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国际格局的变化趋势

○阎学通

  分析冷战结束以来13年国际格局的变化情况,有助于我们预测今后15年国际格局的变化趋势。国际格局包括大国实力对比和大国战略关系两个方面,因此,我们可从冷战后大国实力对比和战略关系两个方面分析国际格局的变化,并以此为依据预测今后这两个方面的变化。

  1992-2005年的13年间,大国实力与战略关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91年苏联解体后,世界大国的实力对比被称为一超多强。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政治、军事、经济三个方面都首屈一指。俄罗斯和日本分别在军事和经济方面与美国是同一等级,因此成为第二等级的大国。德国、法国、英国和中国是第三等级。此时的印度还未被认为是一超多强中的多强之一。

  到了2005年,世界大国按实力还可以分为三个等级。美国仍是唯一的超级大国。第二等级大国则是中国和日本,中国的综合实力已是多强之首。第三等级大国有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和印度。此时印度进入多强行列,但居于多强之末。

  观察1992年和2005年的大国实力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中国是实力地位提升最多的国家。其次是印度,从不是多强进入多强行列。而实力地位下降最多的国家则是俄罗斯,不仅从二等大国降为三等大国,而且从多强之首降为多强中的弱者。

  大国实力对比变化必然要引起大国战略关系变化。苏联解体后,大国的战略关系可以分为三种:友好、中立和敌对。此时,美国有效地团结西方国家,美、英、日、德、法之间的盟友关系基本上是完好的,没有明显的裂痕。俄罗斯向西方靠拢,但还未被西方接受。印度虽然是一个不结盟国家,但其政治立场也是倾向西方的。中国则因1989年的政治风波还在遭受西方国家的集体制裁,处于一种国际孤立状态。

  到了2005年,大国的战略关系仍可分为友好、中立、敌对三种,但它们之间的关系组合已发生了重大变化。美、英、日继续保持了战略一体性,印度保持了中立地位,中、俄、法、德四国形成战略一致性较强的合作关系。

  比较1992年和2005年的大国战略关系,我们可以发现,大国战略关系的变化情况比其实力地位变化要大得多。美国的支持者明显减少,其领导的西方战略俱乐部出现重大分裂。中国摆脱了孤立状态,与俄、法、德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并且改善了与印度关系。2005年的日中关系还不如1992年,日本与俄国关系经过一段改善、停滞、后退期重新回到1992年水平。法德两国与美国在战略问题上的分歧不断扩大,同期加强了与俄罗斯和中国的战略合作。英国虽然一直保持着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但同时也改善了与法、德、中、俄等国的关系。印度保持了中立地位,但同时与美国和中国都改善了关系。这意味着,2005年英国和印度是所有大国中拥有最佳战略关系的国家。

  在此13年间,以大国实力对比和战略关系变化为背景,国际格局也在变。单从大国实力对比和大国战略关系两个方面分析此13年间国际格局的变化,我们可以认为,一超多强的性质没有发生变化,只是程度发生了变化。也就是美国的主导地位未变,但已经弱化;多强实力无一属于美国等级,但多强自主联合不愿屈从于美的势头已经形成。美国主导地位下降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其硬实力,而在于其软实力。

  根据冷战后13年的国际格局变化经验,我们可以看出三个变化趋势。一是美国的霸权心态及其谋霸活动是其实力地位衰落的根本原因。二是中国实力地位的快速提高,是国际格局发生变化的另一重要原因。三是在大国中,发达国家的实力增长速度低于发展中国家。

  根据过去13年大国实力对比及其战略关系与国际格局的变化,我们可以对2020年的国际格局进行大致推测。为了降低预测的猜测成分,本人还是从大国实力对比和大国战略关系两个层面预测。

  2020年将可能出现两超多强的实力对比。此时,世界大国仍可分成三个等级:超级大国、准超级大国和强国。超级大国仍是美国但其地位将远低于2005年。中国将可能成为一个准超级大国。其他强国将处在同一等级,但它们的实力地位变化趋势将不同。印度和俄罗斯的实力地位可能呈上升趋势,而法、英、日、德则可能呈相对下降趋势。

  2020年的大国战略关系仍可分为友好、中立和敌对三种。届时,美领导下的政治联盟将主要是美日同盟,同时中、俄、法、德四国战略合作关系将更加紧密,有可能建立一个松散的无约束力的政治联盟。2020年的英国虽然继续保持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但其战略立场将比现在更接近于中立。印度继续保持中立立场,但与美日的关系将远于与中、俄、法、德的关系。

  2020年的国际格局有多种可能性,从预测角度来讲,在此只讨论本人认为可能性较大的两种格局。综合考虑2020年可能的大国实力对比和大国战略关系,那时可能性较大的国际格局是一超多强或两超多强。第一种,由于今后15年实力对比和大国战略关系的变化程度还不足以从性质上改变冷战后形成的一超多强格局,因此2020年的国际格局虽肯定会与现在有很大差别,但仍是一超多强的一种。第二种则是实力对比与战略关系的变化大到足以改变一超多强格局的性质,形成两超多强格局。美国作为超级大国与日本结盟,中国作为准超级大国与俄、法、德等国结成松散的政治联盟,英国和印度采取中立。

  为了更明确一超多强与两超多强格局的性质,我们可以将两者简单化。将前者视为一极格局多种形态中的一种,后者视为两极格局多种形态中的一种。从宏观上讲,历史有可能再现,冷战两极格局40多年后形成一极格局;冷战后的一极格局维持30-40年后,再次出现两极格局。(阎学通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教授)

  (摘编自《现代国际关系》2005年第10期)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12-2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