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写给女书的日子

  ●新闻与传播学院 莫静清

  女书是在湖南省江永县东北部上江乡及附近三省三县交界的地方,妇女自创使用的一种性别文字。这种神奇的文字沉默百余年之后,一经发现就震惊了世界。但是到了本世纪初女书的传人所剩无几,濒临灭绝。
  2002年清华大学同学自发组织了“抢救女书”SRT小组,出于对祖国文化的热爱和责任感,他们扎进女书堆中,以艰苦的工作抢救女书。他们的工作为清华大学在女书领域的研究处于学术前沿贡献了极大的力量。他们的工作获得清华大学SRT文科唯一的2002年、2003年的二等奖、2004年的一等奖,以及清华大学“赵元任”杯大学生语言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二等奖。
  
  现在,女书于我,更多的仍然是一种情感。
  一年多前,从一个师姐的资料上看见了一些倾斜的符号,以为是状文之类的民族文字。师姐说这是女书。女书两个字从高中记忆的脑海里提取了出来,我脱口而出:“我知道的,就是在我们湖南江永。”师姐很是兴奋:“你也知道呀。”她顿了顿,“赵丽明老师就在做这个。”
  当时赵老师正在教我们的古代汉语,于是巴巴的守着老师课程结束答疑完毕,我很是忐忑的走上前去:“赵老师,听说您在做女书,我是湖南人,很想参加可以吗?”
  因为湖南,因为女性,我走近了女书。
  赵老师很是认真的约了一个时间,把我叫到了办公室,给我介绍了女书的情况,给我看了以前的女书成果,然后说:“做女书很苦,我们现在正在赶一本女书合集,你现在就要开始工作,可以吗?”
  当天下午就和谢玄师哥开始了讨论女书字表的工作。对于女书文字还基本没有认识的我,对于音标已经生疏了一年的我,可以说是被“赶着”上了架子。但是讨论是愉快的,我们要做的工作是做一个无名氏的女书字表,类似于字典之类的东西,共为两个。一个是笔画字表,一个是音序字表。之前还要进行将女书的白水音系转换为城关音系。巨大的工作量,赵老师说给两周的时间。刚刚做起来的我自然是踌躇满志,谢玄师哥私下吐了吐舌头,但是很快投入了工作,给我的理想化方案修正。时间很紧,接下来就进行了一场“人民战争”,这个工作用我们的戏谑话来说就是“体力活”,基本的音标知识加上细心,在明白了方法后很快就能上手,关键的问题就是数量大,时间紧。那段日子基本上我们班所有的女同胞们都投入了这场战斗。很感谢我的同学们。在期中考的那段时间,大家为了女书都牺牲了很多时间。她们没有直接加入女书小组,能够帮忙的原因更多的也是一种情感吧。


  女书字表因为是我接手的第一份女书工作,所以记忆是特别深刻的。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预先无法料到的棘手难题,但是大家在一起慢慢的商量,积累了很多经验,想出了很多办法。工序大抵是,讨论议定——分工——综合——汇集,然后又是一个循环,之前标有女书文字和发音的小卡片被我们分类了又分,根据不同的需要调来调去,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双手的触摸。具体的过程我不想多说,一是因为其间的困难,非当事之人不能体会。二是因为和两位师姐,双琴和杨桦之前的整理翻译最原始的资料工作相比,我的真的不算什么。更确切的说那段日子的工作细节我自己也忘了,不堪回首实则是不忍回首。
  现在记住了的,是大家在一起的一种感觉,真好。
  再往下,就是女书字库,小论文,深圳会议,阳焕宜作品集,女书展,女书老人用字对比表,会议,直到今天的《女书合集》。女书的工作,或者说语言的工作不是想像般的诗情画意,也不是文学样的天马行空,毫不夸张的说,它很枯燥,需要的是和科学一样的严谨精细。
  2004年的9月20号,阳焕宜老人,这最后的一位女书老人也去世了的时候,宣告了原生态的女书文化形式终结。赵老师的短信发过来,很久,我不清楚自己的感觉。水木清华BBS上发了篇文章告知这一消息,我发现,没有经历女书工作的人到底对这件事情是漠然的,哪怕是中文系本系的学生,但是很多曾经或者现在正在做女书的战友们对于女书的情感不说大家都明白。
  现在,那段抢救女书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往,赵老师说女书的最基本的工作其实也已经做完了。
  我现在想做的是把女书做为一种历史的文化让更多的人知道。
  有一种情感叫做执著,有一种情感叫做缘分。与研究无关,与论文无关——我想女书给我的更多的是这些吧!(编辑 襄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6-04-2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