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科学无国界 汗水铸辉煌

——记美国Brookhaven实验室终身研究员韦杰

●王珊珊

  在韦杰回国参与中科院高能所和物理所合作的一个加速器建设的大项目的时候,我们找机会采访了他,他现在已经是美国Brookhaven实验室的终身研究员。

 

  乐在读书中

  1979年刚刚读完高一的韦杰以全国第二的成绩从内蒙古包头市考入清华大学工物系,当时只有十六岁的他,并不清楚工物为何物。那时候理论物理比较热门,清华又没有物理系,于是工物系在新生一入校就在每个年级挑选出2-4个成绩优秀的学生去学理论物理,韦杰当时被选中。后来清华成立了物理系,所以1983年他本科提前毕业的时候是从物理系毕业的。

  韦杰说他是在清华定型的。清华的教育向来以扎实稳健著称,因此他的基础打得很牢。他的老师都很好,在注重基础学习的同时,还能不失时机地为学生介绍学科发展的国际前沿。这种既严谨踏实又与时俱进的教育使韦杰收益很大。韦杰是个勤奋学习的好学生,他从不觉得学习枯燥乏味,相反,他乐在其中。和学习一样能给他带来无限乐趣的是清华广播站播放的古典音乐。晚上吃完饭,听上半小时,再去上自习,这对韦杰来说不啻为一种享受。就这样,读书和音乐伴随韦杰度过了4年美好的大学生活,毕业时他被学校授予“优秀毕业生”称号。

  名师出高徒

  毕业后韦杰留校工作一年,本来想通过考李政道先生的CUSPEA出国,后来清华趁着杨振宁先生来学校访问的时候,与杨振宁联系,把韦杰推荐到杨先生当时所在的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理论物理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

  这掀开了韦杰人生的新篇章。在确定研究领域时,韦杰选择了高能物理。杨先生认为高能物理的发展方向是加速器,他与当时在Brookhaven实验室的这一领域的专家E.D.Courant教授比较熟悉,于是把韦杰推荐给他,所以韦杰是由Courant和杨振宁联合指导的。

  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难免困惑彷徨,而韦杰却幸运地得到了大师的指点,这无疑会对他的成功产生了巨大的助力。在读书期间,每当他遇到重大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去找杨先生帮助。在他博士资格考试口试和毕业答辩的时候,杨振宁都是主席。与杨先生的接触,让韦杰感受到了大师的智慧与力量。

  现在谈到杨先生,韦杰仍表现出无限崇敬。他说杨先生的成就不是他能望其项背的,很多科学家研究的范围很窄,是地地道道的“专”家,但杨先生对物理学有整体的把握,已经达到了融会贯通的境界,因此在美国,杨先生在业界有很高的声望和地位。韦杰说杨先生平时很忙,他也不好去打扰,但在他心目中杨先生永远都是榜样。

  以加速器为纽带

  博士毕业后,韦杰留在Brookhaven工作。其实在读博士期间,他就参与了实验室的项目。1986年到1997年,作为加速器物理组成员,他参与了相对重离子对撞机(Relativistic Heavy Ion Collider)的设计、研发、建造和调试;1997年至1999年,韦杰任欧洲核研中心大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项目Brookhaven实验室加速器物理部的经理,该项目由包括Brookhaven实验室在内的3个美国国家实验室承担;1998年至2002年,他先后担任了Brookhaven实验室射束动力组和散裂中子源项目加速器系统部的负责人;2000年到2002年担任Oak Ridge国家实验室散裂中子源项目加速器物理组负责人;2002年到2005年,韦杰任Brookhaven实验室散裂中子源输运系统的负责人,带领Brookhaven的100多名科技工作者完成了美国散裂中子源项目存储环及输运系统的设计、研发和建造,负责经费达1.3亿美元。

  多年来韦杰亲自参与和主持了众多重大的项目,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和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有了广泛的合作。目前他正在中科院高能所主持北京散裂中子源加速器项目的筹备实施,北京散裂中子源是国家计划投资12亿人民币的大项目,具有世界先进水平。韦杰认为从自身能力特点来讲,目前组织大项目是最适合自己的,在这种需要综合各种能力的事业上能最大地发挥自身才干,创造最大效益。韦杰现在为北京散裂中子源项目加速器筹备指挥部经理,为项目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在未来的一年里他将有至少半年在中国,剩下半年在美国。韦杰说,加速器的建设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物理理论研究水平,工业发展水平,甚至大工程管理水平,任何一个方面不行也做不出来。国外在这方面失败的先例也有,损失了大量的财力物力,教训惨痛。这次能够在国内做项目,韦杰感觉很好,他说国内目前加速器领域发展很快,但还缺少和国际的广泛交流,尤其在强流质子加速器领域对科技前沿了解还不够,他能够在国内做些事情,也算是对国家科技振兴做些贡献吧。

  在美国求学、工作、生活多年,现在为美国物理协会成员的韦杰,却仍然是中国国籍。在科学的海洋里尽情遨游,韦杰并不关心人为的国家分野。能够以加速器为纽带促进各国在科技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是远远超越世俗纷扰的乐事。

  踏实的幸运儿

  韦杰是个典型的清华人,做的多,说的少,踏实肯干,不好高骛远。在问到他有什么远期目标的时候,他说他并没有计划那么远,只想做好眼前的事。回顾自己走过的道路,韦杰感到自己很幸运,一是因为物理是自己所爱,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是最幸福的;二是在人生道路上能够得到他人的帮助,让自己少走了不少弯路。谈到成功的关键时,韦杰说,在科学的道路上最重要的就是要踏实,没有踏实的作风,再聪明的头脑也是白费。

  其实在各行各业勤勉坚毅都是取得成功的最基本因素。每个在清华读过书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学到了这一点,也在不同岗位上实践着清华精神。韦杰的幸运又何尝不是对他踏实作风的回报呢?

  (转自《清华人》2005年第4期 编辑 襄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6-02-1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