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头条新闻 > 内容

Untitled Document

“双肩挑”助我创造世界纪录

谭浩强

(光明日报 2001年4月16日)

  今年是清华大学成立90周年,我曾在清华大学学习和工作了三十 多年,从年轻时期开始,长期受到了母校优良传统的教育和薰陶,使 我打下了事业成功的坚实基础。有人说我创造了三个世界纪录:我和 其他同志合著的《BASIC语言》发行量超过1200万册,创造了科技书发 行量的世界纪录;20年来,我自己以及和别人合作共编著了130种计算 机著作,此外还主编了18套计算机丛书(包括228种书),是个人编著 科技著作数量之最;我编著的书发行量近3000万册,我主编的书发行 量为1400多万册,二者合计共4400万册,是世界上拥有最多读者的科 技专家。不久前,《计算机世界》报组织的“世纪评选”,评选出了 对我国20世纪IT事业最有影响的10个人,把我列为第2位,说我的功绩 是“把千百万非专业的初学者引入了计算机的大门”。中国工程院院 长宋健同志给我题词:“教授计算机技术的大师,普及现代科技之巨 擘”,这是对我的勉励与鞭策。在本文中,我想着重谈一下在校期间 政治和业务“双肩挑”对日后工作的影响。

  几年前的一天,我在清华大学第二教室楼前与艾知生同志(当时 为广电部长,50年代末60年代初他任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兼团委书记, 我任团委副书记)骑车相遇,他热情地对我说:“我经常在电视里看 到你,你现在是全国著名的计算机大专家了,而过去你是一个学生工 作干部,转变如此之大,有什么经验体会?”我不加思索地回答他说: “这要感谢蒋南翔校长提倡的‘双肩挑’制度,使我们在政治上和业 务上都得到很好的锻炼,以后干什么都受益。”艾知生同志说:“你 这点体会很重要,看来一个人在政治上和业务上的能力是相通的。” 他勉励我给现在的大学生谈谈,使他们在年轻时有意识地全面培养自 己,打好今后发展的基础。我的体会是:政治和业务在微观上、时间 上是有矛盾的,但在宏观上是相互促进的。许多人说我在80年代初善 于抓住机遇,把计算机普及搞得轰轰烈烈,这是由于我在长期担任学 生干部的工作中锻炼了敏锐性、开拓性、工作干劲,以及愿作“铺路 石子”的奉献精神。《BASIC语言》是我们为电视讲座而写的处女作, 由于根据初学者的特点采取了读者易于理解的方式进行叙述,突破了 传统的写计算机书的模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以该书为教材在中 央电视台向全国讲授BASIC语言,当年收看人数达100万人,从此掀开 了我国计算机普及高潮的序幕。许多人说我写的书很容易看懂,C语言 是比较难学的,不少人望而生畏,后来我写了一本《C程序设计》,许 多人反映:“自从谭教授出版了这本书后,C语言变得不难学了”。现 在这本《C程序设计》已累计发行了330万册,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 大学计算机教材。作者写书必须考虑到怎样写读者才最容易懂,在这 方面,我做学生工作的经历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常给学生讲话、作报 告,就必须事先了解学生的需要和特点,不能无的放矢。不能脱离群 众。这一基本功,使我今天在写书时,特别注意研究各种不同读者的 认识规律,将心比心针对不同对象,采用不同的叙述方法。

  过去在作报告时,总是要力求生动具体,学生是不爱听枯燥无味 的报告的。我把这一点用到了计算机的教学和写作中。提出“让群众 轻松愉快、兴趣盎然地走入计算机的大门”。自然科学和社会生活、 课堂教学和日常生活,很多人认为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事,我则努力把 它们结合起来,用大家比较熟悉的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去说明计算机中 一些复杂的概念。C语言中二维数组的指针是一个难点,几乎所有的 C语言书都没有把它讲清楚,我用了在连队点名的例子使读者感到“原 来如此,一点也不难”。

  我除了自己写书、上电视台讲课外,还担任全国高等院校计算机 基础教育研究会会长、教育部全国计算机应用技术证书考试(NIT)委 员会主任委员、教育部全国计算机等级考试委员会副主任,20年来, 承担着推动大学计算机基础教育和社会上计算机普及的重任。我常常 感到:一个人在业务领域中所取得的成就不仅仅取决于其业务水平, 而是取决于其全面素质。长期“双肩挑”的实践,锻炼了我的全面素 质。在计算机普及中,有的同志缺乏具体分析,把计算机专业的课程 搬到非计算机专业,把学校的模式搬到社会,要求公务员和一般初学 者都去学二进制转换,考他们:3568.9654转为二进制数是多少?不 少计算机基础教材都是从计算机的原理入手讲计算机,许多人对此已 习以为常。而广大群众反映:“想学计算机,但计算机难学”。这个 问题如果解决不好,计算机就难以普及。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纯业务的 问题,而是由于脱离实际,对工作对象缺乏了解。我在报刊上发表了 一篇题为《计算机普及教育中的一个误区》的文章,提出了要注意三 个区别:区别计算机专业与非计算机专业,区别学校与社会,区别计 算机专业人员与计算机应用人员,对不同对象,应当区别对待;对广 大非计算机专业的初学人员,应该从应用入手;要据需要选择学习内 容,坚决舍弃那些现在用不到、将来也用不到的内容(例如不同进制 的转换);根据初学人员的认识规律编写出一批群众欢迎的教材。 80年代初,我国许多人通过学习BASIC语言进入了计算机应用领域,这 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有少数专家,以“高、精、尖”为衡量工作的 唯一标准,瞧不起BASIC语言,认为它“低级”,说“学BASIC语言是 走了弯路”,主张取消BASIC。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从事计算机普及的 老师感到无所适从。这时,过去工作的经验帮助了我,我觉得一切要 从实际出发,便和其他同志一起对国内外情况进行了深入的调查,访 问了一些当年学过BASIC而现在是各领域的专家和在国外的留学生,最 后召开了“BASIC语言及其前景研讨会”,有100多位从事计算机教育 的专家参加会议,最终形成了共识,肯定了BASIC的历史作用。其实, 每一种语言都有自己的适用领域,也有其局限性,决不能强求一律。 每一种事物的发生、发展和消亡都有其自身发展规律,不以任何人的 意志为转移。事实证明BASIC-QBASIC-VisualBASIC一脉相承,有强 大的生命力。不少老师对我们说:“你们做了一件好事,使计算机普 及工作避免了损失。”

  清华大学既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又有优良的科学传统,培养了一 大批政治和业务都优秀的人才。希望母校永远保持和发扬好传统,为 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1-04-1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