也无钱可借,况且也难说清何时能还。他伤感地对我说,家庭无力,这个大学不上了,你也中学毕业,看个报,写个信,记个账就行了。对此,我心中充满了苦涩味和莫名状,我也十分理解家庭和父亲的心情。

  心中烦闷,在家乡小镇上无任何目的地闲走,正好碰上了周六骑车回家路过我们小镇的小学老师曹锦琪,分别己六年之久,也不知他现在在干什么工作。他对我考取清华大学表示祝贺,知道我的困境后,要我下周一去县教育局一趟。随后我了解到,曹老师在解放前就是一位地下党员,现任县教育局长。他批示财会部门给我资助。通知书上虽说是120元,其中部分可以申请减免,绘图工具可以借用而无需购买,因此我领了只差的35元。有人说,我命好遇贵人。这35元钱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我怀着对党和人民政府的深情厚意和对老师的敬仰之情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奔向清华园,这种心情和思绪一直影响着我的言行,要把学到的知识还给人民。

  (二)

  大一高等数学是由李欧老师讲授解析几何,数学和物理学这是物理系学生的重要的基础课,大家学习都很认真。一般来说,数学课都是大量符号演算,很难讲得生动,而李欧老师讲的课完全是另一种景象,在黑板上徒手划的图形就像用尺规作出来的,非常标准规范清晰,宏亮的声音,抑扬顿挫,高超的讲课艺术,就像给大家讲的是故事课,艺术课,神奇般地把大家带到数学王国里去。下课前,在一教上课的二百多位同学不约而同地报以热烈的掌声, 这是我多年的学习生涯中,在课堂里上完课给老师鼓掌的,这还是第一次。

  195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在二教陈泽民老师给大家讲我国核科学技术的未来。50年代后期,中央根据国际形势和我国国防安全的迫切需要,决定发展核工业,建立民族的核工业体系,当时由于保密缘故以及通讯不发达,很难得到这方面的信息和资料,不知道陈泽民老师是如何收集到大量鲜为人知的材料,有军事的,民用的,基础科研的,应用研究的,给同学们展示了一幅核科技发展前景的蓝图,深深地打动了每个年轻学子的心,对于我们树立热爱核科学终身为核事业服务献身是起了一个很好的导向作用。老师的一席或者一句话都有可能对年轻学子带来莫大影响。

  大三时学习量子力学,是由徐亦庄老师教授这门课,据说徐老师三次专修量子力学。每堂课,老师在大黑板上要写上成千上万个字,写了擦,擦了写,当时没有合适的参考书,学生都是记课堂笔记,下课后,发现有一个公式推导不下去,原因是讲课时老师漏写了一个符号,在下次上课时,徐亦庄老师居然专门花时间作自我批评。老师这种严谨治学,一丝不苟的作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在毕业之后的工作中一直学习老师这种为人师表的风范。

  在学校六年学习期间,许多老师都是默默无闻辛勤耕耘,他们不仅传承知识,还通过自身的言行让我们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的人生哲理。

  (三)

  1963年6月下旬,毕业之前在人民大会堂聆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为应届毕业生做的专场长篇报告,国家总理给应届毕业生做专场报告这是十分难得少有的机会。报告从晚上八时开始,一直讲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半。周总理报告时神采奕奕,目光炯炯有神,语言生动风趣,而我们则是精神饱满毫无倦意,人民大会堂不时传出笑声和鼓掌声。周总理对我们圆满完成大学学业即将走向社会奔赴工作岗位表示祝贺,要求我们把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摆在考虑工作的首位,国家对我们寄于殷切的期望。并亲切的教导我们走向社会后要处理好社会关,工作关,学习关,家庭关,婚姻恋爱关。对于我们即将走向真正意义上的人生旅程时,总理的报告为我们指正人生航向。几十年来,在工作、学习、生活中不论碰到何种困难,每当想起总理的报告时,总是倍感亲切,全身充满着力量。

  在系庆50周年之际,作为一名清华学子写点只言片语表达对母校母系的情怀和深深的祝福。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6-10-1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