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高教视点 > 内容

南京大学校长陈骏:

创建世界一流大学是长期艰巨的过程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2-03-21 孙琛辉

  世界一流大学是一种文化,大学文化的形成需要长期的积累、积淀,需要历代师生逐步凝练、形成独特的风格。

  办我国最好的本科教育就是要正本清源,回归大学的根本。

   5月20日迎来110周年校庆的南京大学,为社会培养了大量人才,为国家富强和民族振兴作出了重要贡献,目前各项办学指标和综合实力均位居全国高校前列。但在校长陈骏看来,该校距离世界一流大学还有很大差距,因为对实现这一长期、艰巨的目标来说,110年的办学历程实在为时尚短。

   世界一流大学无法用数量指标衡量

   近年来,中国能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何时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不仅成为高等教育界关注的问题,也成为公众热议的一个社会话题。

   陈骏认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一个长期的、艰巨的过程,是急不来的事情。他说:“牛津大学创办于12世纪末,剑桥大学成立于13世纪初,哈佛大学建于1636年。这些大学都经过了几百年的历程才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而中国现代大学也才一百多年的历史,其间由于各种战乱、大学颠沛流离、文革动乱等,能够静下来办大学的时间只有一半,当然最好的时间是改革开放以后的30多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建成世界一流大学是不可能的。”

   在人们心目中,牛津、剑桥、哈佛都是没有争议的世界一流大学。然而,究竟什么样的大学才算世界一流似乎又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陈骏提出,可以从文化、环境、贡献三方面来衡量。

   “世界一流大学是没有办法用数量指标来衡量的,不能说你达到什么指标、SCI论文达到多少篇、科技成果达到多少就成世界一流了。”陈骏指出,世界一流大学是一种文化,大学文化的形成需要长期的积累、积淀,需要历代师生逐步凝练、形成独特的风格。

   陈骏还特别强调,世界一流大学更重要的是一种环境,“它可以吸引世界上一流的教师来学校工作,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学生到校园里学习,这个环境的形成是一个了不起的过程”。

   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也在于它的社会贡献。在陈骏看来,“世界一流大学最重要的是它为各行各业培养了大批拔尖创新人才,创造了多项能推动国家和世界进步的科技成果,在经济、社会、文化、科技各个方面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正确看待大学排名

   尽管世界一流大学的评价标准不一,但人们通常认可的一种数字指标是:世界排名前100名的为世界一流大学,100~200名为世界高水平大学。

   大学排名和学科评估是最近十年左右出现的事情,随着信息化的发展,各项排名和评估的结果第一时间在媒体、网络上公之于众。陈骏说,大学排名有积极的一面,通过排名,能让社会更加关注和了解大学,学生可以正确地选择喜欢的专业,排名也让大学有一种压力和忧患意识,学校也因此更加努力。但是,他同时提到:“所有排名都是片面的,它依据的指标,是用一种指标评估所有的学校,它只能对适合指标的学校得出一个正确的认识,而不能把所有学校的质量评价出来。”

   陈骏最近研究了一些大学排行榜,发现其中70%~80%的指标权重都是科研,而且都是理、工、农、医的科研成果,文科的成果很难反映,大学人才培养的质量更无法在指标中体现。

   “这种情况下,排名的结果我们就要正确看待。我们一定要有一颗平常心,不能为了名次而放弃学校的特色、优势和传统。也不能为了名次,而忘记了学校最根本的任务——人才培养。另外,更不能为了争取名次,而丢弃我们的文化精神。牺牲了大学的文化精神、大学价值观来迎合排名最不合适。”

   营造教师乐教的育人环境

   陈骏认为,我们与世界一流大学最大的差距是环境,包括育人环境、文化环境、学校的硬件环境和软件环境,还有语言环境。“如果我们的环境能够达到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教师和最优秀的学生,那么我们的大学就一定是一流大学。”

   环境的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陈骏看来,校园环境建设相对容易一些,目前南大在校园建设上作了很多努力,南大的校园环境已经有了很大改变。 但如何营造一个教师乐教、青年教师脱颖而出的环境,还需要花很多工夫。

   南京大学拥有一支高素质的师资队伍,其中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29人,中国工程院院士3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4人,俄罗斯科学院院士1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学、技术、管理专家17人, “千人计划”入选者20人,“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10人。目前,学校正在着力营造教师乐教的环境。

   一是解决了教师的后顾之忧,主要是青年教师面临的最大困扰——住房问题。陈骏说,教师要安居,才能乐业,才能乐教。南京大学在学校附近申请建造了3000多套教职工住房,使在校教师的住房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另外学校还配备了一些高端人才房。对于今后进校的青年教师,学校也在规划建造1000套周转房,将以最便宜的价格出租给他们。还有教师的工资待遇问题,陈骏表示学校也会作为一个最大的民生问题加以重视。

   二是采取系列培养计划,为青年教师创造脱颖而出的环境。针对教授、副教授、特聘教授等都有不同的激励措施。

   三是通过进行机制、体制的改革,让教师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无论在教学还是科研上都能真正释放热情。

   “只有当教师认可学校,尤其认可学校的文化,而且以主人翁精神出现的时候,他们才能真正为学校、为学生贡献力量。”陈骏说。

   陈骏表示,学校希望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教师来任教,但目前还主要集中在世界华人圈子里,如何把像阿龙这样的非华人优秀教师更多地请进来,还要作大量的努力,而语言环境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办我国最好的本科教育

   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从南京大学毕业的本科生中已有8人成长为两院院士,已有121人拿到了“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这两项指标均居全国高校第一。

  “这些人大多是上世纪80年代在南大接受的教育,说明那时打下了良好的学术基础,也说明我们那时的本科教育是很好的。”

   近几年,南大提出了以“人才培养为根本”的办学理念和“办我国最好的本科教育”的办学目标,目的就是要正本清源,回归大学的根本。

   不过,陈骏表示,本科教育的检验也需要一段时间。“首先,人才的成长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培养人才的效果也要很长时间才能看出来。其次,本科教育还要靠社会长期的检验。人们经过长期的接触,通过方方面面的考察,才能判断一所大学培养的学生具有什么特征。它是一个社会的综合评价,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大学排名、学科评估没有办法找到衡量学校人才培养情况标准的原因。”

   那么,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本科教育?

   陈骏认为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要有好的育人环境。“环境决定意识,如果学生有一个良好的环境,就能养成良好的习惯,其思想、觉悟等各个方面也一定会提高。大学校园的环境建设是一个好的本科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要有好的课堂教学,包括先进的科研体系、优质的课程、科学的教学方法。“我和我们一些老校友相聚,我们常常回忆起当年的老师,他们优秀的讲课方式、独特的教学方法,让学生一辈子也忘不了。课堂教学是最重要的。”陈骏说。

   第三,要有好的课外实践。陈骏认为这是育人非常重要的一方面,课外实践可以让学生了解社会,与人相处,开阔眼界,扩大视野,提高能力。

   陈骏表示,本科教育是一个全方位的过程,比如育人环境,整个学校的管理都要跟上去。

   陈骏自认作为校长,为学生们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好,他说,“这些学生选择南大,是对我们的厚爱和支持,我们不能辜负他们!”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3-21 13:55:0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