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继续教育今非昔比

——访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胡东成教授

光明日报 记者 宋晓梦


博士硕士加盟继续教育

  教育周刊:记得去年北京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出现
了一个“怪”现象:本来是大学本科程度的高自考,却有2000多名考生已经有了硕士以上的学位。这种现象目前在中国尚属罕见,但在发达国家,与中国高职水平相当的社区大学,已经具有博士学位的人前来就读十分平常。您怎么看待中国继续教育开始与国际接轨的这种发展趋势?

  胡:一个很明显的原因就是一次性的教育已经不能满足时代发展的需要了。具体说一是因为科技发展太快,知识需要不断更新。过去大学毕业,你在大学里学的东西能管你一辈子。但现在大学毕业过不了几年你就会觉得大学里学到的东西有些已陈旧。就算你拿到了博士学位,过了五年十年你也会觉得自己的知识已经陈旧了,需要再学习。第二个原因是转行的情况越来越普遍。国家处在经济转型期,有些行业在萎缩,有些行业在兴起。这种大背景使得有些人要“跳槽”,有些人要创业。计划经济时代,大学毕业分配到一个地方一干就是一辈子,现在很多人一生中会有多次工作变动。而每一次变动都需要学习。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了一篇报告,题目是“学会生存”。强调终身学习是生存的前提;1994年世界第一次终身学习大会在罗马召开,又一次强调没有终身学习的意识和能力就难以在21世纪生存。我们国家是1993年提出终身教育,1999年提出终身学习,2001年提出构建学习型社会。而继续教育是终身学习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种背景给了我们一个强烈的信息 在知识经济时代,学习决定你的命运,学习决定你的财富。对个人如此,对企业、对国家也是这样。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力帆集团的董事长尹明善反映,现在摩托车14元一斤。其实2001年以前,摩托车市场形势很好,2001年出现亏损,2002年每部利润只有8元钱,主要靠出口越南等亚洲国家。2003年到现在,出口已经维持不住,由每部700多美元降到300多美元,200多斤的重量,平均一斤14元钱。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100多家摩托车企业都缺乏自主创新、研发能力,产品多少年一个样,没有生命力。


未来教育格局将出现两大体系

  教育周刊:您曾把参加继续教育的人分为四种类型,补偿型、发展型、转变型、休闲型。能具体描述一下他们的情况吗?

  胡: 补偿型的学习者,往往是以前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机会上学,有的是因为政治运动,有的是因为家庭困难,现在可以通过继续教育来补偿;发展型的学习者或是由于地位提升,或是工作的领域扩大了,感到能力不足,或是为了争取更多的发展机会需要继续学习;还有一种是转变型,比如原来学化工的现在来学计算机,原来学机械的现在来学电子,来学管理等等,使自己能够适应新兴产业或新的工作岗位的要求;休闲型学习者的队伍增加很快,其表现之一是老年大学越来越多。美国一所著名医学院的教授左巴·帕司特先生做过研究,结论是由于学习能刺激人的大脑,可使人延年益寿。我国年纪最大的院士贝时璋先生,每天都要保持两三小时的学习、研究、写文章、与人进行学术探讨。终身学习的人很少得痴呆病。德意志民族是一个喜欢学习的民族,60岁以上的老人有41.2%在参加各种学习。几年前,清华王大中院士指导过一位博士生,后来拿到了博士学位,这个人是德国一位65岁的老工程师,退休后来中国继续学习。德国洪堡大学20%的学生都在50岁以上,而汉堡大学有800多名学生是老年人。随着我们这些人年龄的增大,我们这些人的学习也会继续下去。因此我们国家将来的教育格局会出现两大体系,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是传统意义上的正规教育体系,另外一个就是继续教育体系。这两大体系并存交叉,中间有立交桥,可以互相转换。


大学校长也要遵守继续教育制度

  教育周刊:清华大学把人才培养分为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继续教育三大模块。可见对继续教育的重视。在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建院20周年之际,以您多年担任院长的经历,您认为继续教育健康发展需要注意那些问题?

  胡: 如果把终生学习分为学前教育、学历学位教育和在这之后的继续教育三个组成部分,那么最年轻、最薄弱的部分是继续教育。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等许多国家二三十年前就有了包括继续教育阶段在内的终生教育法,用法的形式要求国民接受继续教育,而我们更多的是停留在思想观念和号召上。

  从各企事业单位来讲,应该建立完整的继续教育制度。我接待过美国一所著名大学的工学院院长,他说他们的校长要到他的工学院来学习,还要通过工学院的考核,因为学校有继续教育的制度,就是校长也要遵守。很多世界知名的大企业,都会要求员工每周学习时间不少于若干小时,并有相应的考核标准和奖励约束机制。

  继续教育学院本身也要有一套规范的制度体系和运作模式。现在社会上对继续教育学院乱收费、乱发文凭批评很多,没有严格的制度管理是很重要的原因。当然由于继续教育与学历教育最大的区别之一是它的灵活性,要随市场的变化而变化,这给它的制度建设带来一定的困难。不过在继续教育比较成熟的国家和地区,有很多成功的经验。比如美国加洲伯克利大学的大学拓展部、香港大学的专业持续进修学院(SPACE)等等,这些相当于中国继续教育学院的部门,都做到了既能灵活应对市场,又有一套涵盖了专业方向、课程设置、师资聘用、学生管理、文凭发放等方面的相当严格而完备的制度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学习。中国的继续教育毕竟年轻,在他的成长阶段应当以宽容的态度允许他有错误,有不足。如果一味求全责备,只着力于对失误的惩处,就会扼杀它的生命力。对于这棵成长中的小树,我认为,现在是修枝剪叶有余,浇灌扶植不足。这方面的工作除了政府应负起责任,还应该发挥非政府组织的作用。目前中国继续工程教育协会、中国继续教育学会等一些非政府组织都还有很大的发挥作用的空间。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5-1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