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抵京(图)

光明日报 2004-10-10

   新华社北京10月9日电 (记者 谭晶晶)应中国政府邀请,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9日抵京,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5天的正式访问。

   在京期间,安南将同中国领导人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

   这是安南就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第6次访华。安南夫人、秘书长朝鲜问题高级顾问等15人随同访华。

   安南1938年4月8日生于加纳的库马西市,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长期在联合国系统工作,1997年1月就任第7任联合国秘书长。2001年6月,第56届联大批准他连任。

   安南将在清华大学演讲

   本报讯(记者吴蔚)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昨日抵京,开始对中国进行为期4天的正式访问。他将会见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其他领导人,就联合国改革及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等问题展开探讨。

   访问期间安南还将参观位于北京郊区的生态村和一个艾滋病咨询中心,并前往廊坊参观中国维和部队训练中心。此外,安南还将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出席中国-联合国伙伴关系建立25周年剪彩仪式。

   关于联合国改革问题,安南说,联合国的改革将是全方位的,不仅涉及安理会,还将涉及联合国大会、经济和社会理事会等机构。新京报

   安南中国记者采访:我的日程表上三件事最紧要

   中新社联合国10月6日电(记者陈建)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有望今秋访华。美东时间十月六日下午,他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接受了中国记者的联合采访。安南说,在他的日程表上,有三件事最紧要:法治、改革、发展。

   曼哈顿东河边,矗立着水绿色的联合国总部大楼。三十八层是秘书长办公室,象记者这类联合国的“编外人员”,未经许可、没人引领,是上不去的。新闻官早早把记者领进三十八层的一间小会议室。那是一个柚木色墙壁、几乎没有装饰、安静得有些沉闷的房间。屋子正中摆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长会议桌,而桌面正中竟赫然镶个铜牌,注明那桌子的设计师的姓名。这架式挺有联合国风范——凡事引经据典,必有出处,而且恪尽公允。

   保安守在门口,朝屋内记者很精确地嘀咕一句“三十秒”,意思是安南到了。

   安南一如既往地风度可人,不过,和他七年多前刚当秘书长时相比,头发全白了。他从容落座。座位旁,一面天蓝色的联合国旗帜安祥地低垂着。

   安南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围绕这面旗帜展开的。他生于加纳,二十四岁进入联合国系统工作,一九九七年就任秘书长,二○○一年连任。也是在那一年,他和联合国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迄今的消息说,安南将在秘书长的岗位上工作到二○○六年底任期届满。那么,六十六岁的安南能掌控联合国的时间也就剩两年多了。什么事是他现在最挂念的?

   从他口中吐出的第一个词是“法治”。

   明年,联合国将迎来六十岁生日。安南笑着说:“我不想说联合国是个老机构,我更愿意说它是一个成熟的机构。你们今天在座的各位也许还不理解:其实,六十岁仍然年轻。”

   安南讲话,声音轻柔得异乎寻常。回望六十年历程,他说,联合国在不断发展,获得过很多关键性的突破,也时有倒退。但从更宽广的视角看,联合国为维护世界和平、维护国际法、促进国际社会法治化做了很多。

   半个月前,在五十九届联大开幕式上,安南曾大力呼吁:当今世界,法治岌岌可危。在真真切切涉及法治的地方,如在人权委员会,那些倡导法治的人,却不总是言行一致。法治不仅要在国内宣称实行,也要在国外大力倡导。

   新闻官早知会过记者:采访总共十五分钟,别一人问个没完。安南显然很懂联合采访的规矩,碰到有人问了一次,又要跟进提问时,他特讲机会平等,主动示意,让没提问过的人先问。

   在“法治”之后,安南说的第二个词是“改革”。他认为,当今世界面临的挑战多种多样,不仅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恐怖主义猖獗这类“硬威胁”;还有贫困、饥饿、疾病、环境恶化这类“软威胁”。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应对挑战,实施干预,非常必要。但由谁决定进行干预?如何使用外交手段,及时、有效地实施干预行动?这些问题,都牵涉到联合国本身以及安理会的改革。

   安南说:二十世纪充满血腥。在刚到来的二十一世纪里,人们已经从政治层面,在各种公开辩论中,对恐怖主义有了相当清醒的认识。但其他很多重要问题,并没有在报纸头版上、电视节目中详细谈及。联合国应该从以往纷繁的战乱中吸取哪些教训?各国政府要如何合作?这关系到我们自己的生存,也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和平。

   安南力倡改革,同时也念念不忘“发展”二字。安南说,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联合国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他希望访华期间,能特别就联合国改革、审查《千年宣言》的执行情况、促进全球共同发展问题,与中国领导人交换意见。他还期望中国经济继续繁荣,因为“中国强劲的经济发展对全球的影响随处可见”。

   二○○○年,各国首脑聚首联合国总部,发表《千年宣言》。安南今天表示,希望自己即将离任之际,无论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大家都能弄清楚:落实宣言的承诺,至少还要做什么。

   法治、改革、发展,三个词排安南在日程表上,他会不会终其一生都做不完呢?

   听上去,安南倒不是一个“恋栈”的人。他说:“各人自有其不同的工作方式。我有朝一日离开秘书长的岗位,还有继任者。我恐怕全无必要去干涉别人怎么工作”。“联合国是一个政治组织。当秘书长,要公正,能指出发展方向,并有领导能力”。“但不错,妥协是我工作中很大的一部分。妥协无处不在”。

   新闻人物:联合国秘书长安南

   中广网北京10月8日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7日宣布,应中国政府邀请,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将于9日至13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科菲·安南(KofiA.Annan)1938年4月8日出生于加纳库马西市,早年就读于加纳库马西理工大学,曾到美国和瑞士留学,先后获美国明尼苏达州麦卡莱斯特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和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硕士学位。安南1962年进入联合国工作,先后在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联合国总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卫生组织等部门工作。1974年中东“十月战争”后,他担任驻开罗的联合国紧急部队民事长官。20世纪80年代初,安南调回联合国总部,先后担任人事和财政部门的领导工作。1986年升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负责人事厅的工作。

   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后,安南负责同伊拉克谈判释放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工作人员的人质问题。此后,他率联合国小组同伊拉克进行了“石油换食品”的谈判。安南1993年3月出任联合国负责维持和平事务的副秘书长,主管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维和行动。曾作为负责前南斯拉夫地区的联合国秘书长特使和赴北约特使,协调有关国家的关系。

   1996年12月17日,第51届联大任命安南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1997年1月1日,他正式就职,任期5年。2001年6月,联大通过安理会提名安南连任秘书长,任期至2006年12月31日。安南担任秘书长期间,曾于1998年赴巴格达进行斡旋,化解了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机。2001年10月,安南与联合国同获当年诺贝尔和平奖。

   安南是位经验丰富的外交家,懂英语、法语和几种非洲语言。他讲话温和,性格直率,待人坦诚,头脑冷静,富有幽默感。

   安南曾于1997年5月、1998年3月、1999年11月和2001年1月四次访华。

   夫人娜内·拉格尔格伦(NaneLagergren)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是一名职业画家,其父贡纳尔·拉格尔格伦是著名的国际法学家。拉格尔格伦曾担任过律师和法官,并在联合国难民事务署工作过。安南夫妇均为再婚,1981年结婚,有3个孩子。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4-10-1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