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无标题文档

我亲眼目睹日本鬼子残害乡民

清华大学 谷玉英

   1939年我9岁时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一场日本鬼子对我家乡人民的残酷大屠杀,是我一生无法抹杀的仇恨和记忆。

   我的老家在河北省定县(今定州市)马家寨村,距县城鬼子驻地15华里。因离敌人较近,我党多在夜间来村里工作,安排斗争,而后再及时撤离。

   1939年旧历2月,因未按时送交鬼子要的粮、草、棉花等物资,鬼子对我村民疯狂报复。一天夜里鬼子突然包围了我们村庄,天蒙蒙亮时,只听两声枪响,鬼子开始进村了,极其凶恶地砸开各家大门,一拥而进。从清晨到中午,一批接一批的鬼子闯进我家,各院各屋乱串乱翻,见鸡蛋就生吃。鬼子走路的皮鞋声咔、咔、咔响成一片,我们全家老小吓的发抖,都集中在一间北屋里。父亲和两个哥哥(大哥17岁、二哥15岁)一开始就被鬼子抓走了,留下都是女人了。我表姐因母亲早年去世,从小在我家长大,人很漂亮,十八九岁的大姑娘是叫人最担忧的了。一个日本军官,跟随着几个卫士和一个中国翻译,要把我表姐叫到东屋去审问,我母亲以为鬼子要胡来,马上给鬼子跪下求情,总算万幸,问了问表姐家的情况(表姐家也是日本人占领的一个大据点―我们县一个大镇子),没几分钟把表姐放回我们北屋了,全家松了一口气。

   我家对门邻居,一个爷爷家的大女儿和另一个地主家的姑娘,被日本鬼子抓到一家院子里,强迫她们脱光衣服,在院子中跑来跑去,拿她们寻开心。鬼子边看边鼓掌哈哈大笑,之后再把她两人捆起来抓进城里去。后来传说放出来了,但从此不见踪影。

   另外,我们全村二百多位成年男人,早晨统统被押到一个打谷场上,然后拉出一人,往死里打,边打边问谁是八路军,谁是共产党的干部?他说不知道,当即被开枪打死。日本鬼子又把我伯父(是村长)和一个副村长拉出来,要他们供出共产党干部。我伯父被打的血流满面,脸上肉都翻下来了,小腿脚腕处被枪打穿了,副村长耳朵被打掉一个,腿部也被抢打伤了,但他们最终都没有供认。一直折腾到中午,二百多名男人和十几名妇女(有刚结婚的新娘)全部用绳子捆成一串串的,押进县城的日本宪兵队,叫大家全部跪在地上,对两个村长又严刑拷打、逼供。两个村长已经奄奄一息,成了一个血人,眼睛都睁不开了。最后鬼子将他们怀疑的38个人留下,决定处死。刑场在定县城北门外,当乡亲们被押到刑场时,有的年轻,身体还撑得住,就想逃跑,被鬼子狼狗追上咬死,如果没死的就再杀一刀。有的开枪打死,我伯父是被炸子炸死的,头被炸飞了一块,尸体不许弄回家。死者家属冒着生命危险,在半夜里偷偷把尸体弄回来,急忙埋葬。

   死里逃生被放出来的一百多男人,鬼子称要作个标记,把每个人割掉一只耳朵,大家跪着求情,后改为剃掉两个眉毛,为此我大哥还挨了重重的两记耳光。

   遭受这场血的生死灾难后,我村变的无比凄凉和悲惨。我们家也发生巨大变化,父亲和哥哥不敢回家,逃至外村亲戚家。表姐被送回她家去了,我被吓的日夜不能安眠,耳边总是响起日本鬼子走路的咔咔声,以为鬼子又来啦,母亲怕我神经受刺激,决定我跟姐姐到西关姨家住段时间,后来急急忙忙给姐姐找了婆家嫁出去了,家里只留奶奶、妈妈和我。在日本侵略的日子里,老百姓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认真想想活下来的人都是万幸了。今年是抗日胜利60周年,应好好纪念,尤其让年青一代勿忘国耻呀!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8-2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