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无标题文档

红色讴歌青春 激情燃烧岁月

——记抗日老干部李何

学生记者 李学清

   从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告无条件投降到现在,有60周年。当抗日战争的一点一滴在时光的流逝中渐渐远去时,我们无法忘记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为了人民的幸福,在艰辛的抗战中奉献出青春甚至生命的千千万万革命者们。

   抗日老干部李何就是这样的一位。他于1925年九月初八出生于山西河曲县,十多岁起追求正义参加抗日军队,在晋西北转战多年,到过延安,当过中央警卫团战士,还在警卫局的做过机要工作。解放后李何被分配到清华大学工作直到离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精神矍烁,几十年前的事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日本鬼子侵占了我们的县城,烧了我们的房子”

   在李何小的时候,河曲县还处于阎锡山的统治之下,虽然还没有遭到日本的侵略,但是阎锡山的部队“见百姓有什么抢什么,见什么白吃什么,上级欺压下级,上等兵打下等兵,就像土匪一样”。阎锡山还大搞共产党的反面宣传。李老回忆道:“开始我们也没有见过共产党,阎锡山的人说共产党‘共产、共妻……’”。

   “1939年冬天,贺龙部队120师的一部分进入河曲县。部队给老百姓的印象很好,从而改变了大家的看法。党的队伍给了我新的思考,我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该走的路。”红色政权开始在河曲县建立了,没有了地主压迫,这在李老的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后来不久,日本鬼子侵占了河曲县城,用飞机轰炸,还烧了老百姓的房子,我家也只得搬到了一个偏僻的山脚下,随便搭个棚子住下来。家里本来就不多的财产一点儿都没有了。” 家里破产后,生计都有了困难。父亲积极响应抗日的号召,这坚定了李何参加革命的信心,同年他便加入了县抗联,当了一名联络员。

“日本兵端着枪在头上巡逻,我在他们的脚下偷偷地溜过去”

   当了一名通信联络员后,李何开始负责县内各个区的通信联络。因为自己家里原来是开小杂货店的,对县城里的各路经比较熟悉,而且认识的人也不少。利用这个优势,李何做出了很多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我是小孩,不容易引起敌人怀疑。如果抓住了,我也容易跑掉。有时候我背着篓子,手拿着镰刀,谎称去割草。有时候把信塞在尿桶的底下,甚至还把信塞在大馒头里面。有些地方由于路途比较远,我经常在傍晚出发,半夜过封锁线。在两人高的城墙上面有日本兵端着枪在巡逻。有一次我就沿着城墙根悄悄地溜过去。当时月亮很亮,我的影子清晰可见,如果日本兵看见了那就麻烦了。以后宁愿绕远路,也不去冒这个险了。”

   还有一回更惊险的。那次李何负责去给一个很远的地方送信,身上背着篓子,手拿镰刀,身上藏着一封重要的情报。在路上经过一个村口时,突然碰到了日本的宪兵队。正在宪兵要盘问他的紧急时刻,身边恰好走来了一个挑着水果的农民。宪兵看到诱人的水果就动手抢了起来。李何才乘机逃离,并最终把信送到了目的地。

“我们以游击战的十六字口诀与敌人周旋”

  当了半年通信员后,县里成立了游击队的县大队。“我开始做一些侦察,经常去日本鬼子停留的村子去转悠,看看他们有多少人,有几杆枪,布置在什么地方。如果可能的话,我还会偷一些枪支弹药回来,以补充我们游击队武器的不足。我们还有另外任务就是骚扰敌人,每次出去后,都与同伴们合作,经常是在村的这头放几枪,另一头扔几个手榴弹。搞得敌人晕头转向,觉也睡不好。这就叫敌驻我扰。当然,敌进我退,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其中的大部分侦察工作也要靠小孩来完成的。”当回忆起往事,李老说得很起劲,饱经沧桑的脸上充满了自豪。

“我们用地道战端掉了鬼子的几十个炮楼”

   1942年李何随同县大队的其他四五十个成员一起,编入了贺龙120师第36团2营6连。这一年对李何来说是意义重大的,因为他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革命战士。

   此时日本的攻势和守势都很强,建了许多炮楼。为了利用当地的地形优势反击敌人,就有了炸炮楼的来由。“敌人的炮楼一般建在地势相对比较高的地方,由于当地的土质多为黄土,比较松软,容易挖。我们就选个隐蔽的地方,用铲子或锄头掏炮楼下面的土,一直挖到接近炮楼的地方。然后把炸药放进去,用一根线连出来,再接上电话机,只要摇一摇,打几个火星,敌人的炮楼就没了!”地道战打得日本鬼子心惊胆战,却让120师信心倍增。

   为了增加粮食供应,同时减少当地百姓的困难,120师进行了大规模的开荒生产。每逢春天,只要不是在与日本鬼子周旋,就全体出去开荒。对此,李老说:“普通的百姓一般一天开三分地(笔者注:一亩地共10分),而我们一般每人都能够达到一亩,劳动模范甚至能够达到三四亩。每天早上天还没有亮我们就到山头上去,能看清土地了,就开始劳动,直至天黑才回来。很多人的锄头把粘上了一层红红的东西,那是手掌磨破后流出的血。”

   在120师的战斗日子里,李何身上受了不少伤。后脑勺上有一块疤是被燃烧弹击中的,右手腕也曾被炸弹片炸伤,至今这两处都还有深深的伤疤。而小伤就更多了。还有一次在打伏击时,李老告诉笔者:“我从战壕中跳起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剧痛,原来是子弹穿过了我的小腿。血不住地从两个孔往外流,我只能用两只手紧紧地捂住……”

“我既然决定了要去,就没有想过要回来”

   1945年延安七大召开前,中央决定调120师的一部分人去保卫延安和党中央。于是在大会召开的不久前,他和其他的三十多个人一起去了延安,成为中央警卫团一营一连的战士。报名时,他是这样跟上级领导表示的:“我既然决定了要去,就没有想过要回来!” 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老人补上了小时候离开家的时候对父母亲说的另一句话:“不要挂念我,就当没有生我这个儿子吧……”

   从那以后,他担当起了了保卫党中央的任务,跟着党中央领导,去过西柏坡,守过香山,护过中南海,为毛主席、刘少奇和周恩来等中央核心领导的安全做出了贡献。1945年秋天,在杜力生等人的介绍下,20岁的他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与老人的谈话进行了一个下午。说起这大半生的荣誉时,老人却没有多少言语。当记者问到对现在的年轻一辈有什么话想说时,老人深情地说:“改革开放后,共产党领导人民解决了温饱问题,这是一个很伟大的工程,希望你们不要忘记过去我们民族的苦难。战争年代无数人为了今天的幸福献出生命,年轻人一定要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戒骄戒躁,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8-2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