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无标题文档

  “当一场不期而至的风暴袭击了我的国家,我听到你们用生命践约的巨响……(I will fulfill according to my ability and judgment this oath and this covenant……)”

——摘自“希波克拉底誓言”

他们用生命与“非典”作战!

——来自401医院的系列报道之一

●新闻中心记者 周襄楠 通讯员 苗丽亚

   截至5月15日下午4点,4月10日并入清华的401医院(酒仙桥医院)累计收治“非典”患者139人,出院14人。从4月20日转为北京市收治非典型肺炎定点医院到现在,在“非典”无情的袭击下,战斗在前线的医护人员用生命和热血在高唱,用无比的爱心在书写青史。回顾来时的路,我们完全有理由说:他们是“非典”时期最可爱的人!

四天实现三个转变 十日收治百名患者

  4月20日晚9时,401医院被指定为北京市收治非典型肺炎定点医院,并要求两天内腾空病房,四天进驻“非典”患者。医院领导班子紧急动员,采取措施着手准备。

   4月21日,北京市卫生局就派出干部来医院指导,与医院确定病房楼隔离和改造方案。清华大学得到医院的情况汇报之后,马上紧急派出了由医疗专家、干部组成的联络组,于同一天到医院协助工作。校党委书记陈希、副校长岑章志于当天下午到医院现场办公,并表示将尽全力支持医院的工作。

上岗前留影   4月22—24日,500名医务人员开始进行“非典”医疗和护理、消毒、隔离的专门培训。同时,清华紫光集团不分昼夜赶制病房急需的近百台专用马桶,并马上派出精干力量组织现场安装。清华大学生物系把刚进口的P2机柜送到医院,供检测使用。清华企业集团还把价值300万元的数字化X射线摄像仪送到。学校不但决定向医院支持30万元经费,所有学校领导还亲笔签名向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发出慰问信。

   4月24日晚10点刚过,北京市副市长张矛率领市卫生局、朝阳区负责人到医院现场办公,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副校长岑章志也赶到医院指导工作。张矛同志当即要求把刚刚运送到首都机场的3000套一次性隔离服送到医院,并一直等到凌晨近两点隔离服送到之后才离开。

   4月25日凌晨近2时,医院清扫完毕,11个病区修整一新,第一批将要走上SARS战斗一线的15人名医护人员全部做好准备,在病区待命。只用了四天的时间,401医院就实现了从综合医院到SARS定点医院、不同专科的医护人员到“非典”医护人员、平时的工作状态到战时的工作状态这三个转变。

   4月25日晨6:40,首批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转来的20名“非典”病人到达。

   4月25日上午9点刚过,第二批10名“非典”病人从积水潭医院转来。

   4月26日上午,401医院防治SARS指挥部成立,由曾任北医三院院长的著名医学专家、清华大学医学院副院长陈明哲教授担任总指挥,清华大学副总务长陈克金同志担任副总指挥,指挥部代表学校全权处理与防治“非典”有关的一切工作。

   4月27日同仁医院马森宝主任带领52名医护人员进驻401医院,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他们承担起11个病区中3个病区的医护任务。

   到5月2日,401医院已经收治“非典”病人过百名。他们中间,有来自陕西农村的农民,有战斗在雪域高原的援藏干部,也有来自兄弟院校的医务人员;有不到20岁的青年,也有年逾七旬的老人;有只需要一般治疗的轻度患者,也有需要上呼吸机的重症病人。

900多颗赤子之心

  我们无法说清有多少人为了这场战斗而忘记了自己。几乎在每一个接受采访的医护人员的身上都能够找到感人的故事。

   王瑞芹同志第一个挺身而出担任“非典”病房的主任。李京生、夏一鲁、董行运、李晓梅、秦绪光、陈迪恩等同志第一批走上抗“非典”的战场;陈志强、宁明等同志在病房连续工作约8小时不休息,滴水未进,坚守岗位接收第一批转来的病人。董春平同志从发热门诊下来之后,不顾家人的劝阻又马上进入“非典”病房工作。

   很多医护人员都把小孩放在家里,有的人跟家里连存折的密码都交待清楚了,恐怕自己万一回不去……

   护士安尚薇、刘艳蕊原定分别于5月2日和6日举行婚礼,已经拍了结婚照,准备好了婚纱,在酒店也订好了婚宴。4月20日医院成为非典的定点医院后,她们马上投入到抗击“非典”的第一线,婚期只能够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了。

   护士长刘学琴为了方便工作,剪掉了自己精心养护17年近1.5米的长发。

   儿科副主任医师李立玖是第一批进入病区女同志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今年已经53岁了。4月24日在为入住病人做最后的准备工作时,有的人对她说:“你那么大的岁数图什么啊?”当时她心想:我是一个有30年党龄的老党员,就是死也要死在酒仙桥医院。就是这样,李立玖留了下来。将要结束疗养的她这周日又要重返战场,对此她说:“现在就想回去工作了,都等不及了。”

   预备党员郑东升,心脏放了两个支架,身体比较弱,但从他出院以来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现在又战斗在“非典”的战场,谁也看不出他是一个有病的人。

外勤护士帮助上岗大夫带口罩   护士长侯建英从4月25日上岗到现在,没有离开过岗位。她直接负责医护人员隔离服的穿着和脱离的工作,最开始的两天两夜,她和她的同事们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有一个腿部有残疾的护士,硬是连续站了12个多小时。虽然这支队伍的主要组成人员都是50岁上下的老护士,但是敬业精神很强。刚开始时很多同志还不太清楚怎么穿隔离服,她们就逐个给他们戴三层口罩、三层手套、三个帽子……

   南明跃同志在药剂科是个出了名的“老黄牛”。为了医院SARS病房隔离布局的需要,中心药房的输液库、休息室、二级库都要搬迁,全科上下一起动手,南明跃同志又一次冲到前头,几十斤重的大输液箱子、药品柜、电冰箱等,哪里活重,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在抗击“非典”的这场恶战中,除了中青年大夫、护士主动请缨参战之外,离退休的老同志也不甘落后。退休干部张保华几次来院请战,现在她担负起了医护人员休疗期的管理工作。泌尿外科老主任沈敬华同志多次给科主任高岳林打电话要求进病区参战。他说:“我工作四十余年,在这国难当头的时候,不能参加这场战斗是我的一生的遗憾,希望能给我这次机会,与全院的同志们参加到抗击‘非典’的战斗中。”

62份火线入党申请书

   耿进朝、陈志强、何正斌、付国红、王湘、张艳、李健、赵宁、武颖、曹爱华……这些平凡的名字因为对于党组织的向往而闪光。

   乌云遮不住灿烂的阳光,“非典”挡不住思想前进的步伐。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带着对人民炽热的爱,他们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从转为“非典”防治定点医院以来,在冲锋在前的共产党员的带领和感召下,到5月14日,401医院已经有62人在前线表达了入党的意愿。

   有的同志在入党申请书中写到:“我们看到第一批进病房的尽是党员,冲在前面,把脏活累活留给自己的是党员,一来任务,党员总是对身边人说:‘你去休息,我去……’”

   到处活跃着共产党员的身影。冯新庆主任在病房的时间最长,他巡视病房,查看医嘱执行情况,关心医务人员在病房的身体状况;董春萍在隔离休整时,多次表示如果需要随时上岗,就找自己;宁明、贾红梅第一批进病房,在条件不具备,随时有感染可能的情况下,带领大家理顺工作,病人对于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非常满意;龚成杰主动要求第一批参战,除正常倒班外,还负责做好大家的服务保障工作;何正斌、杨国山面对多次想逃跑的女患者,不顾个人被感染的危险,多次与她在不带口罩、近距离接触的情况下,耐心劝导,病人把自己弄伤将血溅到他们身上,他们也毫不畏惧。

   4月23日,在进驻非典前线十几天之后,怀着庄重的心情,放射科常务副主任耿进朝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401医院成立了防治“非典”指挥部和建立临时党工委之后,他又递交了第二份入党申请书。

   41岁的耿进朝博士这样讲述了他申请入党的想法:“我在日本留学5年,在五年之内通过各种媒体看到祖国在党中央的领导下,面貌日新月异,我已经在日本学到了本领和知识,就应该回国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做出自己的贡献。”

   4月24日下午,放射科正式成立了4个梯队,耿进朝作为第一梯队的成员投入了战斗。为了方便病人和避免交叉感染,放射科就把数字照像机安装在污染区里,为非典病人面对面地进行照像。

   第一批的一线医护人员在5月2日撤出进行疗养,为了使得工作正常交接,耿进朝5月3日下午才走下了岗位,仅仅休息了一天,就又回到了抗击“非典”的第一线。

   何正斌4月上旬,刚刚进驻病房的时候,就向党组织递交了申请书,他说:“这是党考验我的一个机会,如果我自己还是有差距,我会继续努力。”没有豪言壮语,他正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党组织表明自己的真诚,“既然党和人民培养了我这么多年,现在是我为党和人民好好尽义务的时候了。”他的爱人也在401医院战斗在抗击“非典”的前线。

   从4月25日凌晨两点多开始,到完全把病人安顿好,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在这八个小时的时间里,胸外科主任、副主任医师陈志强,内5病房主任、副主任医师宁明和战友们在病房连续工作,滴水未进,坚守岗位接收第一批、第二批转来的病人。从病房出来,陈志强就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他说:“无论是什么工作,都是党员冲在前面,假如没有坚定的党组织去做这些工作,可能我们就无法战胜SARS,受到损失的将是所有的人。”5月3日,当第一批医务人员从一线撤下来之后,陈志强选择留了下来,在临床医疗部担任前线副指挥。他说:“我留下来会更好,因为我作为第一批上岗的人员,是有很多经验的,我可以帮助新来的同志尽快地熟悉情况。”

68岁的战场总指挥

  5月4日,401医院防治“非典”指挥部总指挥陈明哲教授象往常一样,走进病房巡诊病人,召集专家研究进一步加强治疗和指导科研现场取样工作,晚上还要查阅资料,总结经验和规律。从4月26日成立指挥部以来,68岁的陈明哲教授天天如此。

   5月5日,401医院防治非典指挥部的同志们吃着盒饭,捧着一束鲜花,唱着生日快乐歌,为总指挥陈明哲过了迟到的68岁生日——5月4日是陈老的生日,大家也是在登记身份证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他的生日。

   虽然已经68岁了,但是他不顾年事已高,说服一些亲朋好友,主动请缨,投身于“非典”的防治工作中为陈明哲总指挥过68岁生日。他说:“我曾经参加许多次比较大的疫情防治工作,我主动向校长和书记请缨任总指挥,主要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还能起点作用。”

   当大学毕业的时候,陈明哲教授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为病人着想,“能够医治好病人对我而言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他说。

   “回顾疾病的历史,就是这样,当一种新的疾病出现之后,总要有人站出来去研究它解决它,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对于防治SARS病毒的局面,陈教授还是比较乐观的。他说:“现在我们有这样先进的设备,有香港、广州、新加坡的经验,虽然‘非典’传染性很强,但是只要我们预防的工作做好,就没有什么问题。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SARS一定能够被攻克。”

   他对战斗在抗击“非典”第一线的医护人员说:“要有献身精神,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按照规律来办事,我相信我们能够做得越来越好!”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3-05-1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