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无标题文档

刘兵与戏剧舞台上的物理学家

科学时报 2006-02-21 孙琛辉

  2005年底,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刘兵在华中科技大学的讲座,从一个特定的领域——戏剧领域的视角讲解了科学与戏剧的关系,以及戏剧学家是如何看待科学技术和社会发展、如何反思科学的。

   刘兵的讲座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科学和艺术的关系,另一个是艺术家对科学的反思。

  科学与艺术的关系

  1959年英国学者斯诺在剑桥大学作了重要的演讲,说当今世界有两类文化,一类是科学文化,另一类是人文文化,两类文化的代表者就是科学家和文学诗人(现在称为人文学者),他们的价值标准、思维方式、语言、风格、认识世界的方式,很多原来认为是无关的东西却发现是相关关系,甚至有时是亲密关系。科学与艺术可以归到上述两种文化领域当中。斯诺的分类一直是个争论,这个分类的问题在西方学界,在不同国度、不同文化、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形式不一样,如美国的科技大战、科学与文化的分裂。

  刘兵认为,科学与艺术的关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不可分离。但这种说法本身也是个矛盾,既是不可分离怎么又是两面呢?关于这个问题,在很多年前萨顿就已经提出一个比喻,他将分别对应于“真”、“善”、“美”的科学、宗教与艺术形象地比喻为一个金字塔的三个面,认识高度越高,三者之间的距离越近。显而易见,我们以往之所以认为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相距甚远,将自然、科学与美相分离,只是因为我们所站的位置高度不够。因此我们要一方面提升自己的水准,一方面要关注“大家”的说法、思想高度。

  刘兵谈到,就艺术与科学的问题来说,还有另一个特殊的维度,就是我们今天的视角,即艺术家对于科学的观察,艺术家对科学怎样认识。对此,他举了很多例子,《达芬奇密码》作者的《天使与魔鬼》着重谈及的就是科学与宗教之间的关系(世界范围内的畅销反映了其背后的深刻思想),达芬奇,他不仅仅是画家,他还是机械学家、工程师、光线学家、心理学家、色彩学家,是科学家与艺术家的完美结合。在达芬奇身上存在悖论:过去靠艺术生活的艺术家的谋生手段却是靠贵族“包养”,而在1482年达芬奇给贵族的求职信中,展示自己的知识和才华时,展示他更是一名军事工程师,这说明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存在矛盾。

  从伽利略到物理学家群像

  伽利略在戏剧方面表现更突出。刘兵提到了几部著名的作品。布莱希特的《伽利略传》。布莱希特表现的伽利略是“一个新时代的不加粉饰的图画”,在剧中伽利略并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超人”,相反,除了对探索科学真理的执着之外,伽利略也是一个凡人,他爱吃,“当吃好饭喝好酒的时候常常出现灵感”,他经常为金钱的拮据而操心,甚至不惜拿他人发明的望远镜冒充自己的发明呈献给威尼斯共和国来换取提薪。当为了宣传论证地球绕太阳转动而被宗教裁判所审讯,而在看到刑具后,只因害怕肉体上的痛苦而放弃其学说。

  但是,这些凡人的弱点并不能削弱伽利略作为近代科学创立者的光辉。在布莱希特笔下,伽利略毕竟是理性的代表者。在全剧临近结束时,布莱希特也借伽利略之口说道:“我认为科学唯一目的就是减轻人类生存的苦难。当科学家们为利欲熏心的权贵们吓倒,满足于为积累知识而积累知识,科学就会变成一个佝偻病人。那时你们的新机器就只能意味着新的灾难。”

  日本广岛爆炸了原子弹后的场景将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说明它背后蕴含深刻含义。随着时代的推进,在西方对科学的负面效应的关注越来越多,对科学的批判也逐渐形成了一种潮流。

  刘兵详细讲述了瑞士剧作家迪伦马特最优秀的一部名为《物理学家》的话剧,其情节大致是说,在一家精神病院中住着三位病人,都是物理学家,其中,一位名叫梅比乌斯的物理学家在15年前就住进了这所精神病院,经常声称自己看到所罗门王,而另外两个分别自称是牛顿和爱因斯坦的研究放射性材料的核物理学家,则在不久前住了进来。在精神病院中,这三位物理学家先后杀死了看护他们的女护士。随着警察的调查和医生及病人的对话,剧情愈发扑朔迷离。后来,通过这三位物理学家之间的一场对话,使情节明朗起来。原来,他们分别杀死看护自己的女护士,只是因为护士发现了他们都不是疯子这一真相。

  梅比乌斯本是一位极有天赋的物理学家,15年前躲进了精神病院。而“牛顿”和“爱因斯坦”,则原来的确是曾做出过出色工作的物理学家,但已分别为不同的情报机关服务。他们装作疯子,追踪梅比乌斯住进了这所精神病院。因为他们所服务的情报机关怀疑梅比乌斯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可能解决了引力问题,发现了基本粒子的统一理论,并找到了普适发现的原理。

  在住精神病院的15年中,梅比乌斯的确完成了这一切。于是,两位身为物理学家的间谍开始游说梅比乌斯。具有寓言意味的是,“牛顿”所持的观点,恰与真正牛顿时代的价值观相似。他相信求知的自由,而不管这种知识为谁所用;而“爱因斯坦”的看法,则与我们这个世纪某些科学家曾有过的观点有某种相似,认为物理学家可以自己作出抉择,有责任用其知识为某一特定国家的政权服务。

  在这三个物理学家中,梅比乌斯大致代表着剧作者迪伦马特的观点。他宁愿呆在精神病院中,并反问:那些在外面准备欢迎他的物理学家们真是自由的吗?他以一大段慷慨陈词的演说来解释自己的抉择:“有一些风险是人们不可去冒的,人性的堕落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知道,这个世界用它已拥有的武器做了些什么事;我们可以想象,利用我的研究使之成为可能的武器,这个世界会做些什么。正是这些考虑把握了我的行动。我很穷。我有一个妻子和三个孩子。大学以名望吸引我,工业界以金钱诱惑我。但这两条路都太危险了。我将不得不发表研究的成果,其后果则将是推翻所有的科学知识,使我们社会的经济结构分崩离析。责任感驱使我选择了另一条道路。我放弃了学术生涯,对工业界说不,而且听天由命地抛弃了我的家庭。我选择了丑角的帽子和铃铛。我让人们知道所罗门王出现在我面前,于是很久以前,我被关进了疯人院。”“理性要求我走这一步。在知识的王国中,我们已经达到了认识的最前沿。我们的知识成了一种令人恐惧的负担。我们的研究充满了危险,我们的发现是毁灭性的。对于我们物理学家来说,剩下的只是在现实面前投降。”

  梅比乌斯告诉“牛顿”和“爱因斯坦”,由于怕他具有巨大威力的发现被用于毁灭人类,他已经把全部的手稿焚毁,并劝他们与自己一同继续呆在精神病院,因为“只有在精神病院中我们才能是自由的,只有在精神病院中我们才能用自己的头脑思考”。

  最终,梅比乌斯说服了“牛顿”和“爱因斯坦”,三人决定一起留下来,一致认为在这里他们“是疯子,但却明智;是被囚禁者,但却自由;是物理学家,但却清白”。最终的结局出人意料,那位为他们治疗的精神病女医生早已把梅比乌斯的手稿翻拍下来,要在她创办的联合企业中,将梅比乌斯发现的知识充分开发,并疯子一般地自称她看到了所罗门王的再生,她将支配整个的世界。

  刘兵说,从布莱希特的《伽利略传》到迪伦马特的《物理学家》,我们看到了戏剧艺术家们在其思考和艺术表现中科学看法的巨大转变。从《物理学家》这部剧本中,我们甚至看到目前正成为讨论热点的后现代主义科学批判的某些特征。正像有的学者曾指出的那样,“诗人和艺术家凭借他们敏锐的直觉,比哲学家和科学家的理性思考更早地发现了科学和技术发展的负面后果”。可以说,这两部以物理学家为主角的戏剧也部分地证明了这种说法。

  刘兵最后指出,我们也不得不注意科学发展对社会影响的各个方面,包括它的负面。科学史证明,科学对任何人和任何社会都是有价值的;同时它也证明了科学的不足。过去很长时间,原子弹生物学家很自豪,说“我们的手上没有鲜血”,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生物学包括克隆等技术对社会伦理等问题都会产生了负面影响。因此我们面对的是整个科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6-02-2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