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梁晓声:胸怀人文、用心思考、为人民写作

    9月28日下午,在蒙民伟楼多功能厅,当代作家梁晓声以一场题为“读书与人生”演讲为本学期“清华大学新人文讲座”第二系列—“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拉开了帷幕。
    
  “我很高兴,不是因为今天来的人多,而是因为看到了这么多男生的面孔......”梁晓声幽默风趣地开始了他精彩的演讲。

“评书在于读者”

  “文学越来越是一个小众的话题,读书越来越是一个萎缩的话题。”梁晓声以一句沉重的话引出了他对当代大学生要说的话。他指出与中国的人口增长不相协调的是:中国读书的人口正在下降,而且文学也变成了一个专业性的话题。面对当前中国文化局势,他说:“促进读书的活动太少了。”他建议不要仅把目光停留在评选优秀书刊上,更应该在广泛的读者中征集读书感悟,这就是“评书在于读者”。

   
现当代文化的发展历程

   “我对中国现当代文化形成的步骤持质疑和批评态度,我想以一颗赤子之心来谦卑地、诚恳地指出来。”

     梁晓声从人文主义的形成和发展角度对比说明了中西方文化的差距,批判性地指出了现当代我们民族人文主义的缺失。究竟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差距呢?他说: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里程碑,“五四”运动一方面引入了西方现代文明思想理念,激活了我国传统文化中的人文思想;而从消极面看,也引进了一些“猛药”,譬如尼采的超人哲学,而尼采的思想恰恰是反人类反众生的,对五千年文明提出全盘否定是不合理的,虽然“五四”运动后期也有不少人提出文化反思,但这时民族灾难——中日战争却来临了。

     对八年抗战、三年内战造成的文化断层,梁晓声感触颇深。建国初,面对着一个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共和国,我们根本来不及进行文化的重新对接和组合,却又遭遇了十七年天天提及的阶级斗争和浩劫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对阶级斗争的过分渲染必然在文学中冷淡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情。
    八十年代,中国文化随着社会的复兴也开始复兴了,但这时的文化工作者往往是小心翼翼,试探性地工作,接下来的十年,虽然非常困难,但还是做了对中国文化的反思工作。但是,却忽略了一件事情:新一代的青少年成长起来了,他们有阅读的渴望,而且要求符合青春期的特征,但是这个工作我们没有做。

    这时候,琼瑶带着她的“青春期小说”来了,港台流行歌曲来了……在表面上看来,我们与西方的娱乐方式无异,但是深层上确实有显著不同的。美国人拍出《指环王》给全世界的孩子们看时,我们的孩子只看到了精湛的电子特技,美国家长则要让孩子看出责任感,看出友情。美国的孩子可以摇摆,可以娱乐,但他们脚下有一块几代文化人用了几百年时间沉淀下来的人文主义基石,而我们的基石是什么呢?

“文学文艺是反映现实的,是一种真情的流露”

    多一些目光关注社会底层人的生活状况,多一些视角的转换去体现亲情,这正是当今文艺工作者应该做的工作。人文主义的精髓是自由、平等、博爱,而“现在要感动大学生是一件非常困难、非常复杂的事情”。很多学生接受了那些肤浅的娱乐性、商业性的写作模式和方式,并把它们运用到了自己的写作和创作甚至学位论文的写作之中,因而我们很难看到清新真实的、描写生活的、深刻感人的文章。对于大学生写作的“内容误区”,梁老师给了两点建议:第一,要读一点文学作品;第二,如果喜欢写的话,就把头抬起来,把眼睛望过去,超越大学生活;如果你还是什么都看不到,请你转过身,看你来自的那个地方!

   梁晓声的真诚和坦率,引起了同学们的深深思索。演讲结束时,清华大学文化素质教育基地主任胡显章教授走上讲台作了点评,他赞扬了梁晓声对祖国和人民的高度责任感和在文化面前的理性思考。他说,只有对国家、人民深深的热爱,才能用心读书、讲话、写作,他倡导同学们要用建设性的批判性思维思考问题。

  两个多小时的讲演结束了,匆匆的步履背后留下的是深久的回味。梁晓声深沉的文人气质,强烈的责任心让人联想起了闻一多先生的一句话:诗人的天赋是爱,是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这种爱不是狭义上的爱国,而是一种博爱,一种全民性的人文主义;而如何构建中国的人文主义精神需要我们每个人的思考。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做高尚人”是继上学期新人文讲座系列之(一)“大学理念与人文精神”之后, 由我校文化素质教育基地、图书馆、校团委、教务处再次联合推出的新一轮系列演讲。演讲人多为海内外著名作家和知名学者。他们将以自己的人生感悟与经历为引线,从不同的角度讲演和诠释“读书”、“行路”和“做人”等人生的重大课题。(  学通社兰阳 李昌俊 李琦玮 编辑 文清)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9-3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