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高教视点 > 内容

葛剑雄:自主招生根本问题是缺乏效率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2-03-21 温才妃

  在今年的两会上,敢于就考研作弊事件与教育部部长正面交锋的葛剑雄,无疑是一位明星人物。这位被人称作“葛大炮”的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一直思考着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与得失。 

  教育公平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对于异地高考、自主招生中不少人提出的公平问题,如何解读?中国考场上频频发生的作弊事件,又该如何应对?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对话葛剑雄。 

  异地高考分“三步走”

  《中国科学报》:有人说,异地高考是教育公平的第一步。事实上,异地高考中仍有人提出公平问题,如名额分配不公。您怎样看待这一问题? 

  葛剑雄:异地高考的问题比较复杂。第一,中国的高等教育不是义务教育,高等教育的经费一部分是中央政府拨款,另一部分是地方政府拨款,从地方政府的角度来讲,它们当然倾向于照顾本地的生源。第二,现代教育资源又是相当不均衡的,有些地方录取名额与考生人数之比可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但有些地方只有百分之一二十。 

  即便不存在异地高考招生,部分名额也需要调剂。比如北京、上海的高校必然要招一批外地考生,在此情况下,异地高考的矛盾就比较复杂。 

  首先,异地考生一定要回到原籍参加高考,这的确不公平,不同省份的教材有所不同,有些考生甚至从未回过户口所在地,回原籍高考势必影响考生正常发挥。 

  其次,异地考生留在居住地参加高考,并按照当地的标准录取,既跟居住地的招生资源有矛盾,同时又与高考移民的情况很难区分。 

  《中国科学报》:通过改革,应该怎样落实异地高考中的公平问题?   

  葛剑雄:从根本上讲,教育资源如果能够均衡,完全放开根本用不着。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看法是分步改革。 

   第一步是最容易执行的,允许考生异地高考,然后把高考分数折算成标准以后,回到户籍所在地去录取。我相信到目前为止,教育部在统计招生名额的时候,还是根据户籍所在地进行的。针对异地考生群体的折算标准,可以参考科目数量、分值差等因素,按照百分比或其他形式来制定,并不是太难做到。 

  第二步可以在资源相对丰富的院校开展,有的高校招生压力不大、生源良好,可以先放开招生的地域限制,不管异地、外地都能考,这样可以缓解一些招生名额分配的矛盾。 

  最后一步,在条件全部成熟以后,允许考生们按照生活居住地跨地高考。同时,要进一步改革招生的办法,使其能以高校为支柱,逐步放开。 

  要开放,就要真正地开放 

  《中国科学报》:有不少人在抱怨,自主招生中依旧是城市孩子多,农村孩子少。 

  葛剑雄:教育公平的前提是社会公平,如果社会本身不公平或社会中不公平的现象比较多,单独靠学校很难做到教育公平。 

  为什么说从前大学里农村孩子的比率大?客观地讲,学校里农村学生与城市学生之间的差距,首先是城镇差距,而不是到学校里才产生的。过去城乡差别没有这么大,一部分是通过政治标准,而非学习标准入学;近些年来城乡差别有增大的趋势。反映在教学上,两者的差别就明显了。教育要努力缩小这个差距,但要从根本上消除差距,学校是办不到的。 

  我们让农村孩子都来参加自主招生,第一是成本高,仅路费一项就要耗费大量金钱;另外,打着适当照顾农村学生的名义,招成绩差很多的农村学生入学,日后若是无法跟上,反而害了他们。 

  《中国科学报》:自主招生考试本着教育公平的原则,其出发点是选择合适的生源,而现在不少高校演变成了“掐尖战”。 

  葛剑雄:自主招生的初衷是让学校挑到合适的学生,但现在变成了提前高考。按理说,招些所谓应试教育看不出来有素质的学生,一二百人已足够,可现在都招到一两千人,显然已经变味了。 

  所以说,下一步教育部要考虑这一问题:如果要放开,就要真正地放开,以高校完全的自主招生为主,以国家的计划条件为辅。比如说,学校80%的入学名额用于自主招生,20%的用于调剂。 

  但是,有一点大家必须明确,虽然传统的高考暴露了诸多问题,但是多年下来,高考作为衡量入学的标准相对公允,尚无其他办法可循。有人说,美国没有高考,这是因为美国高中阶段已经有很规范的考试,可供入学参考;组织面试相对容易;而且在诚信度较高的环境下,有些如社区服务、个人素质等参考指标,家长签名即可以解决,这些显然在现阶段的中国是无法做到的。

   自主招生的根本问题不是公平,而是没有效率。我曾说过,如果成绩一般或较差的考生,根本用不着关心这些事。现在,家长和考生为了多一个竞争机会,在不符合自主招生的条件下也去报名,所以才造成了十几、几十比一的这种情况。尽管有些人认为自主招生不对多数考生放开、质疑题目怪异,但在招生过程中是很公正的,题目现场抽签、没有标准答案,起码没有普通考试中大面积作弊的事。 

  作弊,一开始就必须严肃处理 

  《中国科学报》:您让教育部部长为考研漏题事件道歉。虽然国外也有考试作弊,但在中国,四、六级作弊,高考作弊屡见不鲜,渗透了很多人为因素,在中国有无根本性办法来减少作弊行为?

  葛剑雄:大面积作弊不仅仅是高校的问题。我们现在关心这些题目从哪里来的。如果一般人拿到题目,不至于像现在群发短信、网络散播。据我所知,这次涉案的人数相当的多,差不多形成了一个试题作弊的产业链。 

  正因为刚开始没有严肃处理,造成了大家的侥幸心理,甚至认为不作弊就是吃亏。这种情况就像癌症一样在蔓延。这次我提出这个问题,是希望作弊者能得到严肃处理。虽然不可能是最后一次查处,但也希望能够有所改变。在这个过程中,一开始涉案人员比较多,但不要有所畏惧,到一定的时候可以缩小以至消失。 

  然而,作弊问题从根源上讲是社会的不诚信、腐败,从学生本人来讲也是道德上的缺省。如果家长的教育一味地要求孩子成功,希望他们将来挣大钱,甚至可能出现家长为孩子找替考、买题等现象,诚信教育势必沦陷。因此,仅仅靠学生自己抵制,靠学校老师处理,显然是无法解决的。社会诚信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到的,我们要反思中国的诚信教育体系,从家庭、社会、学校都要讲诚信,把它作为一个人的基本道德、基本素质。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3-21 14:14:2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