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清华建立国际坐标系

           ——学生频频出国参加学术会议、从事科研合作、到企业实习

中国青年报 2005-4-5 原春琳

   张鑫是清华大学化学系的博士生。去年,他以学生的身份参加了第13届国际催化大会,并进行口头报告。在这个每4年召开一次的国际催化领域最高级别的学术会议上,年轻的清华博士生获得了“青年科学家”奖。

   “我真的没想到。”张鑫说。这个奖项自2000年开始设立,每届只有40多名青年学者获奖。本届与张鑫一起获奖的另外一个中国人是一位研究人员。

   张鑫只是去年清华为数众多的、公派出国参加学术会议的学生中的一个。来自清华大学官方的数据说,2004年,清华公派学生出国出境1018人次,这个比例占了清华去年全校公派出国出境人次的1/4。换句话说,清华去年全校1/4的公派出国机会给了学生。

   “清华出国参加各种活动的学生很多。很多人是通过民间渠道邀请的,并没有经过学校,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计算一个准确的数字。”清华大学负责外事工作的一位老师说。

   培养具有国际意识的世界公民

   这段时间,清华大学有一种空间“错乱”的感觉。

   3月底,20多名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MBA们找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国际班的MBA们。从某种概念上来说,他们算是同学,因为他们共用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材。作为游学经历之一,麻省的MBA们来到清华,与中国的同窗们讨论中国机会的问题。

   此前,清华经管学院刚刚送走了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的MBA同学们。4月,清华与东京工业大学联合培养研究生项目启动,来自东京工业大学的学生们将开始在清华的学习。一个月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大学的学生们即将造访清华。

   另外一个来自清华官方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清华已经与世界上150多所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有关负责人说,清华正在越来越多地关注以在校生为主要目标的、方方面面的国际合作,清华的目标是培养具有国际意识的世界公民。

   “海外学习”是世界高水平大学教育的共同特点

   很多世界一流大学都把国际化培养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海外学习”(Study Abroad)是世界各国高水平大学教育的共同特点,国际化的科学研究、国际化的师资发展更是世界一流大学共有的鲜明特色。

   在欧美一流大学中,本科期间到国外学习交流的学生占到1/3以上。2002年6月,欧盟推出Erasmus Mundus计划,旨在推动欧洲范围内不同大学间硕士层次的联合交叉培养;2003年,英国政府提出,将尽力协助所有大学生有海外进修一年的机会;而法国最好的学校———综合理工学院要求其50%以上的学生,要有6个月的海外学习经历;2004年,哈佛大学提出,让每个美国学生到海外吸取经验。

   清华大学的目标是建成世界一流大学,清华的学生要走出去。从2004年开始,清华的工作转入“国际坐标系”,顾名思义就是要在国际坐标系中思考和推进学校的教学、科研和师资发展等各方面工作。而其中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学生的国际化培养。

   为此,清华启动了学生国际培养计划(Tsinghua Students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Program)。清华大学副校长龚克说,这是一项旨在为清华学生在本科、硕士和博士阶段学习过程中,创造更多更优的“国际化”学习和锻炼机会,包括英语夏令营、外语讲授的高水平专业课程、赴海外从事科研合作和企业实习、海外暑期学习和到合作院校短期学习取得部分学分、参加与外国名校的合作培养及联合学位计划,提供全套高水平英语授课的学位课程、资助出国参加高水平国际会议等等,最终使国际化培养成为清华教育中的必修环节。

   出国不等于国际化

   据统计,2004年,清华学生出国出境参加学术会议229人次,参加各类国际比赛125人次,派出交换生181人。学校还组织学生赴日本索尼、韩国三星、美国普华永道(香港)等世界知名公司及联合国国际法庭进行实习。

   从2001年开始,清华设立“博士生出席国际学术会议基金”,对论文被接受为国际学术会议口头报告的博士生提供旅费资助。2001年到2004年,学校和导师一共资助了700余名研究生出国出境参加国际学术会议。

   越来越多的清华学生在走出国门看世界。在很多人看来,这些数字代表着清华越来越浓厚的国际化色彩。

   但对黄亚昌来说,他理解的“国际化”是另一个概念。

   黄亚昌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03级国际MBA学员。他所在班级采用英语教学,课程设置与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大致相同,同学中1/10来自国外。而黄亚昌以前的工作与“老外”们接触也比较多。这样算下来,他一直在“国际”环境中工作学习。

   去年,他到意大利当了4个月的交换学生,他对“国际化”的定义完全变了。

   先说语言。黄亚昌的英语不错。可到了意大利,他才真正面对一个国际化的语言环境:班里的同学来自世界各地,每个人的英语都带着浓厚的地方特色。与人沟通时如果不全神贯注,很容易听不懂。

   再说课程。黄亚昌到意大利先上了一门叫做欧洲一体化的商业游戏课。这是一个由欧盟赞助的课程,学生们分成不同的小组,扮演不同的角色。黄亚昌所在的小组充当一家爱尔兰公司的角色。他们必须设想自己是爱尔兰人,充分考虑自己国家的特色进行交易。

   这个为期一周的游戏来回较量了8个回合。黄亚昌自觉受益匪浅:在陌生的国度,用不同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变成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4个月的时间,黄亚昌把这些感受变成了10万字的日记。“我一直在学习,但是真正去学的不是MBA,而是如何与人在陌生环境中熟悉起来。”他说。

   清华大学龚克副校长也曾经是留学生中的一员。“不能把‘出国’和‘国际化’简单等同起来。”龚克说。在他看来,国际化教育的经历对一个人的专业水平、思维方式等有着重要的影响。他认为留学经历对培养自己独立学习的能力、探索和发现问题的能力、动手能力很有好处。而置身在国外文化社会环境中的生活体验,也增强了他对世界及其多元文化的理解。

   对于张鑫来说,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让他切实地感受到了什么是“国际化”。他所景仰的大师们一下子从文献中的名字变成了活生生的人站在他的面前,与他交谈,科学的顶峰就在他眼前。“我意识到只要自己努力可能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位。”他说。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4-0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