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教书四十六载 授渔乐在其中
——记爱岗敬业的范钦珊老师

●学通社记者 石磊 实习记者 赵海鹏 摄影 郭海军


  “给学生讲课是我的乐趣,除非没有人选我的课,或者不能站着讲了,否则我会一直讲下去。因为这是我的责任。”——范钦珊



              教书本身即乐趣
  “我1956年考入清华,那时清华是5年制,正常情形应该是1961年毕业。1959年9月,为了适应当时学校迅速发展的形势,包括我在内的100名3年级学生被抽调到基础课进行教学,我一面当老师,一面当学生,身份还是学生。1960年学校又从这100人中抽调了10余名作为正式教师参加教学工作,其中也有我。从那时至今,我在清华从事基础课教学工作整整46年。”
  “我已经退休了,在清华我是‘免费’教书。”范老师说,“从周一到周日,从清华到北交大,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讲课、答疑、科研加上其他活动,忙得不亦乐乎。但我感觉乐在其中,教书本身带给我乐趣。只要站在讲台上、面对学生讲课,我的大脑就兴奋起来。”
  “现在教学太忙,也顾不上打球了,每天早晚做自己发明的运动操,活动颈椎、关节。”范老师说,“至少要健康工作五十年,我现在才46年呢!”

              把书教好是责任
  “教了这么多年书,到现在还在教。除了教学本身的乐趣之外,对社会、对清华责任心也在驱使我不能停步。”范老师说,“清华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学生,如果没有教好,我们教师是有责任的。把书教好是应该的,教不好是我们的耻辱。”
  “本科时我给著名的力学家和力学教育家张福范先生当助教,张先生是清华材料力学教研室第一任主任,他对我们讲,只做教学是做不好教学的;只教一门课是教不好这门课的。他希望我们既要做教学又要做研究。这一教诲使我终身受益。
  范老师回忆,自己上学时的辅导老师姓杨,他在黑板上写的字就像刻出来的一样,态度是非常认真。那个时候范老师就告诉自己以后就要像他“这样”。
  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范老师回忆,那个时候很紧张,最怕学生问问题,一到下课就想“溜走”。
  “那时候既要上课又要批改学生作业,每周批改两次,每次100本左右,已经是满工作量。这种情况下,还要从事科学研究,投入了很多精力。但当教师就要投入!不投入不行啊,不备课怎么教学生,不想点子怎么能吸引学生听课。我总结过,讲课有三种境界,一种是念,照本宣科;然后是讲,有教师自己的理解在里面;再就是侃,通过联系工程实际、与学生互动把知识传授。能做到侃,就必须投入,就要科研、教学相结合。50岁之前,我都是跑到学生宿舍去答疑的,每个学生的名字我都能叫出来的。”范老师说。

             跟学生做朋友
  粗略统计,范老师这么多年已经教了6000到7000学生,遍及三代人。前几年,范老师看到一个学生拿着他70年代编的一本书,就问他怎么会有,这个学生回答:“是我外公的。”
  “接触了这么多学生,我体会到,要取得最好的教学效果,不仅要深入研究教学内容,同时要了解学生,提出合理而严格的要求。平时的教学中,给学生介绍知识和方法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引导学生主动思考,让他们自己想、自己学、自己研究。”
  范老师认为,了解学生,就要对同学们在学习中存在的一些问题需要加以认真分析,想办法、提要求,效果就会好。比如对于学生中存在的抄袭作业现象,就要进行分析,可能存在两方面原因:作业量太重,或者是学生的态度问题。
  经过分析,范老师就在控制作业量的同时,改变了以往的考试模式,实行“资格考试”和“水平考试”。“资格考试”只考试作业中的内容,通过“资格考试”才可以参加“水平考试”,否则不能拿到学分。考试方法的改革有效遏制了抄袭作业的不良风气,促进了良好学风的形成。
  在课堂教学上,范老师积极了解学生需要,通过改进教学方法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在一门下午第一节安排的课程上,范老师发现不少同学打瞌睡,就主动去了解情况。结果发现许多同学都是上午12:30下课,马上又来上课,实在太困了。于是,范老师就将课间休息的5分钟改为10分钟,让大家有一个较好的缓冲过程,从而提高了学生的学习效率。
  范钦珊,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教授,博导。北京交通大学客座教授,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钱伟长讲座教授。1956年考入清华。自本科三年级(1959年)起在清华从教至今。(编辑 襄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6-04-0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