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国学的人文精神和今天大学的建设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 李强

  国学研究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和民族精神。八十年前中国面临重大的社会转型,传统的文化认同体系出现解体,而新的文化认同体系又没有形成,当时中华民族在精神体系上要探索精神支柱,国学研究正是这样背景下兴起。秦汉是历史上发生重大社会转型的时期,秦始皇建立了统一的行政制度,直到汉代汉武帝即位,中华民族才开始逐渐形成以儒家思想为基础的意识形态体系。八十年前当国学大师们探讨国学的时候也是探讨自己精神体系。今天中国面临历史上意义十分重大的改革,我们在过去20多年里创造的物质财富超过过去100年创造的财富总和,但物质体系和精神体系不是完全吻合的。200多年前法国大思想家卢梭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写了一篇文章,探讨一个大问题,探讨科学的发展、技术的进步、产业的发展究竟是带来了民族精神的上升还是下降,道德水平的提升还是下降。卢梭在文章中论述在当时激烈大转型的法国社会,科学技术的发展,财富的进步,产业的演进带来了当时的道德滑坡,道德败坏,卢梭也因此成名。在中国社会转型的今天,我们有很紧迫的任务即怎样来建设我们的民族精神支撑体系,我们要从民族的文化,民族的传统中发掘出民族精神支柱,这是我们纪念清华国学研究的意义所在。

   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和吸收外来文化的关系。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关系,是中西文化碰撞之后我们始终面临的一个难题。一百多年前张之洞提出的中体西用,没有真正解决中西文化的融合问题。清华国学树立了中西融合的典范,不仅仅是中国旧文化,而是中西文化合并的产物。当时清华的曹校长曾写文章说明为什么要创办国学院,他说清华要融汇东西,要先彻底了解中国固有文化,非设立高深研究机构不可。中国国学大师对中国固有文化的了解功底深厚,同时又熟谙西方学术。王国维先生的考古材料地下发掘,古代文献互相验证二轴互证法,与西方学者的研究方法有相互融合的含义。梁启超先生讲历史研究法,并不是简单重复中国传统研究方法,而是吸收很多西方研究方法,赵元任先生对于中国语言文化的研究大量采用西方研究方法,陈寅恪先生更是学贯中西会外语20多种。我们今天探索民族精神是要借鉴西方为我所用。改革开放26年来,我们以开放的态度,在借鉴西方文化,建立本土文化方面取得了诸多的经验和成就,也创造了中西结合的多种模式。

   一百年前,严复先生曾说,中国人守长,西方人守变。早年要想推动国家改革非常困难,但是今天的中国开放程度是其他民族难以相比的。我们既有照搬照抄的教训,也有盲目拒绝西方文化的教训,如何融会好中西文化的关系,始终是我们面临的难题,在这方面清华国学研究院的导师们为我们竖立了榜样,我们后辈要不断学习他们。这是我们纪念清华国学研究院的重要意义。

   关于执着的学术追求与非功利主义的态度。国学研究没有什么太多的直接使用价值,国学研究院的特点不设立学位,所以学生到这学习不是为追求学位,体现学者对于学术追求执着的精神,这一点体现到基础研究和应用的关系,很多基础研究并不直接可以来用,但是作为学术体系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国学甚至是民族精神的支柱,我们从四大导师身上可以看到他们执着追求学术的精神。梁启超和曹校长的一段对话,体现出陈寅恪先生是非功利主义的。梁先生向曹校长推荐陈先生,曹校长问,陈先生是哪一国的博士?梁启超回答说既不是博士也不是硕士。曹校长问有没有著作?梁先生回答也没有著作,曹校长说既不是博士又不是著作就难了,梁先生说我也没有博士学位,但是著作没有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陈先生不追求发表,由于不追求功利,所以有成果就是石破天惊的成果,这一点体现出人文社会科学的特点和规律,不是急功近利发表一些东西体现它的价值。今天我们发表物确实不少,算起刊物来确实很多。但是究竟我们能留给后人的价值是什么,这确实值得我们思考。文科相对来说建设厚积博发,我们知道鲁迅先生成名很晚,将近40岁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人知道。后来才写了《狂人日记》后来说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可见文科建设还有自己的特色,不是简单地通过发表物,通过功利的追求可以实现的。

   在教书育人方面,我们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人不是马上可以看到成果的,很长时间可能看不到成果,我们看清华国学研究院,执着的学术追求,确实体现在国学大师教书育人当中。当时国学大师都是在校园内住的,这就是为了让他们和学生密切交往,经常可以在一起切磋学术,教师树立楷模,研究院每次举行茶话会,全体职员学生于一堂,讨论治学方法,个人治学处事经验。当时清华园地处西郊,远离城市喧嚣,取乡间之宁静。

   虽然没有学位但是国学毕业学生终生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活动,并且在学术上做出卓越贡献,梁先生总结这培养方法的时候,说是重学问不重学位。对比今天学习风气使我们感到惭愧,社会上流行的重学位不重学问,一些混文凭的情况也常见。功利主义有重要的功能,当时中国改革之初,缺乏动力,小平同志说一部分人先富,事实证明刺激非常成功,20多年前中国是劳动生产率偏低的国家,今天中国效率和劳动生产率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但是功利主义成功不能应用在一切领域,比如教育、科学研究领域,急功近利反而欲速不达,今天纪念国学研究院就是要学习国学前辈们的非功利主义,执着的学术追求精神,我们老前辈,老学长闻一多先生写诗说,但问耕耘莫问收获,这都体现了国学的非功利主义精神。

——根据作者在“清华国学研究院建立八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发言整理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9-1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