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我的抗日生涯

——访抗战老战士佟培基

学生记者 胡一可

   一、我是怎样走上革命道路的

   小时候家里比较苦,在我八岁的时候,父亲上吊死了,后来母亲一个人养活我们兄妹四人,我们穿的衣服鞋子都是母亲手缝的。不时还有日伪军的队伍到百姓家抢东西,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这样的情况持续到1940年,我们那里解放了。在共产党领导下,首要的工作就是巩固根据地,比如说发放救济粮,减租减息,那时候说的“二五,三七减租,降息”指的就是这事。一些党员组织起百姓开批斗会斗地主,把田地分给老百姓,这样贫苦人家的生活就有了保障。我们弟妹三人都参加了革命,弟弟和妹妹加入了八路军,被分配到东北开辟新根据地,姐姐出嫁了,我在农村。在1940年初时,一些有觉悟的青年到我们那里组织一些活动,他们基本上不怎么出面,只是在开始时进行动员和结束的时候作总结,他们的任务就是建立党的地下组织。当时我在村子里,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干事情能冲在前面,发言,领导群众喊口号,很有冲劲。经过一年多的考验,于1941年的10月1日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那个时候发展党员还是很秘密的,地下党员这事不能与任何人说,对自己的父母也不许说,全都是秘密进行的,党员之间是单线联系。

   二、我的村干部生活

   在日本鬼子统治时期,人们生活苦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生命没保障,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日本鬼子杀死了。当时我村建有八路军的兵工厂、被服厂、后方医院和收养所。党的地下组织就是发动群众,支援八路军。还经常接纳一些前线受伤下来的伤员,转送到一个一个村去疗伤。在1942年后,我担任了村长,前线下来病号,要安置好他们,要管好粮食,在大扫荡时不至被抢走,真是不分白天黑夜地忙。在做村干部时,有一件事让我记忆非常深刻。一次,日本人搞大扫荡,从百里外就开始拉网,成千上万的人,从外乡被赶到村里,最后大家集中到一个小山头。日本鬼子在晚上点着篝火,想逃的都被开枪打死了,尤其是外乡人,对本地情况又不熟悉,根本逃不出去。最后鬼子就对老百姓用机枪扫射。在我们回到村里后,(老爷爷的神色黯淡下来,也许这回忆到了老人痛苦的地方),村里都是妇女儿童和伤病号了。那个惨啊!村里的牲口家禽都被抢光了,老百姓晚上了都不敢回到村里……。另一个村的村长全家都被围在一个防空洞里被烟熏死了……这些事是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的。我们村几个村干部,后来也被打死,我是唯一的一个活下来的。

   三、参军之后

   后来,我自己也参军了,从通信员到管后勤的司务长,到连队会计。1951年后到中央军委的军需部,到了机关做文职工作。之后,我到了清华大学的工农速成中学学习。参加革命这么多年来,我体会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脱离群众,一定要和群众联系在一起,才能抵御外强的入侵,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好。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8-2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