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清华图书馆:展开的多乐章交响曲

科学时报 2005-1-5 张建军

   先贤论大学,曰:“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也。”此论诚为高妙,然而亦不免陷于一偏。一所好大学,固然不能没有“大师”,但是一所大学,似乎也要有大楼才好,而这大楼,首先应该是图书馆。大概潜心向学的人,总喜欢聚书,所以古人常起高楼以储书,曰“藏书楼”,寄其高远之意,常筑深堂供读书,曰“读书处”,取其幽静之趣。在大学里,兼有大师、大楼之美的,自然是图书馆了。图书馆之于大学,类似于君主社会之有皇宫,也类似于基督教社会之有大教堂。所以看一所大学,首先应当看她的图书馆,谈一所大学的大楼,也首先应当谈她的图书馆。 最漂亮的图书馆

   清华大学图书馆是清华园内最漂亮的一组建筑,更是全国高校中最漂亮的图书馆之一。她坐落在清华园内大礼堂的北面,隔着一条东西走向的渠与大礼堂相对。在一般人眼里,大礼堂是中心,图书馆只是围绕其旁边的一个建筑;其实,大礼堂只不过占着地理上的中心而已,若论规模之宏阔与性质之神圣,焉能与图书馆相比!

   以音乐来比方——正如西方人所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大礼堂不过是一个短短的音节,图书馆却是展开的多乐章交响曲。清华图书馆不是“一个”建筑,而是个建筑群,坐北朝南、沿东西向展开,绿树丛中,红砖灰瓦,典雅而庄重。还是把她当成一首交响曲来说吧,乐章的起点在东端,由一个南北走向的修长的两层楼形成一个主题旋律,然后以一个西南向的中心塔楼为连接点,折而向西,把那南北走向的主题旋律重奏一遍,这是第一乐章。第二乐章是个过渡,在第一乐章重奏部分的中间,向北边的深处略略延伸,与第一乐章拉开一段距离,又一折,如一流清溪向西流去。在第二乐章的尽头,回环过来向南折,经过一个小小的过渡,进入第三乐章,整个交响曲的高潮。第三部分以一个东西走向的主楼为中心,四面环以配楼,鳞次栉比,构成厚重而灵动的高潮,整个乐曲就在这高潮部分戛然而止。这群建筑由修长开始,以厚重结束,最妙之处,是第二部分(中间段)向北的退让,这一腾挪,不仅使整个建筑空灵活泼起来,也为第三部分的展开准备了足够的空间。

   三代建筑家打造天衣无缝的建筑群

   从清华大学西门进去,绕过经朱自清先生诗情点缀的荷塘,就到了图书馆前。典丽的红砖清水墙令东半部分的娟秀和西半部分的敦厚有着完美的结合。前者修长带拱的窗,如白衣长衫的诗人,后者纤秀的拱门装饰,厚重中显出轻灵。无疑,这是一座可以当作艺术品来欣赏的建筑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群建筑是经过20世纪30年代、80年代两次扩建而成;而她如今高贵的品性,来源于她的第一期工程。

   清华图书馆的第一期工程只有东部西向的那一段,建于1912年,由美国人墨菲设计。这最初的一部分,清华人称为老图书馆,面积虽然不大,但其豪华程度恐怕国内至今也无与伦比。从大铜门进去,上十来级大理石台阶,就来到一个大理石的厅:大理石的地面,大理石装饰的墙面,细长的大理石柱子。整个厅仿佛是个缩小的西式宫殿,四面有大理石拱门,微微弯起的穹顶,古式的壁灯和吊灯,庄严而高贵。资中筠先生曾写到:“一进入那殿堂,就有一种肃穆、宁静,甚至神圣之感,自然而然谁也不敢大声说话,连咳嗽也不敢放肆。”

   从大厅往里走,经过一个拱门,后面就是书库。这个书库最让人惊讶的是玻璃钢地板,在当时可以算最先进的材料了,现在也大体完好无损,只换了几块。因为有这半透明的玻璃钢地板,书库即使熄了灯,也能分辨出一排排书架。书库的藏书量为15万册,这在当时并不算小;里面颇有一些西文的珍本,甚至偶尔会碰到17世纪出版的西文书。当时,这里每天向全校师生开放十几个小时,是全国开馆时间最长的图书馆。

   大厅的南北两翼是阅览室,也分别通过一个拱门与大厅相接。这两个阅览室也极尽豪华:前后墙各有一排半落地的拱形玻璃窗,沿墙壁立许多红漆大书柜,陈列各种工具书,供人随时查阅。宽大的阅览桌,带扶手的木椅,与窗、书柜一样都是古色古香。最奢侈的是软木地板,走上去没有一点声音!“大理石的墙,阅览室的软木地板,书库的厚玻璃地”,在当时学生心里是个神话的世界。这份豪华与高贵,使得这个地方有一种神圣的光芒,一走进去,定然对她产生无比的崇敬。

   1930年,图书馆进行了第一次扩建,由毕业于清华、留学美国的建筑家杨延宝设计。杨先生的设计,是在北端用一个西南向的三层楼台作为转接,然后向西复制出第一期的建筑,扩建后的图书馆以西南向的楼台为中心,其两翼则构成一个直角。这第二期的建筑与第一期的建筑结合得天衣无缝,连所用材料也尽量与第一期相同,堪称扩建史上的杰作。最妙的是这接上去的一翼,方向转为南向,这一转,转出了音乐的节奏,又为五十年后的第二次扩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20世纪80年代,图书馆进行了第二次扩建。这第三期工程由毕业于清华的关肇邺院士设计,包括目前图书馆的中部和西部,正是有了这第三期,图书馆建筑群才有了发展和高潮乐章。

   清华图书馆先后两次扩建,都继承了老馆高贵典雅的气质,尤其第二次扩建,更加入了厚重恢弘的气度,正可谓不愧前贤。三代建筑家,三期工程,共同完成一件艺术品,而且配合得如此巧妙,激励着他们的,该是对图书馆这个神圣之殿共同的崇敬之情吧。

   过去清华的图书馆,在师生们眼中的地位极高,不仅馆长都由胡适、李大钊、潘光旦这样的著名学者担任,连里面的工作人员也不乏饱学之士:有一位毕树堂先生,精通英文,翻译出版过马克·吐温的名著《密西西比河上》,还有散文集《昼梦集》传世;还有些清华毕业的本科生,就一直在里面做管理员……所以,人们称图书馆是藏龙卧虎之地,如少林寺里潜伏高僧的藏经阁。当时的图书馆阅览室是学生们最爱去的地方,谁都喜欢那舒适幽雅的环境,不过因为座位有限,紧张的时候为占个座常常要在入口处提早排队,有时甚至挤掉书本。进去之后,读书者就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直到闭馆才依依不舍地出来。几十年来,有多少才子进出过这座图书馆,没人说得清,只知道曹禺先生的《雷雨》就是在这阅览室里写成的。

   今天清华图书馆,建筑面积是老馆的十余倍,有两万八千平方米,藏书也增加了十余倍,达二百六十三万册。今天清华的学子,应该也和他们的前辈一样喜爱和敬仰着他们的图书馆吧。但愿他们也能取得不愧前贤的成就。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1-0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