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未来,从这里启航

●研通社记者 张群芳

  “一个人对祖国和人民贡献的大小不仅取决于他在学校里的表现,更取决于他毕业后所选择的人生之路。愈是艰苦的地方愈需要人才,愈能锻炼人的成长;愈是对国家发展和国家安全有重要贡献的行业和单位,也愈需要人才,愈能给有志者以广阔的事业天地”。通过近年来的就业引导工作,校党委书记陈希老师的这席话已经深入人心。国家大型骨干企业、军队、西部,成为越来越多心有宏图、胸怀梦想的清华学子梦开始的地方。

选择橄榄绿,选择了无怨无悔

  有多少人年少时不曾梦想穿上橄榄绿的军衣,英姿飒爽、意气风发?又有多少人面对严苛的军纪、艰苦的部队生活能做到一往无前?但总有一些人,他们的梦做得更加踏实持久。

  刘磊、闵耀兵、陈柳君是航天航空学院工程力学系01级同班同学,在毕业前夕都放弃了推研的机会,一起签约位于四川绵阳的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在孩童时代就做着军旅梦的刘磊,一直想着能够投身国防,尽管之前已经联系好了核研院准备推研,但当梦想中的机会出现时,他毅然选择了后者,因为“祖国更需要我们”。《高山下的花环》中一句“祖国是我的,也是你的!”深深打动了闵耀兵的心,一次到装甲兵工程学院的参观,更使他真切的感受到来自军营的风采,给他从戎的天平上又加上了一颗沉甸甸的砝码。陈柳君,这名娇小柔弱的女生,看起来似乎与棱角分明的军人没有太多的联系,但是她柔弱的身体里跳动着一颗坚持而又淡定的心,她一再表示自己愿意到军队里“安静地、专心地、投入地做事情”。这三位曾经在清华园内一起度过四年美好青春的好朋友,将在军队里为了共同的梦想携手前行。

  水利系硕士毕业生张琳的军人梦一做就是七年,但高考时和进入清华第二年准备选择国防定向生的努力都没有实现,与军队失之交臂,拿她的话来讲,是“三次机遇、两次错过”,直到读研究生之后。当时全校的“启航计划”就业引导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越来越多的同学毕业之后选择到国家重点行业和西部地区工作,还有不少同学毕业后选择了军队。“看着这些师兄、师姐们在我之前跨入了军人的行列,我心里的那种向往又抑制不住了。”“很多人都和我说过两句话,第一句是‘我也从小就想当兵’,第二句是‘但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坚持这么长时间’。能不断坚持地向着自己的理想前进,这就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一种生活状态吧。”正是这种坚持让她成功签约解放军总装备部某设计院,终于圆了多年的军人梦。

  “我就觉得,肩膀上扛的不只是自己的脑袋,还有部队的责任、国家的责任”,谈到自己献身国防的选择时,精仪系机16班的国防生胡嘉说。今年本科毕业的胡嘉选择了位于四川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他将在清华完成两年的硕士研究,然后前往这个川南小城从事地面设备测控方向的科研工作。胡嘉说,在学校的四年里,师长的鼓励和引导对自己和同学们都有着很深的影响,陈希老师和杨振斌老师就曾亲自参加机16班的班会,介绍部队的情况,强调责任意识,班里投身国防建设的气氛也一直很浓。寒假里,胡嘉还特意去了一趟西昌,“那边的领导非常重视,连基地政委都和我座谈,这让我觉得自己在那边发展空间会很大,而且设备等硬件都没问题,亟待像我这样的清华学子过去施展拳脚呢。”说起西昌,胡嘉兴头十足。

  军队,铸成保家卫国的钢铁长城,而现代化的钢铁长城更需要高科技人才。刘磊、闵耀兵、陈柳君、张琳、胡嘉……他们怀着或朴素或宏大的梦想,选择了橄榄绿,选择了无怨无悔!

选择大舞台,成就大作为

  水利、航空航天、能源、国防……这些在国民经济发展中举足轻重的行业,需要一大批具有扎实专业背景的人才,清华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传统为这些行业的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生机与活力。

  王刚,水利系博士毕业生,从本科起就参与了多项水利工程的研究与建设,毕业的时候不少高校、科研院所、国外的博士后岗位纷纷对他敞开了大门,但他就像做实验一样冷静:“我在水利系学习了九年,还是希望能够学以致用,到自己具有相对优势的地方去!所以我选择去二滩水电站。”王刚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自己主持建造一座大坝,“即使自己老了,在大坝边上走一走,捧一把泥土,都是美的。”

  与水利一样,航空航天是事关国家安全与发展的重要战略部门。“神舟六号”的成功发射与回收,凝结了无数航天人的智慧和汗水。曾毅、王新峰、李春光、张锦绣……这些现在听起来陌生的名字也许将成为中国航空航天史上灿烂的一笔,因为他们都选择了航空航天作为事业的起点,都立志成为“中国火箭上的一颗螺丝钉”。电机系的曾毅说:“就业不是单纯地在找一份工作,而是在找一份事业。”飞,是人类永远的梦想,航空航天人就是成就飞天梦想的人,在他们心目中还有什么比成就这样伟大的工程更加自豪的事业呢?

  “中国的能源问题始终是困扰经济发展的一大问题,选择核能专业我觉得走对了。”签约山东核电有限公司的核研院硕士毕业生孙明臣对中国的能源问题一直保持密切的关注,“我本科学过与火电厂相关的知识,研究生研究的是核电,我到核电厂应该会有大展拳脚的空间。”孙明臣谈到未来总是眼睛一亮,好像已经看到了一片可以自由翱翔的广阔空间。

  徐波,曾在LG电子工作,2002年进入经管学院攻读硕士学位,2005年4月签约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从事企业的战略管理工作。一个拥有外企工作经验的经管硕士,为什么最终会选择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国防企业呢?对此徐波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现在国企面临竞争,提高活力、追求更高的效率和效益成为很多国有企业的积极选择。目前,在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高层的管理和技术人员大多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而分公司等下属机构里则很难看到重点院校的毕业生。从公司的发展来看,大量的人才是必须的。因此虽然“这家单位给我的待遇是最低的”,但他觉得“参与到这样一种变化和创造的进程中去,真的能激发一个人的热情”。在他眼里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和自豪感是金钱远远不能比拟的。
选择大舞台,学以致用,简简单单的字眼,简简单单的道理,在并不简单的现代社会,并不容易实现,但是心中有大天地、胸中有大志向的人却比别人更多坚持,王刚、曾毅、孙臣明,他们无疑做到了这一点。

西部,天高任鸟飞

  西部,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总是与贫穷、落后、自然条件恶劣等字眼联系在一起,但是也有这样一些人,不顾同学异样的目光,甚至父母的反对,毅然选择了西部作为毕业后的第一站。

  安小毅,陕西西安人,2005届法学院硕士毕业生,现已签约中国石油长庆勘探局。他的西部情结与成长密切相关。“一想到自己在那片土地上出生与成长,也正是在那片土地上沁润秦岭之韵,聆听渭水之涛,我就找不到不回去的理由。”自认为“现实”的他对西部的明天充满信心:“没有西部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我相信西部一定会发展起来的。”

  不喜欢“锦上添花”而喜欢“雪中送炭”的罗斌来自四川,作为成都市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将下到条件艰苦的地方乡镇,从事与自己本科、研究生阶段的热门信息专业毫无关系的各种政府基层工作。“想帮助西部的人们摆脱落后的现状,最直接、最有效的形式就是进入这些地区的基层部门工作”,罗斌相信在那里能有效地实现自己的价值。

  若说安小毅、罗斌选择西部多少带有热爱家乡、回报故土的感情,那刘斌、龙腾两人则是完全出于对事业和理想的追求。刘斌是来自黑龙江的女生,大方开朗,龙腾则是湖南小伙,细腻柔和,他们相识于水利系,相知相爱走到一起,2005年同时签约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带着共同的梦想双双飞往孔雀的故乡,投身到祖国西南水利事业的建设中去。刘斌说:“北京、上海工作生活条件固然不错,但是水利项目不多;我们搞水利的,若想要有大作为,还是要去水利资源丰富的西部地区。”龙腾也对西部的发展信心十足:“目前西部的水利事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时期,近二三十年中国的水利将有一个重大的飞跃,这也为我们水利人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发展舞台。”

  西部,有雄鹰展翅飞翔的广阔天空,那片土地上将出现越来越多像安小毅、罗斌、刘斌、龙腾他们这样年轻而自信的身影,十年、二十年后,谁敢说西部还是今天的模样?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11-2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