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高教视点 > 内容

坚持改革开放步伐 推进高教事业发展

  “改革开放30年是中国高等教育快速发展的30年。 ”2008年11月27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在教育部联合举行“中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30年座谈会”。会上,来自教育部高教司、科技司、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和各高校、教育研究机构的10多位领导和专家学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回顾了改革开放30年中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进程。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周远清在发言中强调,改革开放30年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意义重大。可以用“大改革,大发展,大提高”来概括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为历史所证明的伟大的改革发展历程。本文特摘登几位学者的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瞿振元:招生就业改革平稳推进 “我国高校招生与就业制度的改革是与整个教育事业,以及整个社会的变革联系在一起的。”在座谈会上,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瞿振元教授介绍了30年来高校招生制度的改革情况。

  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把“改革高等学校的招生计划和毕业生分配制度,扩大高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作为文件的五个一级标题中的一个,瞿振元表示,这凸显了中国教育改革,特别是高等教育改革中招生与就业制度改革的重要性,成为高等教育改革的突破口。“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招生与就业是教育与社会联系最直接、最重要的连接点,社会的变革通过招生就业又促使高等教育内部进行改革。”

  30年来,我国的高校招生就业制度进行了深刻的改革。特别是在高考方面,围绕着考试内容、考试科目、考试管理以及考试服务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瞿振元表示,30年来,我国已有1.3亿人参加高考,5400多万人进入了大学,已经有3000 多万名毕业生走入社会。“今天社会各行各业的精英骨干,主要都是高等学校的毕业生,这也是高等教育对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所作出的突出贡献。”

  30年的改革中,教育考试的性质已经悄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瞿振元表示,过去,教育考试的性质是与计划经济体制相适应的行政性考试,统一招生、包分配、包当国家干部,因此高考招生实际上就是选干部。但是今天,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教育考试是满足人民群众平等受教育权和高校选拔人才的考试,其性质已经是一种社会性考试了。对此,我们应有足够的认识,并据此立法,加强管理。

  30年高校招生考试改革能够平稳推进,瞿振元认为是因为我们始终坚持了三个基本原则:一是有助于高等学校选拔人才;二是有助于中学实施素质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三是有助于维护社会的公平、公正。“这既是我们过去成功的经验,也是今后进一步推动高考改革必须坚持的原则。”

  韩景阳:高水平大学建设快速发展“改革开放30年是高水平大学建设快速发展的30年。”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韩景阳教授以清华大学为例指出,改革开放使学校有了非常大的发展变化。

  第一,是思想观念的巨大变化。思想观念的变化对于高水平大学的发展建设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30年来,清华大学始终弘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主旋律,不断探索、研究学校的办学指导思想和理念,逐步形成了共识。清华大学的办学理念概括为“一二三”。“一”就是一个根本,以人才培养目标为根本;“二”是两个中心,以教育教学和科学研究为中心;“三”就是三项职能,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

  第二,是努力为国家培养更多高素质合格人才。高水平大学承担了更多的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任务。清华大学在近100年的历史中,培养了约11万名本科毕业生,其中近30年来培养了约7.3万名本科毕业生,约占70%;培养了4.3万多名研究生,其中近30年来培养了约4.2万,约占98.5%。

  第三,加强学科建设,出高水平的科研成果。30年来,清华大学在调整学科布局,加强学科建设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在科研方面,清华大学一方面为满足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服务;另一方面强调基础研究,出基础性、原创性的成果。30年来,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科技成果产业化等方面取得了一大批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第四,努力建设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清华大学强调培养与引进相结合,使整个教师队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45岁以下的青年教师中有研究生以上学历的占90%,博士以上学历的占70%。

  第五,加强学校的大学文化建设、大学精神建设,取得了一大批标志性的成果。总结清华大学 30年的发展历程,韩景阳认为以下几点非常重要:一是一定要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二是一定要坚持以改革作为学校发展的动力;三是一定要坚持开放式办学的方针;四是始终坚持着重提高、在提高中发展的思路;五是一直坚持思想政治工作的优势;最后是一直坚持办学上的高标准。

  马树超:高职教育实现历史性跨越 在座谈中,上海市教科院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马树超研究员介绍了改革开放30年间国内高职教育的发展情况。他指出,改革开放30年是中国高职教育产生和发展的30 年,也是中国高职教育实现历史性跨越和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过程。“30年来中国高职教育的发展形成如下的基本判断: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高职教育,改革开放使中国高职教育在30年期间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为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起到了基础性和决定性的作用。”

  回顾我国高职教育改革发展的基本历程,马树超认为有如下七条经验:第一,经济发展和人民群众的双重需要,是高职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根本动力。第二,重视发展目标的定位与改革思路的逐渐清晰,为高职教育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第三,改革管理体制,使高职教育发展适应地方经济发展的要求。尤其是1999年后形成了高职教育以省级政府统筹管理为主,国家进行宏观调控和质量监控的两级管理格局,这增强了高职教育为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服务的意识和能力。第四,逐步完善政策措施,支撑了高职教育的深入发展。党中央、国务院和有关部委十分重视高职教育工作,近几年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文件和具体措施,强化了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政策导向,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第五,深化质量保障和监控评价机制改革,促进高职教育水平的不断提升。第六,推动教学改革,强化特色。近年来,教育部强调了高职教育作为高等教育的一种新类型,为人才培养模式从根本上的改革奠定了政策和理论基础。第七,以中央财政引导推动改革,建设以示范性院校为核心的优秀院校群体,为高职教育进一步发展积聚能量。

  马树超介绍说,在最近10年中,我国的高职教育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探索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包括毕业生就业率逐年增高。“近5年,在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日趋严峻、高职毕业生年均增加30万以上的双重压力下,高职毕业生首次就业率从2004年的42%攀升至2008年的68%。”围绕企业生产一线要求制定培养目标,高职教育10年来培养了1100多万名毕业生。这些毕业生大部分成为企业的生产骨干。

  同时,伴随着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办学模式不断巩固。高职院校根据区域产业发展要求谋划自身发展,也提升了服务支柱产业和地方经济社会的能力。具有中国特色的高职教育人才培养模式也在逐步形成。

  “党的十七大提出人才强国战略,十七届三中全会要求加快农村改革,都需要高职教育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高职教育的改革发展,有可能成为我国整个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突破口。”马树超说。

  陈盈晖:高校科技工作成绩斐然 在座谈会上,教育部科技司副司长陈盈晖指出,经过30年的发展,我国高校科技工作所成绩斐然,经验丰富。

  “小平同志关于科技工作的多次重要论述和指示,解决了困扰高校科技工作多年的思想认识问题,高校科技进入科学的春天。”陈盈晖介绍说,建国初期,我国仿照苏联的体制模式,建立了一批独立的科研机构,科技工作重心与企业、高校是相分离的。 1977年7月,邓小平同志对教育工作者一次谈话中说:“重点大学既是教育的中心,又是办科研的中心。”同年8月,他又明确指出:“高等院校,特别是重点高等院校,应该是科研的一个重要方面军。”1985年5月,《中共中央关于体制改革的决定》明确提出,要有计划地建设一批重点学科,“重点学科集中的学校,将自然形成既是教育中心,又是科学研究中心”。从此,自国家层面到国务院各部门、各地方,都开展了各自的重点学科建设。

  陈盈晖说,实践证明,邓小平同志关于高等教育应是教学科研两个中心、应是我国科学研究的重要方面军的思想,对于推动高校的科研工作,加强高校的学科建设,提高高校办学水平,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近30年,高校科技也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首先,积极探索高校科技管理体制,我国高校的科技创新体系基本形成。陈盈晖说,近些年来,高校科技体制改革在国家体制改革大框架内进行了符合高校特点和实际的探索和积极的创新。1985年中央作出的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此次改革对高校科研影响最直接的就是实施国家高技术计划(“863”计划)和建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63’计划实施以来,高校参与了所有领域的研发,为国家高技术及其产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自然科学基金则是高校开展基础研究、把原创想法付诸实施的重要经费来源。”每次科技领域的重大举措,高校都主动参与谋划,力争为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高校自身深化基层学术组织改革,不断创新科技组织模式和运行机制,激发了基层组织的学术活力,加强科技创新平台、基地的建设,提高学术创新能力。

  其次,“211工程”、“985工程”等教育重点工程建设为发展科学研究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保障。在这方面,陈盈晖介绍说,一是基础设施成就巨大。中国教育和科学计算机网覆盖全国,互联互通,初步形成了“天地合一”的现代远程教育传输网络,成为教育信息化的重要基础设施。二是资源体系雏形基本形成。开发了各级各类教育信息资源,初步建成了国家基础教育资源库、高等教育精品课程库等,形成了一批职业教育资源建设基地。大学数字博物馆、数字图书馆建设走在国际前列,形成了资源建设的有效机制。

  第三,高校科技取得重大进展,为长期稳定持续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数据显示,自国家设立科学技术奖以来,截至2007年,全国高校共获国家自然科学奖共457项,占授奖总数的52.4%;获国家技术发明奖共1130项,占授奖总数的 35.9%;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共2775项,占授奖总数的29.4%(以上统计不包含国防专用项目)。特别是1999年国家科技奖励制度重大改革后,高校获国家奖的比例大幅提高。2000~2007年,高校获国家自然科学奖123项,占授奖总数的58.6%;获国家技术发明奖131项,占授奖总数的 65.8%;获国家科技进步奖746项,占授奖总数的52.1%。统计数据表明,高等学校用占全国16%的研发人力,不到10%的研发经费,产出了2/3 的国际论文,11.5%的发明专利,50%以上的科研获奖。

  “高校研发投入产出比相对较高,创新能力旺盛,高校在我国科技创新中的骨干和引领作用进一步得到发挥,是名副其实的基础研究的主力军。”陈盈晖说。

  陈立鹏:高教立法取得六大成就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育研究所副所长陈立鹏表示,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高等教育法制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这些成就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

  第一,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法制体系的基本框架。高等教育法制建设成就明显。陈立鹏表示,在立法方面,目前我国已经有了两部专门的法律:一是1980年颁布的《学位条例》,另一部是1998年颁布的《高等教育法》。在高等教育行政法规方面,也有了1986年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设置暂行条例》,以及1988年颁布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暂行条例》等。“改革开放30年,我国高等教育法律法规与规章,适应了我国高等教育事业改革与发展的需要。”

  第二,确立了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和基本制度。在高等教育宏观管理体制方面,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了中央和省级政府两级管理,以省级政府管理为主的我国高等教育宏观管理体制。而在高等学校内部管理体制方面,高等学校面向社会,依法按照章程自主办学的内部管理体制逐步形成。在高等教育基本制度方面,《高等教育法》也对高等教育的学制、高等教育的学业证书和学位制度、高等教育的自学考试制度等都作出了明确规定。

  第三,教育法理论研究逐步深入,人才培养工作不断加强。陈立鹏表示,这些年来,研究教育法理论的专家、学者不断增多,学术界在对教育立法进行研究的同时,有意识地将教育法学作为一门学科加以探讨。

  第四,高等教育依法行政的观念不断加强,教育行政逐步走上法治的轨道。

  第五,对高等教育法实施监督不断加强。包括权力机关的监督、行政监督、社会监督等各方面都得到加强。

  第六,高等教育法的可诉性增强,受理涉教案件逐年增加。

  陈立鹏认为,今后一段时期,进一步加强我国高等教育法制建设应围绕以下几个方面进行:首先是如何通过高等教育法制建设促进政府职能的转变,促进政府依法行政,促进学校依法治校、民主管理。“这是我们进行教育法制建设的一个根本立足点。”其次,想方设法保障和促进公民受教育机会的平等。另外,如何推动和促进高等教育相关主体的权利保障,如何增强高等教育法律法规的可诉性,如何来建立和完善高等教育法制体系等问题也需要认真对待。

  来源:《科学时报》2009-1-6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01-0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